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黄觉令人疲倦的文艺片客串

周毛毛 还行 发布时间:2021-08-26 10:01:02

一、黄觉客串过的文艺片

提起黄觉,大家对他的印象好像就是“文艺”。戏谑一点,甚至已经有网友把他定义成了半吊子的中国文艺电影憋屁人???

黄觉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中年。他有许多重身份,摄影师、画家、舞蹈家……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演员身份。

最近几年,黄觉经常在各种文艺片中客串,2017年上映的《灰烬重生》,2019年的《少年的你》和《南方车站的聚会》,2020年《被光抓走的人》,还有最近上映的电影《兔子暴力》,黄觉都在其中客串了一些角色。

数一数黄觉参演的文艺片,其中不乏佳作。有入围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横扫金像奖的《少年的你》,有获得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这两部佳作,黄觉的戏份都极少,饰演的都是一些看起来挺复杂的角色。在《少年的你中》,黄觉饰演了一位看似温和友好的警察老杨,在非常时刻使出了他的手段无情审讯小北和陈念二人。

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黄觉的出场则更为短暂。黄觉饰演的痞坏工厂头目,在桂纶镁饰演的角色逃亡时莫名其妙出现,并QJ了她,然后没过多久就领了便当。

除了这两部,黄觉仿佛承包了近年来各个层级的华语文艺片客串:

在李霄峰执导的《灰烬重生》中,黄觉饰演的杜国金有权有势,喜欢玩弄女人,最后被人一榔头敲死了。

在董润年执导的《被光抓走的人》中,黄觉饰演的赵峰在美术馆工作,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有一肚子坏水,勾引了黄渤的老婆。

客串之外,黄觉还偶尔主演,在李少红暌违多年执导的电影《妈阁是座城》中,黄觉饰演的雕刻家史奇澜好赌成性,不负责任,在白百合饰演的角色和前妻苏小小之间举棋不定。

由毕赣执导,黄觉主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可谓是毁誉参半。

你很难说清,他饰演的罗紘武到底是什么性格。你只能知道他好像很神秘、很复杂,很有故事。但是到底如何神秘,如何复杂,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我们也无从知晓。

 在《地球最后的夜晚》的营销里,黄觉曾经被宣称为“首位文艺片预售过亿的男演员”。

题外话,当年《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抖音进行了病毒营销,主打在2018年的最后一晚“一吻跨年”。这样的营销方式,让许多人误以为这是个爱情片,吸引了大批原本不属于文艺片的受众来观看。走近电影院,当然许多观众会大呼上当,落得票房和口碑的双重暴跌的结局。

“首个票房过亿的文艺片男演员”既不代表着票房号召力,也不代表着演技。而是来自于一次诈骗式的“营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在最近上映的《兔子暴力》中,黄觉又客串了一个黑社会,只出现了三四次。在电影中,他依然正邪莫辨。

他奉命来抓万茜饰演的曲婷,时而冷酷残暴,在万茜想要讨好他的时候一巴掌扇了她一个趔趄;时而良知未泯,在万茜饰演的角色被人凌辱时,制止李庚希饰演的女儿去看。

黄觉本次客串的角色,跟之前角色的雷同度很高。看完电影,我有许多疑问:黄觉保护万茜的人物动机是什么?黄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把黄觉去掉,对于这部片子又有什么影响呢?

遗憾的是,创作者似乎并没有告诉我们的打算。

二、黄觉的演艺生涯

作为演员的黄觉,他的起点不算低。

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短片,是1999年张扬导演执导的《寻人启事》,另一位男主角是贾宏声,黄觉在其中饰演一个无所事事的胡同青年。

刚入行没多久,黄觉就在李少红执导的《恋爱中的宝贝》中,跟周迅出演男女主角,当年因出演《像雾像雨又像风》而红极一时的陈坤都要给黄觉做配角。

同年,由徐静蕾执导的首部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黄觉又和姜文一起饰演片中的两位男主角。

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黄觉一直都不温不火,像是娱乐圈隐形人。

除了2009年黄觉和陈数搭档出演的《倾城之恋》,他饰演的民国上海翩翩公子范柳原,给人留下了一些印象之外,其他的角色都没有什么水花。

三、黄觉和麦子的爱情

让他真正红起来的,是微博段子手的身份,还有他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现在一提到黄觉,大家就会想到他的妻子麦子,儿子核桃,女儿小枣。

黄觉的一家,现在是中文互联网中“美好的家庭”的象征。

也许是互联网社交平台对他的助推,让黄觉走到了众人面前。近几年,黄觉的资源越来越好了,忽然就让黄觉在文艺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四、雷同的客串

黄觉在这些文艺电影中的形象,要么是充满文艺气息的浪子,要么是正邪莫辨的警察或者坏人。总之,都是一些“复杂”的人。

这样的角色,或许跟黄觉本身的长相相关,黄觉长了一张容易被人淡忘的脸。三角形的眼睛略显阴鸷,眉骨略高,鼻子有垂肉,是一种属于边陲的长相。

这张脸,带有一些天然的野性,可以说是亦正亦邪,角色的宽容度很高。

近几年,文艺片与类型的融合越来越紧密。有的批判现实主义,尖锐锋利,有的则与黑色电影相结合,衍生出了一种犯罪类型。

在这些电影中,城市的黑暗令人压抑,犯罪肆意滋生,复杂多面的人性在这里展现地淋漓尽致。黄觉的脸,是适合这样的电影的。

与此同时,文艺片出现了一批“复杂”的人物。可惜这些人物“复杂”得太表面。

这些人物的设置,功能性极强,其目的就是为了“展现人性的复杂”,以及完成剧作上的任务。但是却忽视了人物合理的动机,最终使其完成一个用后即弃的工具人。反而让观众难以有认同感,这些角色,可以说是落入了一种“复杂”的窠臼。

他们没有出身,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有的时候,看国产文艺片就像是抽盲盒,你永远不知道开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总有些元素是恒定的:穷山恶水长镜头背后,徐徐升起一个无所事事的花衬衫黄觉,或许出轨,或许赌博,或许欺负一个无辜的女人。他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一个坏人。

如果这就是文艺的话,那我确实看不懂文艺了。

五、观众的疲倦

很多观众都对黄觉这一类形象感到厌倦了。厌倦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他近几年鸡贼的客串次数太多,而且表演方式比较固定,基本都是面无表情、邪魅一笑,或者突然耍狠。

第二,黄觉的角色,是纯功能性的人物,与故事逻辑脱节。他的出现,主要就是让观众能够意识到,马上要有打破常规的事情发生了,就让观众感受到,导演要在片子中增添一抹文艺的调料了。

第三,黄觉总是演坏人的角色,要么出轨,要么QJ,要么打女人。阻碍主角推进剧情,所以也容易让人感到厌倦。

黄觉最让观众疲倦的地方在于,贩卖“文艺”的人设,却迟迟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甚至,连黄觉本人都意识到了这点,黄觉在一次采访中说,他觉得自己的客串挺碍眼的。

五、黄觉救不了文艺片

王砚辉曾经在曹保平执导的《烈日灼心》中,客串了一个杀人犯,他的戏份只有两三分钟。结尾的一段类似审讯视频,将杀人犯的冷血无情、反社会人格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邓超、段奕宏和郭涛三大影帝飙戏之下,仍然让所有人都记住了“王砚辉”的名字。由于演得太过逼真,导致许多人在看这一段剧情的时候,以为是真实的法制审讯录像,以为王砚辉是真正的杀人犯。这才是有价值的客串。

王砚辉表演的成功,当然也离不开曹保平、焦华静和须一瓜三位编剧扎实的剧作和塑造的复杂的人物层次。王砚辉这个角色,有合理的人物设定,鲜明的人物性格,结局有始有终。

文艺片的复杂,靠的是站得住脚的故事逻辑,丰富的人物层次,和有厚度的表达,而不是投机取巧的“标签式复杂”。

黄觉,正在成为“复杂”二字的刻板标签。

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便塞进100个亦正亦邪的花衬衫黄觉,也没有办法拯救一个平庸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 周毛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1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
电影相关信息
评分:   6.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