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野少年的天空》:一部干干净净的青春歌舞烂片

唐泽雪穗 很差 发布时间:2021-07-21 13:18:28

这是一部非常纯粹的烂片。烂的干净,烂的彻底。

我严重怀疑张一白根本没有认真拍这部片,我认为他就是拍来玩玩。

所有的剧情都是最简单的对话搭起来的,观众们能知道发生了个什么事儿就行了。

老狗仅仅是在操场上看了她们跳舞就大为震撼,莫名其妙爱上了跳舞。

下一秒就跳跃到自己学校的宿舍跟一群明明不认识却好像很熟的舍友大放厥词“要干一件大事”。

同时小黄和老狗对对方心生情愫,小黄给了老狗一张“舞动奇迹”的宣传单,鼓励他们参加比赛寻找自我。

这期间没有任何过渡和铺垫,剧情发展的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无厘头。

上一秒还在校园霸凌女主的胖女孩,下一秒就扶起女主亲切的关心她。

小黄的校友们好像会川剧变脸,本来还在一旁嘲笑讽刺,就因为老狗突然冲出来拉起小黄和朋友们一起跳起了舞,就大为感动迅速加入热舞队伍中相亲相爱。

所有的燃点都来的突然,来的尴尬。

这甚至不能说是一部电影——这只是一部长达108分钟的MV罢了。

一颗星都不值得给。

然而,这样的烂片上映仅仅两天不到就有八千万的票房。

确实,国内市场歌舞片的稀缺,提高了观众“想看”的欲望。

一部合格的歌舞片,对演员的唱跳需求,对观众的音乐审美都是一种考验。

还有什么比胖成黄磊的彭昱畅边唱边跳来扮演国中生更可笑的吗?

其实我认为张一白拍这部片的目的之一就是“试试水”,也可以说“拍来玩玩”。

首先是故事背景的选择:

三亚自2018年举办第一届海南国际电影节开始,就在各种政策优惠上吸引影视公司来此拍戏。估计也是张一白看中了人家的减税政策,就写了个命题的海南故事。

其次是主角的选定,两个主演都是表演新人:

女主许恩怡是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女中学生,当然她有个好妈妈——1980年代香港著名女星柏安妮,她曾和周星驰、张学友合作过《咖喱辣椒》等热门电影。

张一白朋友在饭局上给他提过这个女孩,都没见过真人的张一白,就靠之后跟她视频连线,就认定她是女主???

选新人演青春片没问题,要的就是新鲜的血液,但通过视频连线就当机立断订了女主角,这也太随意。

对比下张艺谋的谋女郎海选,简直就是买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当年《山楂树之恋》的选角副导演找到周冬雨拍了一段试戏视频,才被张艺谋从八千个候选人中筛了出来,又经历过几次试镜面试后,才最终脱颖而出。

斯外戈饰演的那个瘦成竹竿的男生,张一白也完全不知道他是爱豆,直到在机场看到有他的粉丝接机才后知后觉。

有人问张一白为什么拍这部电影,他回答说:就是想开心地跟小伙伴一起开心地干一件傻事。

在做一件没有前车之鉴,大家都猜不到结果的事情的时候,做起来往往是最轻松的,也是最快乐的。

在对张一白和彭昱畅的采访中,两人多次提到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很开心,并没有什么压力。

不过,拿过柏林金熊奖的刁亦男导演也曾经说过:

如果在片场什么都顺,大概率最后的成片自己不能接受。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好导演和电影圈好商人的区别。

它确实带给了我们一种咧嘴笑的“尴尬快乐”,我们会“地铁老人手机”地被影片里自顾自的傻不拉几的快乐所感染。

编剧里则林说:从二零一八年的第一稿开始,就经历了很多困难,但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要做一个非常简单的快乐的电影。

影片中确实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群少年在傻笑着。

张一白说,他真正想拍出来的,是充满少年感的青春歌舞片。

然而,青春片的悖论在于,永远是离青春已经很远的人才能讲述青春,而正青春的人永远没资格、没资本、没资源来讲述青春。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某短视频APP上刷到过:星海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六月二十九日自发的合唱。

当时他们学校疫情封校即将解封,恰好也临近七月一日的建党百年。

于是一个人在宿舍的阳台上吹起小号起头《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马上许许多多的学生放下手中的事情,转而拿起乐器跟着合奏。

弹的弹,唱的唱。

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那种充满少年感的“燃”,那种大家一起自发干一件事情的快乐

舞蹈和音乐,都是表达情绪和感情的一种非常热烈的方式。

不需要考虑任何的东西,只是身体里的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分泌,所以就这么做了。

我相信这种少年感就是张一白想要表达出来的理想效果。

然而想要拍出这种理想效果也很难,加上这又是第一次拍歌舞片,就更难了。

现实中的学生自发性的合奏也发生的非常难得,它的特点就是随机性和偶然性。

而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被感动,但同时这也是电影最难表现出来的地方。

因为电影的随机性和偶然性都是人为“创造”创造出来的,观众很难被代入进去,并且很容易就会觉得“尴尬”。

《燃野》之前,出名的青春歌(没有舞)片是《闪光少女》。

这两部影片都是一群少年一起做一件志气相同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一起干一件志气相同的“傻事”。

《闪光少女》同样有观众用尴尬形容,但是也有不少观众表示被“燃”到了。

我认为观众们被“燃”到,是因为《闪光少女》中有对立存在的两个面。

比如民乐和西乐的决斗,最后民乐赢了。

观众们被感动,不乏存在一种民族自豪感,这也是《闪光》的特点。

而反观《燃野》,没有对立存在的一面,从头到尾都是只有一个群体一个面。

一群人没有任何理由的去跳舞,自顾自的自我感动,怎么能让人不尴尬。

当然《燃野》也有它独特的点。

片中所有人物,他们没有任何别的性格特征,都是统一的极度乐观、极度热血、滑稽爱傻笑,把角色的扁平感发挥到了极致。

有些主要的配角甚至看完全片都没提到过他们叫什么,比如那个胖子和那个瘦子(你一定知道我说的是谁,但是就是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这些角色共同统一的性格也是大部分,大多数青春期的人的共同特点,至少我周围的都是这样的。

女主一开始跟男主第一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叫他少年人,少年人。

这就说明张一白根本没把里面的任何一个角色当独立的个体,他们不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们代表的是一个群体。

他们代表的是那一群冲动,野蛮,疯狂的少年人。

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其他大部分人即使没有冲上去,也会有冲上去的冲动。

少年人和成年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少年人更热血,他们更冲动。

他们就是张一白所说的,一群能一起开心干一件傻事的小伙伴。

虽然这一群“小伙伴”和张一白一起拍了一部烂片,但是回想起干傻事的这段时间,每个人都不遗憾。

© 本文版权归 唐泽雪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