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当男人“偷腥”时,他在想什么?

陈颠颠 推荐 发布时间:2021-11-05 11:41:06

啥?娱乐圈又有涉黄演员被抓了?

12岁小孩在家偷摸看色情电影,家长报案,警方顺藤摸瓜,结果摸到了电影背后的“知名”导演沈居辉。

沈导一米八,外形也不差,《爱情公寓》中的刘宁就是他演的。

他用阴阳剧本骗女演员下海,pua演员要专业、敬业,诱导他们拍不雅视频。

“我们的片子都发行国外!”“我们搞的都是艺术电影!”

最近娱乐圈翻车、塌房的男明星不少,他们的坏是真坏,但“单纯”也是真“单纯”。

吴签一战成名,那句“我的很大你忍一下”成了国民笑料,现在的他“刑期很长”,只能自己“忍一下”。

霍尊劈腿,在微信哥们群里自爆使用大补药“海狗丸”,转眼就被群里的哥们爆料。

实名转账嫖娼的李云迪,15天的行政拘留期也快到了。

如果现实照进电影,这年头,我能想到的就是彭浩翔导演的《大丈夫》,像主角们那种“心思单纯”的嫖客真不多了。

1、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大丈夫》一开头,使用黑帮片、谍战片的手法,来介绍几位男主角。

曾志伟饰演的郭天佑是男人帮的头目,陈小春等四个男人,是郭天佑的小弟。

一个看似平凡的午后,四人接受了秘密指令。

于是,四个穿上整齐西装,梳成大人模样,驾驶一辆封存已久的轿车,开启一场惊心动魄的秘密行动!

历尽艰辛,战况焦灼,躲开一个接一个的紧密跟踪。

不明所以的我,还以为那个拍过《春娇与志明》的松弛而浑不吝的彭浩翔,还能接下杜琪峰的衣钵,搞起《黑社会》般的江湖犯罪片。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英勇就义、光明磊落的行动,而是一场秘密的“偷腥”

当然,太太团们的侦查能力也很强,驾车跟踪他们的就是自己的妻子们。

四个男人反侦察能力很强,明明知道太太们跟在后面,还是决定偷食,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男人的弱点——寂寞难耐

这些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

陈小春演的医生说自己每次出去玩,都会在罪恶感的驱使下,加倍对妻子好,所以他要“滚”。

曾志伟演的领头人偷腥的理由更离谱,是天意,算命的说他“不滚不知身体好”,为了身体好,所以他要去“滚”。

剩下两个男人也都有自己的歪理,一个认为妻子总是怀疑他出轨,那就成全妻子自己真的来搞搞。另一个还是个处男,家里吃不饱就从外面找。

我曾经最爱的“英国情人”休格兰特也曾因召妓被抓,没有辩护,直接承认了警方对自己的指控。

果然,和成龙一样,全天下的男人都会犯一样的错。

回到电影,梁家辉演的九叔,当年出于义气掩护偷腥的男人帮出逃,才被老婆抓住禁足,永远失去了偷食的机会。

《大丈夫》的片名隐藏着欲盖弥彰的精妙讽刺。

四个偷腥的男人渴望在婚姻中占据制高点,成为真正的大丈夫。

但其实他们根本不是,偷腥恰恰是出于自卑与急切证明自己的渴望。

彭浩翔是个鬼才,他把《大丈夫》中偷腥的龌龊和人性暗面进行了严肃化地叙事处理,通过展现偷腥中的兄弟情义,巧妙地拔高了立意,使其上升到“牺牲与崇高”。

他并不打算对偷情做洗白或批判等价值判断,轻佻的语气背后,夹杂着对男女婚姻的讽刺和思考。

太太卯足力气抓住丈夫偷腥的证据,这样香港法院还能判给自己精神损失费,至此婚姻中只剩下金钱与利益的考量。

他清醒地知道,现实中的婚姻一地鸡毛。

2、从偷情看香港经济

《大丈夫》从偷情的角度切入,除了展现婚姻与爱情的戏谑感,还有导演对香港经济的思考。

当初彭浩翔拍《大丈夫》,是为了纪念香港著名夜总会杜老志结业。

杜老志舞厅于香港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经营,经历过极盛也经历过极衰时期,见证了香港经济的起起伏伏。

上个世纪80年代,香港房地产经济的发展带来夜总会的繁荣,房地产商成为夜总会最大的客户。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全球,香港不少倾家荡产的家庭顶梁柱用跳楼谢罪;2003年非典重创香港,房地产行业跌倒冰点。

经济下调,消费降级,越来越多香港人北上去更便宜的东莞寻欢,香港夜总会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陀枪师姐》开头就“被离婚”的娥姐,就是因为老公在大陆养了一个小老婆。

杜老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倒闭的,从夜总会发展脉络中我们多少能窥见上世纪香港男人偷腥的普遍性。

道德上的合理性不是彭浩翔电影关注的焦点,他不是个道德卫士。

女人要想从婚姻的坟墓中逃离,当然也可以像《大丈夫》中陈映芳一样找个情人,现在这个时代不反对及时行乐。

经常以偷情等具有道德争议性的话题为电影主题,给彭浩翔的电影带来了很多争议。

但他一直很执着,在低俗的外壳下,固执地讲着关于香港的小市民故事:

《买凶拍人》的背景设置在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后,香港电影产业落日余晖之时,小导演张达徘徊在底层社会,为了搵食,只能做职业杀手的跟拍摄影师,把凶杀过程做成影片,卖给买凶杀人的客户泄愤。

《AV》(又名《青春梦工厂》)更疯狂,甚至有点像沈居辉一事的电影翻版,一群电影学院的大学生拿着申请来的贷款,找来日本AV女星,以拍戏为名行泡妞之实。

当AV女星对着男主角们说出:“你知道吗?当我们相信自己对这个世界相对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才刚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

我已知晓,这并不是什么低俗的恶趣味,只是一场少年一场梦的青春完结曲。

3、没人想捅破婚姻的窗户纸

外行人看热闹,电影中充斥的荤腥俗段,总让人猜测彭浩翔是不是也有一个逛夜店的梦想?

内行人说门道,杨千嬅说过彭浩翔“并不色情,而是对于两性相处,有一套摩登的程式”。

彭浩翔是一个有表达野心,又不断取悦观众、取悦自己的人。

人到中年,在彭浩翔真正出圈的系列电影《春娇与志明》里,他已经收起了《大丈夫》《AV》里的咸湿和搞怪,把对外界世界的关注和讽刺也渐渐转至对自我和家庭的观照。

但《大丈夫》比《春娇与志明》更深刻地指出了维系婚姻的哲学。

男人们知道偷腥太太团们的侦查,女人们知道男人们很鸡贼知道它们的跟踪,但彼此不挑明。

在一定限度内,默契地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放纵与捉奸点到为止。

就好像,这只是婚姻内一场无伤大雅的刺激与实验,来振奋麻木的神经。

《大丈夫》和李安的《冰风暴》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都表现了无爱婚姻中的荒诞,表达了对家庭与婚姻的“挑衅”。

不同的是,前者用颇具黑色幽默的口吻来讲述,更加戏谑,而后者则是用严肃的沉重口吻揭露中产阶级家庭的解体。

两者的结尾也是极其相似的,婚姻都得到了保全。

但《大丈夫》是妥协、无奈的保全,《冰风暴》是人性的善良与幡然醒悟带来的保全。

即使是有人性的欲望与弱点,因为大家还念着旧情保持着体面,《大丈夫》的结局仍然以和气收场了。

太太团的老大虽然嘴上说着离婚,但当她领头带着小妹们上楼捉奸之际,偷偷给丈夫郭天佑发了示警信息——

亲手终结了自己的抓奸行动。

从虚幻中醒来,未免太过残忍。谁都不想做那个最后捅破窗户纸的人。

说到底,大家不愿亲手戳破婚姻与爱情的幻梦。

彭浩翔不相信理想主义的爱情,所以在他的电影当中始终保持一种及时行乐和当下即永恒的态度。

但是这种态度如果不被约束,将是灾难。

也许我们不一定都是好人,但是,我们都可以做一个被约束的文明者。

© 本文版权归 陈颠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
本片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