它要不「翻」,真是没天理

周毛毛 较差 发布时间:2021-10-26 13:24:46

这并不是一个对演员静下心来学习文化的友好时代。

娱乐圈大批九漏鱼(九年义务漏网之鱼)明星,连标点符号和书面语长难句都不会用。

但也有些人,凭着对文艺的一腔自我感动,沉溺在文青人设中无法自拔。

比如马思纯。

我们大可不必对动不动就翻车文青明星有太多苛责,毕竟人家有这份靠拢文化的心。

但把文青人设没头没脑地移植到业务工作中,还搞砸了,这就是他的错了。

许鞍华导演,坂本龙一作曲,杜可风摄影,王安忆编剧,还有和田惠美担任服装造型设计,这部顶级主创阵容配置,改编自张爱玲同名小说的电影《第一炉香》,从筹备起就备受瞩目。

公映后,却因马思纯的“倾情出演”,活活把《第一炉香》整成了《第一炉钢》!

第一炉香


 

 

选角翻车

虽然日常生活就是个咋咋呼呼的马大姐形象,但以饶雪漫青春疼痛小说书模出道的马思纯,一直对文青人设恋恋不舍。

青春疼痛、非主流迷茫,你说这些期期艾艾忽悠忽悠未成年人可以。

但若是用这种脑子去看张爱玲小说,翻车是必然的。

文学素养无法速成,但表演选角可以硬来。

得过6次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的许鞍华,也扛不住资本和人情的裹挟,把《第一炉香》的女主角定为了马思纯。

公映前的预热阶段,《第一炉香》的宣发团队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下沉。

宣发主动在最接地气的短视频平台,尤其是某音,做最接地气的推广。

言情、艳情,又带上互联网烙印的土味,张爱玲小说里阴郁苍凉的格局一下子就塌了。

来看看,辣眼睛的抖音狗血悬疑反转疼痛小视频。

“他在跟别人约会”

“不敢相信看到了这一幕”

“他看起来很幸福”

“可惜给他幸福的不是我”

还有这个最辣眼睛的——

“爱你最后21天,过了10月22日,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可以理解,但不必认同。

这类投资不低的文艺片要回本并不容易。

但这一番操作,无疑是直接把《第一炉香》放到了跟《喜宝》《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这类靠煽动社会焦虑情绪来引起关注的烂片行列。

《第一炉香》的故事从浅层看,确实很艳情。

从上海来的女学生葛薇龙,为了继续学业,打算投靠香港的阔太姑妈,在香港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葛薇龙从追逐纯洁爱情的女中学生,一步一步沦为姑妈手里的交际花工具。

葛薇龙自甘堕落的道路上,当然遇见了很多狗血而带感的元素:

富婆老鸨、渣男、pua......

变态交际花姑妈梁太太,在丈夫梁先生死后继承了他的大笔家产。

有钱。

自在。

周旋于年轻男人与老男人之间,享受年轻肉体,看上去很滋润,其实内心很空虚。

葛薇龙交了一个男朋友卢兆麟,身材匀称健康。姑妈看了很嫉妒,引诱卢兆麟成为自己的小情人。

初恋男友被姑妈拐跑了,葛薇龙又遇到花花公子乔琪乔。

乔琪乔就是个当代韦小宝,靠着一张巧言令色的嘴周旋于各个女孩之间。他给痴情女孩葛薇龙灌输的一直是“我不适合婚姻”的观念。

“我能给你快乐,但我不能给你爱情。”

先是和葛薇龙云雨一番,翻下墙头又进了丫鬟睨儿的房间。在度蜜月的海滩上,乔琪乔当着已成妻子的葛薇龙的面,与身材热辣的女子暧昧。

擅长从男女情爱入手的张爱玲,只是把爱情作为楔子,在她所涉人事物的描写里,愈发含蓄蕴藉的风格是要表达「一级一级,走进没有光的所在」的苍凉。

从影片选角开始,《第一炉香》就和苍凉二字没有半毛钱关系。

张爱玲原著中,乔琪乔“嘴唇苍白的像是石膏像,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之下,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

彭于晏这健美壮硕的身材,一点苍白的感觉都没有。

看他,总觉得他刚从沙滩上晒完日光浴。

有人说乔琪乔的原型是赌王何鸿燊,因为当年张爱玲在香港大学读书的时候,和何鸿燊是同届不同专业。

看看年轻时候的何鸿燊的确有点乔琪乔的感觉,还有人希望年轻的尊龙能出演,甚至还有人提出了另一个不可能的选角:甜茶x年轻时的木村拓哉。

每个演员都有各自的特点,每个演员也拥有身材自由的权利,说良心话,彭于晏在电影里尽力了,虽然外在样貌条件不符合原著,但至少他的表演有认真揣摩角色。

选角最大的争议在于马思纯,她和葛薇龙差距太大了。

葛薇龙是“脸是平淡美丽的小凸脸,鼻子纤瘦,小嘴肥圆,整体气质温柔敦厚”。

也许是许鞍华将温柔敦厚与身材微胖的概念混淆了,与俞飞鸿饰演的姑妈一比,葛薇龙的头和脸整整比姑妈大出去半个。

再看葛薇龙有垂坠丝感的裙子中显出宽厚的后背,实在是让人入不了戏。

要不是早就知道服装造型设计是和田惠美,我真的怀疑剧组缺钱,为什么给俞飞鸿的服化道都那么精致华贵,而马思纯身上的衣服,就那么像从淘宝上买了几件几十块钱的假绸缎丝质衣服。

绿的似玉、粉的似霞、黄的似迎春花,都开在了马思纯的身上,明晃晃的,很是着急。

马思纯,咱们好歹减减肥吧。

 

 

演技灾难

张爱玲的小说影视改编有很多,但想改好却很难。书中很多心理描写和意蕴太抽象,很难具象化。

另外,普通人在不同世态中的命运走向、悲凉与壮美,没有几把刷子的导演和演员很难把握好。

李安很聪明,特意找了名气不大的短篇《色戒》来改编。

陈佳芝由汤唯饰演,那时候还算是新人的汤唯,把欲拒还迎带着显山不露水的欲望表现的入木三分。

这个角色在某个程度可以算是汤唯的本色出演,考了三年中戏才上岸的汤唯,太想出名了。

当年《色戒》的媒体探班场,汤唯当众90度俯下腰帮李安拉拉链,李安做了个拒绝的动作,但汤唯还是持续了近一分钟,直到帮李安拉上拉链。

尴尬是尴尬,但这一举动,倒是很王佳芝。

许鞍华1997年拍摄了《半生缘》,顾曼桢的角色由吴倩莲饰演,素雅、留白的脸上和曼桢破碎的命运交织的矛盾感。

按照许鞍华在采访中的描述,后来自己能让汤唯出演《黄金年代》,就是因为汤唯的气质很像吴倩莲。

由此看出,许鞍华应该对吴倩莲版的顾曼桢很满意。

二十多年后,本来不再打算改编张爱玲小说的许鞍华,还是接下了《第一炉香》的改编。

豆瓣开分5.9分,现在已经掉到5.6了。

对于张爱玲笔下的女主角来说,留白是非常重要的。

留白,不仅指女演员的面庞,还有演技。因为要给观众以想象,由观众完成最后的艺术表达。

饰演吉婕的演员梁洛施,一张清淡有意蕴的脸和丰富的人生经历,也许能把葛薇龙清醒地走向堕落的感觉演出来。

梁洛施的人生经历浓墨重彩。

父亲是豪门望族,但她却是他的私生女,从没有得到家族的认可。十八岁凭借《伊莎贝拉》夺得柏林影后,之后不顾事业,一心想要嫁入豪门,为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生下三个儿子。

转瞬间却又豪门梦碎,带着三个儿子前往加拿大。

转头看看马思纯,小姨是蒋雯丽,妈妈是著名经纪人,她这辈子过得太顺了,只能在疼痛青春文学里为赋新词强说辞。

她理解的女性情感表演永远都是一个样,脸部肌肉神经质的蠕动,加笑中带泪的抒情。

《第一炉香》里,当葛薇龙终于和姑妈摊牌,表明自己也可以当交际花包养小男人,那股子黑莲花的茶味,和《左耳》里的黎吧啦一模一样!

如果要定个性,《第一炉香》只能是演员马思纯的一部自我抒情MV。

在这部纯抒发感情的mv中,卑微式的爱情和马思纯的现实经历又极其吻合,坐在电影院中的我看着电影中的葛薇龙,总觉得马思纯在自白与自我剖析。

首先,马思纯对葛薇龙的人物理解是完全错位的,葛薇龙并没有马思纯演得这么卑微。

原著开场,葛薇龙就暗自哭了一场:

“薇龙一个人在太阳里立着,发了一回呆,腮颊晒得火烫;滚下来的两行泪珠,更觉得冰凉的,直凉进心窝里去。”

当年正是因为姑妈坚持做梁季腾的四房姨太太,父亲才和姑妈感情分裂。从原著中可以看出,葛薇龙一直知道姑妈的底细,但她还是选择了投奔姑妈。

她对自己的欲望十分清楚,她就是爱衣柜里的锦绣华富。

为什么又流泪了?

葛家是中产之家,葛薇龙是富养长大的,心底里有一些傲气在。听到一个小丫鬟都可以说自己穷的时候,她自尊被狠狠伤到了,所以才落下泪来。

电影里,马思纯硬是把拜访姑妈演成了乡下姑子进大观园的新奇感,没有没落门户的大小姐气派,只剩下穷人对富人的卑微仰视。

再来是爱情上的卑微感,原著里,葛薇龙一开始当然是把对乔琪乔的爱情当真,但很快她就明白,自己对乔琪乔的所谓「爱」,早早掺杂了太多虚荣感、征服欲以及报复心。

电影里,马思纯太卑微了,仿佛把她自己在现实生活遇到渣男的反应套到了电影里。

从演员欧豪到摇滚乐手张哲轩,乖乖女马思纯每次都要恋上痞子渣男,每上一次热搜,都让大家痛心疾首。

没错,乔琪乔/欧豪/张哲轩就是渣男,但我还要和他在一起,因为爱一个人就是卑微到尘埃里。

马思纯啊,马思纯啊,葛薇龙和乔琪乔是互相折磨,互相套上枷锁,互相成为玩家,怎么到了你这,就成了爱情卑微学?

再者,葛薇龙没有马思纯演得这么“绿茶”。

面对善妒、多疑、性情不定、有钱的姑妈,原著里的葛薇龙心里带着一点对她的不满、嘲讽,但更多的是害怕与敬畏。

寄人篱下,葛薇龙心里一直明白要对优渥的生活付出代价。

而在电影里,坐上去上海的船又折返回小白楼,她竟然把对姑妈的嘲讽大胆地说了出来:“你花的是死人的钱。”

拜托,你用着人家的,吃着人家的,最后嘲笑人家钱的出处。

五十步笑百步,何如?

再配上马思纯那自以为精湛的小太妹似的白莲花黑化演法,我真的不明白,许鞍华导演,你在现场不会感到尴尬吗。

马思纯夺得金马影后之后,资源一直不上不下,与曾经的好姐妹周冬雨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

《第一炉香》里,马思纯读台词的语气多少也有点模仿周冬雨的意思。真想对马思纯说:没必要模仿周冬雨,你们俩不是一种风格的演员。

好好看看原著,多揣摩揣摩葛薇龙甚至张爱玲的心理不行吗?毕竟,葛薇龙的经历暗含了张爱玲本人的回忆。

1939年,十九岁的张爱玲拿到伦敦大学的入学资格,但因战争无法远渡重洋,从上海只身前往香港大学攻读文学。

张爱玲以一个异乡人的眼光审视着香港的光怪陆离与纸醉金迷,并对乔琪乔等混血儿产生了理解和共情,在葛薇龙身上也投射了自己“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情感。

影片中屡次提到,乔琪乔和妹妹吉婕都是混血儿,母亲不知去往何处。虽然父亲有钱,但自己并不是继承人,姐弟俩放纵于声色犬马中,其实是用一种消极的方式抵抗香港势利的种族歧视与阶级差距。

葛薇龙对上海与香港的态度是不同的。

初入香港,她觉得自己与“香港行的英国规矩”格格不入。每次受到伤害,她总是想退回到上海,那才是真正的家乡。但她无法再回到上海,是因为她清醒地意识到她变了,堕落的自己已经无法与上海相容。

葛薇龙像是一只无脚鸟,孤独地在荒野中飞行着,无法降落。

正如当时的香港一样,也好似一只无脚的鸟,在战况中飘摇。

马思纯饰演的葛薇龙,低到了尘埃里,却没有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

这是马思纯的遗憾,也是许鞍华的遗憾,更是《第一炉香》的遗憾。

「完」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 本文版权归 周毛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