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章子怡力压吴京,成《我和我的父辈》最大惊喜

陈颠颠 推荐 发布时间:2021-10-02 13:38:55

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2020年《我和我的家乡》、2021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父辈》,三部影片一个接一个,“我和我的”俨然成了系列剧。

自2015年吴京自导自编自演的电影《战狼》出圈后,主旋律电影与吴京的连接更加紧密,观众们经常能在主旋律电影中看到吴京的影子。

而今年的十一假期,吴京看上去格外忙!

吴京在电影《我和我的父辈》饰演马仁兴,同档期电影《长津湖》中还饰演了七连连长伍千里。这个国庆档电影中,“含京量”的确比较浓。

《我和我的父辈》整部电影由四个单元构成,《乘风》《诗》《鸭先知》《少年行》的导演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也分别是四个单元的主演,这是和以往《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电影的不同。

一、全明星阵容,当然有缺点

老中青小四代明星同台飙戏,李雪健、张艺谋、吴京、章子怡、沈腾、徐峥、吴磊、韩昊霖等全明星阵容,吸引了一众粉丝观看。

观众聚焦点在所喜爱的演员身上时,专注于电影本身的表达的注意力就会下降。全明星阵容作为电影宣传点,用力吸引观众的同时也影响了电影原本的叙事和表达。

拿徐峥导演的《鸭先知》来说,宋佳、张雨绮、张艺谋、倪虹洁、沙溢和胡可、万茜等一众演员几乎是塞满了这个单元。在大荧幕前,有时候镜头给到他们的仅仅几秒,而观众却沉迷于“找明星”面孔的游戏中乐此不疲,至于电影用到的演员特质究竟在哪里却鲜少思考。

主旋律电影对明星有着强号召力,也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他们的辨识度。他们在该部电影之外的成就和名气为宣传赋能,在群像中却不易被识别出来。

虽然全明星阵容有着明显的缺点,但仍有演员的演技让人眼前一亮,倍感惊喜。

《乘风》单元中张天爱饰演了一位临产的军属大春子,丈夫已经在战争中牺牲,她凭借坚强的意志在大撤退中艰难地挺了过来。

她是该短篇中唯一一位着墨的女性。

骑兵连找到地道的时候,她首当其冲,拿着枪冲上来和不明身份的人硬刚。这个情节很让人动容,身怀六甲的妇女,因为丈夫曾经给自己一把枪,她就自愿承担起了保护全村人的重任。

外表粗砺、挺着即将生产的大肚子,脾气暴躁又带着点劳动人民的憨厚、淳朴。

张天爱将这种劳动人民的冲动、无畏表现了出来,用力不过猛,情感细腻,情感的流露时刻都在大春子这个人物角色中。

与2016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装傻充愣来表现单纯的幺鸡一角相比,张天爱的进步可谓亮眼。

另一位演员,《鸭先知》中小演员韩昊霖,再次与徐峥扮演父子。

父亲在学校门口卖鸭蛋,冬冬觉得自己在其他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每次遇到父亲绕道前行。他时刻处在拉扯的矛盾心情中:他不敢面对父亲,但心底里其实以父亲为骄傲。

小演员韩昊霖将心理活动成功外化了出来,时而逃避父亲投射过来的目光,时而用余光偷偷观察父亲的表情。

小孩与父亲之间细腻的、复杂的关系被韩昊霖一点点呈现出来。

二、家庭亲情故事,能窥导演功力

电影开头几组大手握住小手的镜头,与片名《我和我的父辈》相呼应。四个导演从小家庭的视角切入,展现了父亲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图景。

《乘风》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同在骑兵连的马仁兴和马乘风这对父子的生死故事。片中叛逆的儿子对父亲有敌意,父子之间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诗》讲述了1969年我国研制长征一号火箭时期,一段父子之间亦师亦友的动人情感。

《鸭先知》则将镜头对准了孩子对父亲的崇拜又感到丢脸的矛盾心理。

《少年行》则脱离了现实世界的设定,在科幻的外壳下探讨了单亲家庭中孩子如何从“虚拟”父亲身上寻找父爱、理解、支持。

四个故事,各有催人泪下的动人时刻,如果真要以排名来论高下,个人以为四个故事的排序依次是《诗》>《乘风》>《鸭先知》>《少年行》。

《诗》之所以排在前面,是因为它在点题“我和我的父辈”的同时,还刻画了我和我的母亲之间动人的亲情、父亲和母亲之间互相扶持的坚定爱情。

尤其是短片最后,章子怡和黄轩在我国首颗人造卫星升空的影像中,缓缓读出“宇宙,是让人渺小的东西……而你,我的孩子,是让平凡的我,想创造新世界的开始”这首诗时,该短片将所有的情感凝聚、升华,细腻的情感全都在这个情节点喷薄而出。

《乘风》由吴磊和吴京主演,吴磊除了台词和声音有点出戏外,演技并没有多少让人可指摘的地方,因为这个单元中民族主义情感和氛围已经将观众的情绪拉满

在大撤退休整时,雨中的一场戏让人印象深刻。父子二人相对而坐,父亲拿出大叶艾让儿子涂抹在伤口上,马乘风刚开始非常抗拒,却很快陷入父亲对母亲的回忆和愧疚中。

镜头给了两个角色大特写,情感在镜头的推拉和一来一回中,溢满了屏幕。

此外,该短片有很多值得注意的情节,大春子诞下新生命与马乘风在战场上牺牲两个镜头剪辑在一起,马乘风生命的消逝的同时迎来新生命的诞生。

有温情,给了观众一点安慰:有人死去也有新生命的诞生;但是,更充满着战场上生死无常的残酷与个人命运无法把握的悲哀。

《鸭先知》幽默与笑料不断,在轻松的氛围中讲述了第一支广告如何在上海弄堂中诞生,但是赵平洋父亲的角色在短片前后有断裂感。

儿子冬冬在课堂上朗诵的《我的爸爸》那篇作文中父亲总走在时代的前头,是小胡同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人物即使有小缺点,整体却是积极向上的。

但现实中,赵平洋父想尽办法卖积压的药酒,没有考虑家庭中妻子、孩子的感受,甚至让孩子帮自己偷妻子的钱,这里人物出现了少许的油腻和滑头感,与原本积极的人物形象和性格不符。不过好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滤镜将这个瑕疵掩盖了。

《少年行》主演们几乎来自开心麻花。沈腾饰演的机器人、马丽的东北话也贡献了大部分的笑料。其中,社交平台上传播的向《这个杀手不太冷》致敬的情节点,让观众捧腹大笑。

缺点也很明显,这个单元没有强有力的叙事内核的支撑,散落的碎片情节到处都是。

三、时代转折与个人奋斗

作为我和我的系列剧之一,《我和我的父辈》也是从小的家庭视角切入,从个人的奋斗中反观所处的时代背景与潮流。

《乘风》从抗日战争时期看“舍小家为大家”。马仁兴将个人的生死置身事外,选择牺牲个人保护大家。

《诗》从研制长征一号火箭、首颗人造卫星时期,以小家庭为切口看航天精神。“现在的爸爸和以前的爸爸都死了”,直到最后才揭示了孩子经历了亲生和被抚养两个家庭,而因为科研工作,两人都已经牺牲。

《鸭先知》从改革开放时期看第一支电视广告如何诞生在上海弄堂的一个小家中。短片氛围轻松幽默,将改革开放时期上海滩翻天覆地的变化生动地描绘了出来。

《少年行》中,从未来2050年看现在的2021年,充满着科幻感。但它在幽默中制造了一丝荒诞。沈腾饰演的机器人从2021年回到2050年,面对着研发科学家也就是2021年的“儿子”,说“你才是我的父亲”时,观众不禁产生困惑:到底谁才是谁的父亲?科技的发展会对传统的伦理和道德产生冲击,这个短片给我们带来了伦理和科技富有哲学思辨意义的思考。

整体来说,《我和我的父辈》虽然由四个短片拼接而成,但其中的情感密度之高、故事之完整,还是值得大家一看。

© 本文版权归 陈颠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