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雪琪

电影《诛仙》的人物角色
简介:青云门小竹峰弟子,清冷出尘,白衣蹁跹,自我原则性很强。天资极高,也因对自己练功过于严苛屡屡受伤。法器为天琊神剑,在七脉会武与张小凡交手中险胜。
简介:青云门小竹峰弟子,清冷出尘,白衣蹁跹,自我原则性很强。天资极高,也因对自己练功过于严苛屡屡受伤。法器为天琊神剑,在七脉会武与张小凡交手中险胜。
陆雪琪人物介绍
中文名: 陆雪琪 其他名称: 雪琪,琪儿
登场作品: 《诛仙》《诛仙二》 年龄: 17
性别: 门派: 青云门
身份: 青云门小竹峰首座 夫君: 张小凡
儿子: 张小鼎 恩师: 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
武器: 天琊 师祖: 真雩

陆雪琪是萧鼎仙侠小说《诛仙》女主人公、《诛仙二》重要角色。她容颜空灵清绝,白衣翩跹,身负蓝色仙剑临风而立,青丝飞扬,一身仙风侠骨仗剑江湖。她是正道大派青云门下新一代弟子中翘楚,天姿高,修为深,性子清冷出尘,不喜多舌言辞。十年前,在七脉会武与男主人公张小凡邂逅。魔教蠢蠢欲动,她与众正道新弟子下山历练。闯空桑山万蝠窟遇魔教人,在混战中为救张小凡跳下死灵渊。无情海边两人十指紧扣抗敌,几经生死患难。十年后江湖风起云涌,魔教卷土重来。她奉命下山时重遇身在魔教化身鬼厉的张小凡,立场、情与义,让她与鬼厉多次拔剑相向,但又不顾性命的救对方于生死边沿。镇魔古洞面对兽神末日景象中,与张小凡十指紧扣执起仙剑捍卫天下;劫后漫天星光下,他们深情相拥不管明天。大战爆发,鬼王血炼成功攻上青云,陆雪琪因不愿被四灵血阵控制即将自刎,关键时刻张小凡赶到,执起诛仙剑诛杀了鬼王,守护了家园。两人在正魔大战中失散后,陆雪琪接任了小竹峰首座。后在草庙村与张小凡重逢,眼中倒影出彼此的身影,相视一笑,天荒地老。

个人资料

陆雪琪,明若初雪,清丽无方,自强从容,善解人意,至情至性

。第一次出场的她,身着白衣安静的站在师父背后,素颜冷眸,没有台词,只有一个眼神,就让主人公张小凡顿时脸红,她就是那种不需要靠言语就能吸引无数目光的人。而后在比武中她清美、冷傲、无情,不服输,后来与张小凡等人下山,渐渐表现出的性格:心细,记恩,善良,还有一些小女孩的可爱及单纯。初时的她,冷漠、好强、不服输,可以说雪琪不是一开始就被定型的人物,她是被慢慢发掘的角色,形象逐渐饱满,性格也随之鲜明生动,像白雪再冰冷却始终会满满融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痴情、重义、坚强、隐忍、聪慧、冷静的一面逐一展现,而专情、欢喜、失意、脆弱、乐观等人性化的一面,使她形象更加有血有肉,率直而有分寸,成熟而不世故。

雪琪是内向的,虽不善言语,却是个聪明至极的女子,狠的时候,柔的时候,都不会显得做作。尽管台词不多,但一次次出场,一句句简短的话语,却已经深刻的印在了书迷心中。与男主角几经波折终难相守,但在张小凡愿为她舍弃世间所有的时候,他们的牵绊就再也斩不断了,张陆相知相爱、情深不渝贯穿整部书,可想不管时境如何变迁,她都早已成为张小凡和读者心中不可替代的存在。

《诛仙》至今已有10余年历史,而她作为诛仙的女主人公,被万千雪迷奉为励志女神,这些年来她带给你的力量,带来的美好,除了你自己明白,谁也不知道。而后又对你有了怎样的影响,也只有你最清楚。以后的日子可能很多风雨,可能再不会有单纯的日子,可每当我们被命运推着走,跟着生活流的时候,是不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勇敢的女孩子一直都没低头过?是不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女孩子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走着?是不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总是在心里放了那么一个人,永远的放下去!

陆雪琪,明若初雪,清丽无方,自强从容,善解人意,至情至性

。第一次出场的她,身着白衣安静的站在师父背后,素颜冷眸,没有台词,只有一个眼神,就让主人公张小凡顿时脸红,她就是那种不需要靠言语就能吸引无数目光的人。而后在比武中她清美、冷傲、无情,不服输,后来与张小凡等人下山,渐渐表现出的性格:心细,记恩,善良,还有一些小女孩的可爱及单纯。初时的她,冷漠、好强、不服输,可以说雪琪不是一开始就被定型的人物,她是被慢慢发掘的角色,形象逐渐饱满,性格也随之鲜明生动,像白雪再冰冷却始终会满满融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痴情、重义、坚强、隐忍、聪慧、冷静的一面逐一展现,而专情、欢喜、失意、脆弱、乐观等人性化的一面,使她形象更加有血有肉,率直而有分寸,成熟而不世故。

雪琪是内向的,虽不善言语,却是个聪明至极的女子,狠的时候,柔的时候,都不会显得做作。尽管台词不多,但一次次出场,一句句简短的话语,却已经深刻的印在了书迷心中。与男主角几经波折终难相守,但在张小凡愿为她舍弃世间所有的时候,他们的牵绊就再也斩不断了,张陆相知相爱、情深不渝贯穿整部书,可想不管时境如何变迁,她都早已成为张小凡和读者心中不可替代的存在。

《诛仙》至今已有10余年历史,而她作为诛仙的女主人公,被万千雪迷奉为励志女神,这些年来她带给你的力量,带来的美好,除了你自己明白,谁也不知道。而后又对你有了怎样的影响,也只有你最清楚。以后的日子可能很多风雨,可能再不会有单纯的日子,可每当我们被命运推着走,跟着生活流的时候,是不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勇敢的女孩子一直都没低头过?是不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女孩子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走着?是不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总是在心里放了那么一个人,永远的放下去!

角色设定

姓名〗:陆雪琪

发音〗:lù xuě qí

性别〗:女

外观〗:少女模样

武器〗:天琊

性格〗:刚烈倔强、独立隐忍、专情重义,沉稳冷静,至情至性,有善良温柔的一面,也有狠绝果断的一面,不拘小节,自我原则性很强,极其富有责任感,人物性格非常鲜明生动。再读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再读这个故事,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感受到不一样的情怀。我也始终相信,她就是一个让你在经历过很多事情看过世间百态之后还能在她身上找到美好的女子,她身上的力量,依然能透到你心里。

爱好〗:喜着白衣,甚爱干净

害怕〗:雷雨夜(小时候)、蝙蝠

衣着〗:如雪般的白衣白裙,七脉会武时曾身着蓝衣。

现居地〗:大竹峰

曾居地〗:小竹峰/山海苑/草庙村

讨厌〗:疾恶如仇、原文还提及衣服上若沾有污物当真比砍自己三刀还要难受

亲近的人〗:水月、文敏、张小凡、张小鼎、小诗

身世〗:不详

相关植物〗:泪竹

出场〗:第19章 抽签 原文而在她身后,并无站着长老一辈,倒是侍立着一名女弟子,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极美,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亮,隐隐有波光流动,一看便知是仙家宝物。他正看着出神,那年轻女子像是感觉到他的目光似的,忽地转过头来,目光如电,冷冷盯了张小凡一眼。

结局〗:大结局 尾声 原文忽地,他怔住了,眼中倒映着出陆雪琪站在前方的身影。两个人就这般站着不动,彼此凝望着。多少岁月,人间情愁,忽忽都在这深深一眼之中,然后,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相关音乐〗:雪染流年、沧桑雪叹、天琊、望月台、诛仙·陆雪琪、相思引

称谓

傻孩子、琪儿、雪琪(水月称)

雪琪(道玄、田不易、张小凡等称)

师妹、傻丫头(文敏称)

雪琪师姐(小诗称)

雪琪师妹(林师姐称)

陆师姐(田灵儿、张小凡称)

陆师妹(林惊羽、曾书书等称)

陆姑娘(小白、上官策等称)

小妹妹(死灵渊少妇称)

姑娘(老樵夫称)

陆女侠(周一仙称)

娘亲(张小鼎称)

关系

师门〗:青云门小竹峰(七脉归一之后再无小竹峰派系,为青云门弟子)

峰上地名:望月台、静竹轩、泪竹林、修竹林等

恩师〗:水月(也作水月大师,小竹峰首座,抚养雪琪长大视如己出的恩师。第二次正魔大战为救雪琪而死。)

丈夫〗:张小凡

儿子〗:张小鼎

师祖〗:真雩

师姐〗:文敏、林师姐

师妹〗:小诗

师叔〗:苏茹

好友〗:小白

爱慕她的人〗:张小凡(鬼厉)、李洵、青云门众弟子

赏她的人〗:兽神

原文摘录:兽神看着陆雪琪,眼中的却是越来越亮,忽然间,他双手一拍,虽然身子还有几分摇晃,但他依旧还是站了起来。鲜艳的丝绸衣襟在他身边席卷过去,饕餮也站了起来,在主人身边低声嘶吼。

“好,好,说得好!”

兽神对着陆雪琪,眼中慢慢散发出的,竟是一种莫名的狂热:“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世间女子,果然还有如她一般的。”

 

外貌特征

服饰白衣翩迁,出水芙蓉雪中莲;

诛仙陆雪琪

原文:有一个女子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站立于屋檐之上,临风而立,衣裳徐徐飘动。雪一般的肌肤,在月光清辉之下,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苍白颜色的绝丽女子。这夜色,这月光,原来是因为她才这般幽美明亮的吗?

容貌天姿胜仙,风华绝代倾世颜;

原文:那个白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无数美丽花朵在青天之下,突然间一起欢笑一般,衬着她绝世容颜,骄傲盛开!花海之中,她便是最亮丽清艳的那一抹颜色。她是这世间,这般清丽而不可方物的女子,那美丽竟不曾让岁月有一丝的侵蚀,仿佛让人窒息,又似要让人沉醉。

身影:飘然出尘,涴涴清风风无遮;

原文:山道之上,前方一个白色身影忽然出现,窈窕清丽,默然伫立,在晨光中不含有半分尘世之气,默默凝望着他。一个多月不见,陆雪琪显得清瘦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伤带来的。

笑颜:语笑嫣然,滢滢流水水拂伤;

原文:陆雪琪望着他,忽然浅浅一笑。那是在落叶纷纷中的一个笑容啊!张小凡看在眼里,彷佛在夜色中,只在他的面前,融解了冰霜。正在小灰三只眼睛盯着陆雪琪的时候,一向不近人间烟火般的那个白衣女子却忽然对它笑了一下,这一笑如春暖花开,春风暖暖,哪里还有丝毫往日她冷僻对人的模样。

气质落落大方,茫茫烟雨尽看淡。纤细柔眉,是用最好水墨松脂也调不出的淡雅脱凡;眸横秋水,是千山冰湖才能氤氲出的灵秀出尘;一身我见犹怜却又异常冰冷的优雅气质,任谁看了都要瞠目咋舌。

原文:众人看去,只见她梳洗过后,容光焕发,于原本清丽中竟是又添了几分娇艳,登时都是眼前一亮。那白色的身影,却如淡淡浮云,冲天而起,在天际淡淡星光下,更如绝尘一般潇洒。

黑夜百合

原文:深深凝眸之后,她微微地,仿佛还带着隐约的几分羞涩之意,微笑了。那笑容,恍如深夜里黑暗中,清丽的百合花!

手指〗:十指纤纤,修长白皙。

原文:白皙的手,握着剑柄;风吹动的衣襟,猎猎飞舞;她如九天的仙子,绝世的容颜,在这云开雾散的一刻,出现在另一端。

肤色〗:肤如凝脂,如白玉毫无瑕疵。

原文:晨风微光中,她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头,看去吹弹可破的肌肤,雪白中却还有淡淡的一丝粉红,如深山幽谷里,悄悄绽放的幽美花儿。

双眸〗:亮若星辰,清澈如水。

原文:半空之中,陆雪琪一双明眸亮若星辰,黑发衣襟在大风之中飞舞飘荡,风姿绝世,动人心魄。陆雪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迎着鬼厉的眼光,她的眼睛清澈如水,也许在明眸深处,还有淡淡的涟漪,可是此刻,谁都已经看不到了。他望着她的眼睛,那里是如此明亮,仿佛无声的火焰。

瞳色〗:黑。

声音〗:清脆悦耳,凌厉时如断冰切雪。

原文:陆雪琪竟突然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猛然坐直了身体,深深吸气之后,正眼看着田不易,朗声、清脆、干净地说道:“是!”这一声犹如断冰切雪,清脆悦耳,更无半分的迟疑反覆,一如她眼中清亮的目光,不曾有丝毫杂质。

发色〗:黑。

原文:秀发有些乱了,有几缕黑色的发丝,轻轻在夜风中抖动着,落在她(雪琪)如玉般的脸颊上。她轻轻皱了皱眉,有孩子般天真的表情,那样凌乱中的美丽,仿佛却更是在平静里,慢慢渗进了(张小凡)魂魄深处。

 

武器功夫

天琊神剑〗:天琊神剑简称——天琊,仙家宝物,传说千年,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亮,隐隐有波光流动,本身蕴含的祥瑞正气,能化解被诛仙剑反噬的诡异黑气。《异宝十篇》记载,天琊最早出现是在一个散仙枯心上人手中,传说这法宝乃九天异铁落入凡间,枯心上人在北极冰原偶得,修炼而成。在正魔决战时,枯心上人以天琊神剑,与称霸魔教的炼血堂堂主黑心老人激斗了三日三夜,最后重创黑心老人。从此“天琊”之名响彻世间,成了可以克制魔教至凶之物噬血珠的绝世神剑、修真人士心中梦寐以求的神物法宝。枯心上人死后此物不知所踪。后落入小竹峰,尊为神物,经水月传与陆雪琪。

剑气如虹,蓝光鼎盛。爱憎分明,坚韧如人。至刚之时,不屈,不从,无怨,无悔。情到柔处,似云,似雾,吹不散,摸不透。本为与噬魂相克之物,因双方主人情之所动,也成了一对俏冤家。

原文摘录〗:那一刻,如悠远天边的吟唱,带着幽幽蓝光,从十年、百年、千年一路传颂,直到今日,为了所爱之人,向前刺去。风火呼啸!她如投火的仙子,白色的身影在火光中霍然绽放,是那样鲜艳不可一世的美丽,忘却世间所有,只有手的边缘,那从来不曾忘却的温柔与坚实,陪伴在身旁。

两件法宝,此时此刻,仿佛都显得那般安静,谁又知道,它们有怎样的过去?噬魂上隐隐的青色光辉闪烁着,和它身旁的天琊淡蓝色的光芒交相辉映,这一对曾经纠缠千年恩怨的法宝,此刻看去,竟仿佛也有几分融合映衬的模样。

所习武功:

神剑御雷真诀〗: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施展此真诀,必须要以自身为引,辅以神兵利刃,引下九天神雷,煌煌天威神力,真是当者披靡,威力绝伦。虽然有真诀护身,但九天神雷绝伦威势,常人一旦接触,立时就化为灰烬,施术者固然修行极深,但若身体不好,一时半会只怕自己先被神雷劈死。

太极玄清道〗:乃是二千年前青云子于那无名古卷上领悟而出,经过历代青云门宗师精研,时至今日,已是夺天地造化、玄妙无匹的无上道法。其经过青云门数年完善,分为三大境界。名为:玉清,上清,太清。

天书第三卷〗:与张小凡在天帝宝库翻阅。

姓名〗:陆雪琪

发音〗:lù xuě qí

性别〗:女

外观〗:少女模样

武器〗:天琊

性格〗:刚烈倔强、独立隐忍、专情重义,沉稳冷静,至情至性,有善良温柔的一面,也有狠绝果断的一面,不拘小节,自我原则性很强,极其富有责任感,人物性格非常鲜明生动。再读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再读这个故事,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感受到不一样的情怀。我也始终相信,她就是一个让你在经历过很多事情看过世间百态之后还能在她身上找到美好的女子,她身上的力量,依然能透到你心里。

爱好〗:喜着白衣,甚爱干净

害怕〗:雷雨夜(小时候)、蝙蝠

衣着〗:如雪般的白衣白裙,七脉会武时曾身着蓝衣。

现居地〗:大竹峰

曾居地〗:小竹峰/山海苑/草庙村

讨厌〗:疾恶如仇、原文还提及衣服上若沾有污物当真比砍自己三刀还要难受

亲近的人〗:水月、文敏、张小凡、张小鼎、小诗

身世〗:不详

相关植物〗:泪竹

出场〗:第19章 抽签 原文而在她身后,并无站着长老一辈,倒是侍立着一名女弟子,一身白衣如雪,相貌极美,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亮,隐隐有波光流动,一看便知是仙家宝物。他正看着出神,那年轻女子像是感觉到他的目光似的,忽地转过头来,目光如电,冷冷盯了张小凡一眼。

结局〗:大结局 尾声 原文忽地,他怔住了,眼中倒映着出陆雪琪站在前方的身影。两个人就这般站着不动,彼此凝望着。多少岁月,人间情愁,忽忽都在这深深一眼之中,然后,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相关音乐〗:雪染流年、沧桑雪叹、天琊、望月台、诛仙·陆雪琪、相思引

称谓

傻孩子、琪儿、雪琪(水月称)

雪琪(道玄、田不易、张小凡等称)

师妹、傻丫头(文敏称)

雪琪师姐(小诗称)

雪琪师妹(林师姐称)

陆师姐(田灵儿、张小凡称)

陆师妹(林惊羽、曾书书等称)

陆姑娘(小白、上官策等称)

小妹妹(死灵渊少妇称)

姑娘(老樵夫称)

陆女侠(周一仙称)

娘亲(张小鼎称)

关系

师门〗:青云门小竹峰(七脉归一之后再无小竹峰派系,为青云门弟子)

峰上地名:望月台、静竹轩、泪竹林、修竹林等

恩师〗:水月(也作水月大师,小竹峰首座,抚养雪琪长大视如己出的恩师。第二次正魔大战为救雪琪而死。)

丈夫〗:张小凡

儿子〗:张小鼎

师祖〗:真雩

师姐〗:文敏、林师姐

师妹〗:小诗

师叔〗:苏茹

好友〗:小白

爱慕她的人〗:张小凡(鬼厉)、李洵、青云门众弟子

赏她的人〗:兽神

原文摘录:兽神看着陆雪琪,眼中的却是越来越亮,忽然间,他双手一拍,虽然身子还有几分摇晃,但他依旧还是站了起来。鲜艳的丝绸衣襟在他身边席卷过去,饕餮也站了起来,在主人身边低声嘶吼。

“好,好,说得好!”

兽神对着陆雪琪,眼中慢慢散发出的,竟是一种莫名的狂热:“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世间女子,果然还有如她一般的。”

 

外貌特征

服饰白衣翩迁,出水芙蓉雪中莲;

诛仙陆雪琪

原文:有一个女子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站立于屋檐之上,临风而立,衣裳徐徐飘动。雪一般的肌肤,在月光清辉之下,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苍白颜色的绝丽女子。这夜色,这月光,原来是因为她才这般幽美明亮的吗?

容貌天姿胜仙,风华绝代倾世颜;

原文:那个白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无数美丽花朵在青天之下,突然间一起欢笑一般,衬着她绝世容颜,骄傲盛开!花海之中,她便是最亮丽清艳的那一抹颜色。她是这世间,这般清丽而不可方物的女子,那美丽竟不曾让岁月有一丝的侵蚀,仿佛让人窒息,又似要让人沉醉。

身影:飘然出尘,涴涴清风风无遮;

原文:山道之上,前方一个白色身影忽然出现,窈窕清丽,默然伫立,在晨光中不含有半分尘世之气,默默凝望着他。一个多月不见,陆雪琪显得清瘦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伤带来的。

笑颜:语笑嫣然,滢滢流水水拂伤;

原文:陆雪琪望着他,忽然浅浅一笑。那是在落叶纷纷中的一个笑容啊!张小凡看在眼里,彷佛在夜色中,只在他的面前,融解了冰霜。正在小灰三只眼睛盯着陆雪琪的时候,一向不近人间烟火般的那个白衣女子却忽然对它笑了一下,这一笑如春暖花开,春风暖暖,哪里还有丝毫往日她冷僻对人的模样。

气质落落大方,茫茫烟雨尽看淡。纤细柔眉,是用最好水墨松脂也调不出的淡雅脱凡;眸横秋水,是千山冰湖才能氤氲出的灵秀出尘;一身我见犹怜却又异常冰冷的优雅气质,任谁看了都要瞠目咋舌。

原文:众人看去,只见她梳洗过后,容光焕发,于原本清丽中竟是又添了几分娇艳,登时都是眼前一亮。那白色的身影,却如淡淡浮云,冲天而起,在天际淡淡星光下,更如绝尘一般潇洒。

黑夜百合

原文:深深凝眸之后,她微微地,仿佛还带着隐约的几分羞涩之意,微笑了。那笑容,恍如深夜里黑暗中,清丽的百合花!

手指〗:十指纤纤,修长白皙。

原文:白皙的手,握着剑柄;风吹动的衣襟,猎猎飞舞;她如九天的仙子,绝世的容颜,在这云开雾散的一刻,出现在另一端。

肤色〗:肤如凝脂,如白玉毫无瑕疵。

原文:晨风微光中,她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头,看去吹弹可破的肌肤,雪白中却还有淡淡的一丝粉红,如深山幽谷里,悄悄绽放的幽美花儿。

双眸〗:亮若星辰,清澈如水。

原文:半空之中,陆雪琪一双明眸亮若星辰,黑发衣襟在大风之中飞舞飘荡,风姿绝世,动人心魄。陆雪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迎着鬼厉的眼光,她的眼睛清澈如水,也许在明眸深处,还有淡淡的涟漪,可是此刻,谁都已经看不到了。他望着她的眼睛,那里是如此明亮,仿佛无声的火焰。

瞳色〗:黑。

声音〗:清脆悦耳,凌厉时如断冰切雪。

原文:陆雪琪竟突然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猛然坐直了身体,深深吸气之后,正眼看着田不易,朗声、清脆、干净地说道:“是!”这一声犹如断冰切雪,清脆悦耳,更无半分的迟疑反覆,一如她眼中清亮的目光,不曾有丝毫杂质。

发色〗:黑。

原文:秀发有些乱了,有几缕黑色的发丝,轻轻在夜风中抖动着,落在她(雪琪)如玉般的脸颊上。她轻轻皱了皱眉,有孩子般天真的表情,那样凌乱中的美丽,仿佛却更是在平静里,慢慢渗进了(张小凡)魂魄深处。

 

武器功夫

天琊神剑〗:天琊神剑简称——天琊,仙家宝物,传说千年,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亮,隐隐有波光流动,本身蕴含的祥瑞正气,能化解被诛仙剑反噬的诡异黑气。《异宝十篇》记载,天琊最早出现是在一个散仙枯心上人手中,传说这法宝乃九天异铁落入凡间,枯心上人在北极冰原偶得,修炼而成。在正魔决战时,枯心上人以天琊神剑,与称霸魔教的炼血堂堂主黑心老人激斗了三日三夜,最后重创黑心老人。从此“天琊”之名响彻世间,成了可以克制魔教至凶之物噬血珠的绝世神剑、修真人士心中梦寐以求的神物法宝。枯心上人死后此物不知所踪。后落入小竹峰,尊为神物,经水月传与陆雪琪。

剑气如虹,蓝光鼎盛。爱憎分明,坚韧如人。至刚之时,不屈,不从,无怨,无悔。情到柔处,似云,似雾,吹不散,摸不透。本为与噬魂相克之物,因双方主人情之所动,也成了一对俏冤家。

原文摘录〗:那一刻,如悠远天边的吟唱,带着幽幽蓝光,从十年、百年、千年一路传颂,直到今日,为了所爱之人,向前刺去。风火呼啸!她如投火的仙子,白色的身影在火光中霍然绽放,是那样鲜艳不可一世的美丽,忘却世间所有,只有手的边缘,那从来不曾忘却的温柔与坚实,陪伴在身旁。

两件法宝,此时此刻,仿佛都显得那般安静,谁又知道,它们有怎样的过去?噬魂上隐隐的青色光辉闪烁着,和它身旁的天琊淡蓝色的光芒交相辉映,这一对曾经纠缠千年恩怨的法宝,此刻看去,竟仿佛也有几分融合映衬的模样。

所习武功:

神剑御雷真诀〗: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施展此真诀,必须要以自身为引,辅以神兵利刃,引下九天神雷,煌煌天威神力,真是当者披靡,威力绝伦。虽然有真诀护身,但九天神雷绝伦威势,常人一旦接触,立时就化为灰烬,施术者固然修行极深,但若身体不好,一时半会只怕自己先被神雷劈死。

太极玄清道〗:乃是二千年前青云子于那无名古卷上领悟而出,经过历代青云门宗师精研,时至今日,已是夺天地造化、玄妙无匹的无上道法。其经过青云门数年完善,分为三大境界。名为:玉清,上清,太清。

天书第三卷〗:与张小凡在天帝宝库翻阅。

角色经历

初见

她的故事始于七脉会武上。张小凡越过前师长的背影,悄悄将羞涩的目光,停在那张清丽的脸庞,心底暗涌而岀的仰慕。纵然拥有这懵懂的倔强,她还是记下了那少年当时的彷徨。那一个抽签时看她会脸红的少年,沉淀的岁月中不曾改变的笑容,在她的心间留下点点痕。他们的初见,如所有小说里男女主角的初遇一般,是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美好的让人永世难忘。少年生涩清朗,少女眉目如画。他木讷,她清冷。

会武

而后两人的这一战,也因小凡对雪琪的心软,侥幸进入决赛。雪琪却因和小凡一战中元气大伤,最终不敌龙首峰齐昊屈居大会第二,而从此雪琪心里就有了一个人。

下山

此后不久便同会武前四的另外三位(齐昊、曾书书、张小凡)下山查探空桑山魔教活动异常之事,在此遇到法相、李洵等四人,一同进入万蝠古窟中。与魔教妖人拼死搏杀时,雪琪害怕蝙蝠,脸色苍白,无意中抓住张小凡胳膊,张小凡见状觉得在雪琪面前不能畏缩,挡在雪琪身前。小凡为救雪琪受伤,体力不支落入死灵渊,雪琪却为救小凡与其一同掉入万丈死灵渊下,侥幸没死,在死灵渊下与小凡对抗阴灵,相互搀扶。随后遇上猪头妖,雪琪受伤遭袭,肩染剧毒,小凡不顾男女有别为雪琪吸毒。出死灵渊后二人遭遇偷袭而遇上黑水玄蛇,被迫分开。

流波

流波山上,张小凡因被噬魂戾气侵蚀对师兄宋大仁出手,被师傅田不易罚跪,夜里狂风暴雨,雪琪陪张小凡共担风雨,而张小凡精神恍惚,误以为雪琪陪自己淋雨是幻觉,不禁苦笑。小凡与魔教野狗、刘镐对抗不敌,眼看就要命丧魔教人手下,关键时刻雪琪驭剑而来,击退魔教中人,望着雪琪小凡强压下心头一跳的感觉,雪琪望着小凡忽然浅浅一笑。那是在落叶纷纷中的一个笑容啊!小凡看在眼里,彷佛在夜色中,只在他的面前,融解了冰霜。

十年

光阴荏苒,悠悠十年,十年之间小凡加入魔教鬼王宗,更名鬼厉,成了大名鼎鼎的“血公子”。而雪琪每当在思念小凡的时候,会在望月台望月台舞剑以解相思,同时她过分要求自己刻苦修炼,修为突进可谓一日千里,潜力直逼青叶祖师,成为青云门下年轻一辈里的第一人。

再遇

十年后,雪琪下山前往死亡沼泽寻找异宝,而鬼厉恰好也在死亡沼泽为鬼王奔波。鬼厉为灭魔教长生堂潜伏在暗处时,又见雪琪使出“神剑御雷真诀”,再次面对这个咒语,鬼厉觉得内心最深处有什么东西悄然裂开。后于死泽上空的瘴气中,雪琪与鬼厉在相隔十年后再次相见,却因看不清对方而打了起来,然在生死相搏的最后关头他们双双收手,擦肩对望而过。后来在死泽之中,雪琪和昔日的小凡对峙了一晚上,却始终没有动手,雪琪唤他回来,鬼厉仿佛回到了张小凡,却避而不答,于是,两人再一次错开,雪琪独自走进了一片茫茫白雾来到天帝宝库。其后鬼厉来到了天帝宝库,再遇雪琪及昔日好友,雪琪拼死报护宝物不被魔教夺去危害更多人的性命,却在争斗时都被黑水玄蛇撞向宝库石门,生死瞬间,鬼厉心底挣扎,宁可失去世间所有也不能失去雪琪,故冒死救下了她,两人在天帝宝库中再一次牵手并一同习得天书第三卷,

苗疆

雪琪奉命来到南疆,在天水寨与李洵追金瓶儿时与鬼厉相遇,雪琪在长街上与鬼厉漫步,鬼厉向雪琪解释自己和金瓶儿毫无关系,雪琪则吐露的心意,随即用剑在彼此间划下一道深痕,意为诀别,为他舞一段最后的剑舞,鬼厉欲跨过深痕,关键时候雪琪阻止了他,提醒他未完的责任,御剑而去,留下身后面如死灰的鬼厉。

次日雪琪到苗人之地,看见血流成河尸体如山及被噬魂反噬心智如修罗般的鬼厉,她痛心之下重伤鬼厉,生死关头,雪琪下不了手,任由鬼厉致命一击向自己袭来,然而关键时刻,鬼厉蓦然清醒及时收手被李洵击伤肩部,雪琪知道后,当着李洵的面将一块巨木劈得粉碎。

提亲

焚香谷谷主带着得意门生李洵前往青云门的求亲,所有长辈师父都同意这门亲事,唯有雪琪自己反抗所有人,她不愿!因此雪琪被罚在望月台思过。此时,千里之外的鬼厉莫名心跳加速,难以抑制,想着若是要死了终要见雪琪一面,便到小竹峰,得知焚香谷提亲,小凡情难自已,提出让雪琪跟他一起浪迹天涯,却因碧瑶未醒作罢。

兽神

雪琪前去南疆铲除重伤的兽神和兽妖余孽。在镇魔古洞遇见鬼厉。面对兽神,雪琪和鬼厉并肩携手,八荒火龙的神火毁天灭地,雪琪冒死挡在鬼厉身前,鬼厉想着她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会冒死救自己,她没有变!鬼厉扣着雪琪的手,反手将雪琪护在身后,幻境中忽然出现玲珑的身影,兽神扑向玲珑,被八荒火龙焚毁。本以为那是末日,岂料鬼厉身上的法宝——玄火鉴,将二人挽救。劫后余生的两人落到南疆十万大山一无名山崖上,可怜的两个傻瓜,九死一生后,终于不管明天,小凡将雪琪揽入怀中,珍惜这得来不易短暂相守的时光。

义庄

回青云后,雪琪被恩师水月告知了本门的一个惊人秘密,故故下山寻找失踪的道玄和田不易。在山脚,热心的樵夫为雪琪指路,于是她来到草庙村静坐三天离开,却与鬼厉擦身而过。接着她在无名义庄里找到并救下田不易,田不易为小凡向雪琪提亲。不久后鬼厉追着入魔的道玄也来到义庄,一番打斗后田不易因为被诛仙剑控制而魔性大发挥剑劈向鬼厉,雪琪为救鬼厉(也顺田师叔之意)无奈一剑刺死了被控制的田不易,鬼厉丧师悲痛欲绝,对雪琪冷言冷语,雪琪仍然将昏迷的鬼厉护在怀中,用真气护着他,次日雪琪送田不易的尸体和鬼厉回大竹峰,鬼厉在师娘苏茹面前努力为雪琪开脱,而苏茹也将秘密告知了鬼厉,鬼厉知道真相后理解原谅了雪琪的不得已。但师娘殉情而去,田不易苏茹的相继离去,雪琪和小凡之间的鸿沟更深了。

血战

鬼王用四灵血阵控制了人的心智,一路见人就杀直逼青云,而本门诛仙剑已失,青云门无非启动诛仙剑阵与之抗衡,青云和黎民百姓危在旦夕,雪琪将小凡安置于草庙村,头也不敢回的离去,回到青云,与青云和正道人士共同面对鬼王,展开殊死搏斗,水月大师见正道不敌想让雪琪离开青云去找小凡,然而雪琪却留了下来宁死守护,小凡因为雪琪的一滴泪而走过幻月洞获得诛仙剑,匿名而来击败鬼王拯救万民,同时小凡也被卷入漩涡。

结局雪琪接任小竹峰首座,从此云淡风轻。一日,前往大竹峰看望师姐文敏后,不知不觉之中,来到青云山下那座魂牵梦萦的草庙村,却与张小凡在此重逢,度尽劫波,褪去磨难,两人都会心的笑了。

整个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然而陆雪琪带给我们的感动却一直在延续……

故事里她就是深明大义的女子,还报养育之恩对水月情深义重;对青云更誓死守护;她对爱情矢志不渝,无怨无悔;她对张小凡豁达宽容从不求回报。一生问心无愧,对得起师门对得起爱情。

初见

她的故事始于七脉会武上。张小凡越过前师长的背影,悄悄将羞涩的目光,停在那张清丽的脸庞,心底暗涌而岀的仰慕。纵然拥有这懵懂的倔强,她还是记下了那少年当时的彷徨。那一个抽签时看她会脸红的少年,沉淀的岁月中不曾改变的笑容,在她的心间留下点点痕。他们的初见,如所有小说里男女主角的初遇一般,是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美好的让人永世难忘。少年生涩清朗,少女眉目如画。他木讷,她清冷。

会武

而后两人的这一战,也因小凡对雪琪的心软,侥幸进入决赛。雪琪却因和小凡一战中元气大伤,最终不敌龙首峰齐昊屈居大会第二,而从此雪琪心里就有了一个人。

下山

此后不久便同会武前四的另外三位(齐昊、曾书书、张小凡)下山查探空桑山魔教活动异常之事,在此遇到法相、李洵等四人,一同进入万蝠古窟中。与魔教妖人拼死搏杀时,雪琪害怕蝙蝠,脸色苍白,无意中抓住张小凡胳膊,张小凡见状觉得在雪琪面前不能畏缩,挡在雪琪身前。小凡为救雪琪受伤,体力不支落入死灵渊,雪琪却为救小凡与其一同掉入万丈死灵渊下,侥幸没死,在死灵渊下与小凡对抗阴灵,相互搀扶。随后遇上猪头妖,雪琪受伤遭袭,肩染剧毒,小凡不顾男女有别为雪琪吸毒。出死灵渊后二人遭遇偷袭而遇上黑水玄蛇,被迫分开。

流波

流波山上,张小凡因被噬魂戾气侵蚀对师兄宋大仁出手,被师傅田不易罚跪,夜里狂风暴雨,雪琪陪张小凡共担风雨,而张小凡精神恍惚,误以为雪琪陪自己淋雨是幻觉,不禁苦笑。小凡与魔教野狗、刘镐对抗不敌,眼看就要命丧魔教人手下,关键时刻雪琪驭剑而来,击退魔教中人,望着雪琪小凡强压下心头一跳的感觉,雪琪望着小凡忽然浅浅一笑。那是在落叶纷纷中的一个笑容啊!小凡看在眼里,彷佛在夜色中,只在他的面前,融解了冰霜。

十年

光阴荏苒,悠悠十年,十年之间小凡加入魔教鬼王宗,更名鬼厉,成了大名鼎鼎的“血公子”。而雪琪每当在思念小凡的时候,会在望月台望月台舞剑以解相思,同时她过分要求自己刻苦修炼,修为突进可谓一日千里,潜力直逼青叶祖师,成为青云门下年轻一辈里的第一人。

再遇

十年后,雪琪下山前往死亡沼泽寻找异宝,而鬼厉恰好也在死亡沼泽为鬼王奔波。鬼厉为灭魔教长生堂潜伏在暗处时,又见雪琪使出“神剑御雷真诀”,再次面对这个咒语,鬼厉觉得内心最深处有什么东西悄然裂开。后于死泽上空的瘴气中,雪琪与鬼厉在相隔十年后再次相见,却因看不清对方而打了起来,然在生死相搏的最后关头他们双双收手,擦肩对望而过。后来在死泽之中,雪琪和昔日的小凡对峙了一晚上,却始终没有动手,雪琪唤他回来,鬼厉仿佛回到了张小凡,却避而不答,于是,两人再一次错开,雪琪独自走进了一片茫茫白雾来到天帝宝库。其后鬼厉来到了天帝宝库,再遇雪琪及昔日好友,雪琪拼死报护宝物不被魔教夺去危害更多人的性命,却在争斗时都被黑水玄蛇撞向宝库石门,生死瞬间,鬼厉心底挣扎,宁可失去世间所有也不能失去雪琪,故冒死救下了她,两人在天帝宝库中再一次牵手并一同习得天书第三卷,

苗疆

雪琪奉命来到南疆,在天水寨与李洵追金瓶儿时与鬼厉相遇,雪琪在长街上与鬼厉漫步,鬼厉向雪琪解释自己和金瓶儿毫无关系,雪琪则吐露的心意,随即用剑在彼此间划下一道深痕,意为诀别,为他舞一段最后的剑舞,鬼厉欲跨过深痕,关键时候雪琪阻止了他,提醒他未完的责任,御剑而去,留下身后面如死灰的鬼厉。

次日雪琪到苗人之地,看见血流成河尸体如山及被噬魂反噬心智如修罗般的鬼厉,她痛心之下重伤鬼厉,生死关头,雪琪下不了手,任由鬼厉致命一击向自己袭来,然而关键时刻,鬼厉蓦然清醒及时收手被李洵击伤肩部,雪琪知道后,当着李洵的面将一块巨木劈得粉碎。

提亲

焚香谷谷主带着得意门生李洵前往青云门的求亲,所有长辈师父都同意这门亲事,唯有雪琪自己反抗所有人,她不愿!因此雪琪被罚在望月台思过。此时,千里之外的鬼厉莫名心跳加速,难以抑制,想着若是要死了终要见雪琪一面,便到小竹峰,得知焚香谷提亲,小凡情难自已,提出让雪琪跟他一起浪迹天涯,却因碧瑶未醒作罢。

兽神

雪琪前去南疆铲除重伤的兽神和兽妖余孽。在镇魔古洞遇见鬼厉。面对兽神,雪琪和鬼厉并肩携手,八荒火龙的神火毁天灭地,雪琪冒死挡在鬼厉身前,鬼厉想着她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会冒死救自己,她没有变!鬼厉扣着雪琪的手,反手将雪琪护在身后,幻境中忽然出现玲珑的身影,兽神扑向玲珑,被八荒火龙焚毁。本以为那是末日,岂料鬼厉身上的法宝——玄火鉴,将二人挽救。劫后余生的两人落到南疆十万大山一无名山崖上,可怜的两个傻瓜,九死一生后,终于不管明天,小凡将雪琪揽入怀中,珍惜这得来不易短暂相守的时光。

义庄

回青云后,雪琪被恩师水月告知了本门的一个惊人秘密,故故下山寻找失踪的道玄和田不易。在山脚,热心的樵夫为雪琪指路,于是她来到草庙村静坐三天离开,却与鬼厉擦身而过。接着她在无名义庄里找到并救下田不易,田不易为小凡向雪琪提亲。不久后鬼厉追着入魔的道玄也来到义庄,一番打斗后田不易因为被诛仙剑控制而魔性大发挥剑劈向鬼厉,雪琪为救鬼厉(也顺田师叔之意)无奈一剑刺死了被控制的田不易,鬼厉丧师悲痛欲绝,对雪琪冷言冷语,雪琪仍然将昏迷的鬼厉护在怀中,用真气护着他,次日雪琪送田不易的尸体和鬼厉回大竹峰,鬼厉在师娘苏茹面前努力为雪琪开脱,而苏茹也将秘密告知了鬼厉,鬼厉知道真相后理解原谅了雪琪的不得已。但师娘殉情而去,田不易苏茹的相继离去,雪琪和小凡之间的鸿沟更深了。

血战

鬼王用四灵血阵控制了人的心智,一路见人就杀直逼青云,而本门诛仙剑已失,青云门无非启动诛仙剑阵与之抗衡,青云和黎民百姓危在旦夕,雪琪将小凡安置于草庙村,头也不敢回的离去,回到青云,与青云和正道人士共同面对鬼王,展开殊死搏斗,水月大师见正道不敌想让雪琪离开青云去找小凡,然而雪琪却留了下来宁死守护,小凡因为雪琪的一滴泪而走过幻月洞获得诛仙剑,匿名而来击败鬼王拯救万民,同时小凡也被卷入漩涡。

结局雪琪接任小竹峰首座,从此云淡风轻。一日,前往大竹峰看望师姐文敏后,不知不觉之中,来到青云山下那座魂牵梦萦的草庙村,却与张小凡在此重逢,度尽劫波,褪去磨难,两人都会心的笑了。

整个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然而陆雪琪带给我们的感动却一直在延续……

故事里她就是深明大义的女子,还报养育之恩对水月情深义重;对青云更誓死守护;她对爱情矢志不渝,无怨无悔;她对张小凡豁达宽容从不求回报。一生问心无愧,对得起师门对得起爱情。

角色评价

在诛仙小说里,陆雪琪出场的时候宛如九天仙子,举手投足间淡雅的气质,这段描写让她的形象脱颖而出,和其他流于俗套的女性角色显出了差别。在随后的剧情中,陆雪琪天真、善良、温柔的一面逐一展露,她对爱情热烈的追求,对爱人的关怀和她的传统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爱情观上,陆雪琪和当代年轻人的选择没有区别,并且做到了很多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自然能得到读者的广泛认同。她一身傲骨却不乏柔情;她心细聪慧而不卖弄;她那不输男子的威严和气魄;她那体贴入微的心思;她对爱人的宽容和豁达,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一些小说里,女子往往被描写成男人的附庸,多少痴情女子将爱情视为自己的生存意义,似乎整个世界,除了爱情,再无其他。不否认,爱情是一种很美好的情感。但如果仅仅只是描写陆雪琪多么痴情多么重爱,那么陆雪琪的形象就会显得太过单薄,流俗于其他角色,然而诛仙的故事中、她的爱情、亲情、友情与命运交战汇集在一起交织出一个拥有完整人生的陆雪琪,突出的表现,独立的形象。

照样的痴情重爱,数次为张小凡以身犯险,却始终不曾为爱失去自我,她永远不可能只为张小凡而活,也不可能为张小凡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可是从头到尾,也没有因为正邪不两立,而放弃或否认那份感情,因为她只是陆雪琪!十载岁月,足以沧海桑田,可这样一位潇洒的女子,纵使爱,纵使爱得苦,也不失那一份决然,也不曾忘却最初的心意。

自古情义两难全,陆雪琪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了这个定义。不负师恩不负君,她肩负起师门的重托,得到了恩师父的祝福。也许大部分人便就是欣赏这样一个独一无二情义并重的女子吧。

其实对于陆雪琪来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有话直说,没必要遮遮掩掩,哪怕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既知是个伪君子,陆师姐便会毫无顾忌的表示出鄙夷,她坚守正道,却不迂腐(萧鼎语),因为青云门拥有的是浩然正气,青云门弟子,大多数都是有血有肉,卫道为民的好儿女。

陆雪琪能够被书迷们喜欢,是因为她兼具了古典和现代两种文化下的价值观。外表上,陆雪琪是一名典型的古典女子,拥有古典女子婉约、保守的特质。而在内心的价值观上,陆雪琪符合现代人的观念,坚强独立,敢爱敢恨,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拘泥于世俗,又肯考虑到别人的感受。陆雪琪拥有古典女子的优点却不至于让人觉得古板、拥有现代女子的价值观又不会太过放纵。

在诛仙小说里,陆雪琪出场的时候宛如九天仙子,举手投足间淡雅的气质,这段描写让她的形象脱颖而出,和其他流于俗套的女性角色显出了差别。在随后的剧情中,陆雪琪天真、善良、温柔的一面逐一展露,她对爱情热烈的追求,对爱人的关怀和她的传统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爱情观上,陆雪琪和当代年轻人的选择没有区别,并且做到了很多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自然能得到读者的广泛认同。她一身傲骨却不乏柔情;她心细聪慧而不卖弄;她那不输男子的威严和气魄;她那体贴入微的心思;她对爱人的宽容和豁达,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一些小说里,女子往往被描写成男人的附庸,多少痴情女子将爱情视为自己的生存意义,似乎整个世界,除了爱情,再无其他。不否认,爱情是一种很美好的情感。但如果仅仅只是描写陆雪琪多么痴情多么重爱,那么陆雪琪的形象就会显得太过单薄,流俗于其他角色,然而诛仙的故事中、她的爱情、亲情、友情与命运交战汇集在一起交织出一个拥有完整人生的陆雪琪,突出的表现,独立的形象。

照样的痴情重爱,数次为张小凡以身犯险,却始终不曾为爱失去自我,她永远不可能只为张小凡而活,也不可能为张小凡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可是从头到尾,也没有因为正邪不两立,而放弃或否认那份感情,因为她只是陆雪琪!十载岁月,足以沧海桑田,可这样一位潇洒的女子,纵使爱,纵使爱得苦,也不失那一份决然,也不曾忘却最初的心意。

自古情义两难全,陆雪琪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了这个定义。不负师恩不负君,她肩负起师门的重托,得到了恩师父的祝福。也许大部分人便就是欣赏这样一个独一无二情义并重的女子吧。

其实对于陆雪琪来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有话直说,没必要遮遮掩掩,哪怕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既知是个伪君子,陆师姐便会毫无顾忌的表示出鄙夷,她坚守正道,却不迂腐(萧鼎语),因为青云门拥有的是浩然正气,青云门弟子,大多数都是有血有肉,卫道为民的好儿女。

陆雪琪能够被书迷们喜欢,是因为她兼具了古典和现代两种文化下的价值观。外表上,陆雪琪是一名典型的古典女子,拥有古典女子婉约、保守的特质。而在内心的价值观上,陆雪琪符合现代人的观念,坚强独立,敢爱敢恨,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拘泥于世俗,又肯考虑到别人的感受。陆雪琪拥有古典女子的优点却不至于让人觉得古板、拥有现代女子的价值观又不会太过放纵。

经典对白

作为《诛仙》这部长篇小说的女主人公,陆雪琪向来恬静少言,但每一句话无不将她的果敢大气,温柔细腻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要我一生无情无爱,要我心若白纸而登仙,那这样长生,如此神仙,却又怎是我想要的啊!

●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

●这只奇兽看来关系甚大,你快...你们快走吧!我去去就来!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师姐,你欺负人家都多少年了,难得出来一趟,还不对他好点。

●你,回来吧...

●我会的,所以你能杀我的时候,也尽管下手吧...

●我不会让这异宝落入魔教之手,再去残害更多的无辜之人。

●你杀了我,自然就过去了。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个当今唯一一个身集佛、道、魔三家真法的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不会让你得到的,除非你先杀了我。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就记着你了!

●那时候,我们身陷绝境,垂死挣扎,可是我却一直没有害怕过,当时若是就那样和你一起死了,我——我也心甘情愿!

●我不后悔,十年了,我心中还是记挂着你。如果可能,我情愿放弃一切,跟你一起到天涯海角。可是,终究是不可能了!

●青云门养我育我,师父更是疼我爱我教我,我无论如何不能背叛青云。

我痴念之余●,便在后山舞剑,今晚,就让我舞最后一次吧。

●张!小!凡!

●我不愿!

●疯了啊...我许久之前,想必就已经疯了。

●没有什么不妥的。说便说了,有什么好顾忌的,从青云山,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么,我们下一次见面,便是誓不两立的仇敌,你...为什么还要来见我?

●师姐,我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纵然我斩了这情丝千次万次,却终究还是斩不断,逃不出。从西南回来以后,我对自己不知说了多少次了,他死了,他死了,一切都完结了。可是,每天晚上我睡着之后,就梦到毒蛇谷中那一片惨状,就梦到他被兽妖...

●我没有更大的心愿了!

●别管明天了,好吗?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师姐,你多半是骂我不知人事,不知这世道艰险,我心中所想所求,泰半都难有结果。其实我又何尝不知?若说心苦,我也曾的确为此苦过。只是,我却是想开了,人家说世难容,不可恕,而我终究不能如他一般,破门出家。但即便如此,我也只求心中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相思,而且我还知道,他心中也有我,只要这般,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当然在乎,若有可能,谁不愿长相厮守,谁不想天长地久?只是明知道难以达成,便不去想了罢。反正将来怎样,谁又知道,我却是终究不肯忘怀的。

●不知道过得几日,这剑刃之上,流的会是何人之血?

●青云子弟里,也不只有田师叔你一人可以视死如归了罢!

●师父,你别说了,弟子心里都早已想得清楚了。此事乃是天意,师父你自己也想不到的,何况当日最后时刻,虽然田师叔他老人家口不能言,但我心里清楚明白地感觉到他的心意,那一剑,田师叔也是要我出手的。

●至于和那人之间...弟子本就不抱希望了,门法条规,道义如山,我自己明白的很。大竹峰的田师叔是从小将他养大成人的恩师,他向来视之如父,如今却死在我的手里,换了我是他,也是难以忍受的。

●我明白,我等你。

●我不苦!我从来都不苦的...

●雪琪宁死,也不敢背叛恩师正道,来日若与那张小凡相见,弟子自当竭尽全力,以天琊取他性命,若不成,便死于他手上罢了...但这一缕罪孽情丝,却是弟子斩不断,断不了的了!

●我从来都不苦的,师姐。从来师门传道,便是要我们无牵无挂,心境自在,参悟造化,以求长生,不是么?可是,我要长生做什么?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我本想不顾一切,几次和你长相厮守,相伴一生,纵然被天下唾弃,师门责罚,我也不管了。可如今,可如今...可如今却是青云有难!从小是青云门抚养我长大,是师父爱我教我,恩重如山。若只是为了我们在一起,纵然受他们责骂唾弃,我也心甘情愿,可是如今他们有难,我...我只能回去和他们在一起。

●也许你还不知道,青云门暗中内乱,曾经无敌天下的‘诛仙剑阵’已然无法启动了,这一战只是...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见你。

●小凡,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我们总是没有缘分长相厮守。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

●我宁愿自尽,也不愿让那些人的脏手杀我。

另外几处描写雪琪的经典语句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么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这样的一生,又会有多少的事,或人,值得你这般不顾一切呢?如果没有,或许是悲哀吧?如果有,那就不顾一切吧!

●似黑夜最美的幽雪, 似黑夜怒放的百合, 她独自一人走来,衣裳轻拂, 已胜过了人间沧桑,无尽言语。

作为《诛仙》这部长篇小说的女主人公,陆雪琪向来恬静少言,但每一句话无不将她的果敢大气,温柔细腻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要我一生无情无爱,要我心若白纸而登仙,那这样长生,如此神仙,却又怎是我想要的啊!

●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

●这只奇兽看来关系甚大,你快...你们快走吧!我去去就来!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师姐,你欺负人家都多少年了,难得出来一趟,还不对他好点。

●你,回来吧...

●我会的,所以你能杀我的时候,也尽管下手吧...

●我不会让这异宝落入魔教之手,再去残害更多的无辜之人。

●你杀了我,自然就过去了。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个当今唯一一个身集佛、道、魔三家真法的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不会让你得到的,除非你先杀了我。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就记着你了!

●那时候,我们身陷绝境,垂死挣扎,可是我却一直没有害怕过,当时若是就那样和你一起死了,我——我也心甘情愿!

●我不后悔,十年了,我心中还是记挂着你。如果可能,我情愿放弃一切,跟你一起到天涯海角。可是,终究是不可能了!

●青云门养我育我,师父更是疼我爱我教我,我无论如何不能背叛青云。

我痴念之余●,便在后山舞剑,今晚,就让我舞最后一次吧。

●张!小!凡!

●我不愿!

●疯了啊...我许久之前,想必就已经疯了。

●没有什么不妥的。说便说了,有什么好顾忌的,从青云山,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么,我们下一次见面,便是誓不两立的仇敌,你...为什么还要来见我?

●师姐,我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纵然我斩了这情丝千次万次,却终究还是斩不断,逃不出。从西南回来以后,我对自己不知说了多少次了,他死了,他死了,一切都完结了。可是,每天晚上我睡着之后,就梦到毒蛇谷中那一片惨状,就梦到他被兽妖...

●我没有更大的心愿了!

●别管明天了,好吗?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师姐,你多半是骂我不知人事,不知这世道艰险,我心中所想所求,泰半都难有结果。其实我又何尝不知?若说心苦,我也曾的确为此苦过。只是,我却是想开了,人家说世难容,不可恕,而我终究不能如他一般,破门出家。但即便如此,我也只求心中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相思,而且我还知道,他心中也有我,只要这般,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当然在乎,若有可能,谁不愿长相厮守,谁不想天长地久?只是明知道难以达成,便不去想了罢。反正将来怎样,谁又知道,我却是终究不肯忘怀的。

●不知道过得几日,这剑刃之上,流的会是何人之血?

●青云子弟里,也不只有田师叔你一人可以视死如归了罢!

●师父,你别说了,弟子心里都早已想得清楚了。此事乃是天意,师父你自己也想不到的,何况当日最后时刻,虽然田师叔他老人家口不能言,但我心里清楚明白地感觉到他的心意,那一剑,田师叔也是要我出手的。

●至于和那人之间...弟子本就不抱希望了,门法条规,道义如山,我自己明白的很。大竹峰的田师叔是从小将他养大成人的恩师,他向来视之如父,如今却死在我的手里,换了我是他,也是难以忍受的。

●我明白,我等你。

●我不苦!我从来都不苦的...

●雪琪宁死,也不敢背叛恩师正道,来日若与那张小凡相见,弟子自当竭尽全力,以天琊取他性命,若不成,便死于他手上罢了...但这一缕罪孽情丝,却是弟子斩不断,断不了的了!

●我从来都不苦的,师姐。从来师门传道,便是要我们无牵无挂,心境自在,参悟造化,以求长生,不是么?可是,我要长生做什么?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我本想不顾一切,几次和你长相厮守,相伴一生,纵然被天下唾弃,师门责罚,我也不管了。可如今,可如今...可如今却是青云有难!从小是青云门抚养我长大,是师父爱我教我,恩重如山。若只是为了我们在一起,纵然受他们责骂唾弃,我也心甘情愿,可是如今他们有难,我...我只能回去和他们在一起。

●也许你还不知道,青云门暗中内乱,曾经无敌天下的‘诛仙剑阵’已然无法启动了,这一战只是...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见你。

●小凡,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我们总是没有缘分长相厮守。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

●我宁愿自尽,也不愿让那些人的脏手杀我。

另外几处描写雪琪的经典语句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么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这样的一生,又会有多少的事,或人,值得你这般不顾一切呢?如果没有,或许是悲哀吧?如果有,那就不顾一切吧!

●似黑夜最美的幽雪, 似黑夜怒放的百合, 她独自一人走来,衣裳轻拂, 已胜过了人间沧桑,无尽言语。

凡雪之情

萧鼎(原名张戬)接受采访说过:自己是张小凡的原型,而妻子雪MM则是陆雪琪的原型,妻子在他人生低谷的时候一直陪伴他,不离不弃,后来诛仙横空出世,萧鼎用妻子作为陆雪琪的原型,可见对妻子的爱之深。

初见

◇初时一瞥两无意,当时只道是寻常◇

她,冷若冰霜的一瞥;他,紧张木讷的脸红。越过前方师长的背影,悄悄将羞涩的

目光,停在那张清丽的脸庞,心底暗涌而岀的仰慕。纵然拥有这懵懂的倔强,她还是记下了那少年当时的彷徨。那一个抽签时看她会脸红的少年,沉淀的岁月中不曾改变的笑容,在她的心间留下点点痕。他们的初见,如所有小说里男女主角的初遇一般,是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美好的让人永世难忘。少年生涩清朗,少女眉目如画。他木讷,她清冷。

比试

◇叱咤青云筹胜败,凌风举剑引天威◇

对面站的是那靠运气进入前四的人,她眼中再现不屑。可是,他的眼神如此漠然,她微感惊讶。天琊噬魂的第一次比试就如此激烈,他们彼此甚至都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法宝,这暗示着什么?殊不知一场千年的情仇,正悄悄拉开帷幕。在天琊和噬魂的再一次猛烈撞击后,为了不负恩师厚望,她咬牙使出最后的法术——神剑御雷真决。那样骄傲的她,在狂风中傲然伫立,任凭风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她拔出了未曾出鞘的天琊。他不愿放弃,台下有师父师娘在观望。如果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是否可以换来心爱的女子另眼相看?奇术发动了,那片璀璨的蓝色光幕在她眼中成了无力回天的绝望。他欺身而进,望见了那个女子哀婉凄凉的眼神,她眼中的无助似根尖锐的针,扎得心生疼。若能驱散你郁郁悲伤。输了又何妨?他停下身形。时光在这一刻放慢了脚步,把刹那的一幕永远地定格在她的记忆里。烧火棍暗了下去。她愕然于生死之迹那个突然心软的眼神。也是从那一刻起,雪渐渐融化成水,缓缓流淌出十载的绵长。

空桑

◇古洞深渊执手意,无情海岸有情人◇

在空桑山,当四周的蝙蝠尸体似河流般把他们淹没其中时,惊惶中她下意识地抓紧他的手臂。与妖人打斗受了伤,他如没知觉般依旧冲在前面。她没有和他说过什么。她的表情是淡漠的,只不经意间那眼角眉梢会不自觉地追逐他的身影。缚仙索深深嵌入她的肌肤,轻轻一个蹙眉,便让他纵使肩头流血如注也不管、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在她面前永不后退的念头。那场承载了巨大欢喜与痛苦的爱恋是何时拉开帷幕的?应该是那个时候罢。死灵渊上,他为救她脱难,被妖人重创,身子不由自主地飘向深渊。只一瞬间,她眼前闪过三个画面,初见脸红,比武留情,适才相救。下一刻,她毫不犹豫追去抓住他的手,却和他一起坠下深渊。脸上欣慰的神色和牢牢紧握的手,是不悔的心意么?是在暗示不离不弃么?死灵渊下,彼此守护相濡以沫,是冰冷暗夜里几近绝望的心间唯一温暖。无情海边,深入骨髓的寒意肆意拉拢他们的身躯,除了那隔在掌心的些许温柔。当他在众多敌人面前,坚定地说“不走”时,她沉默了。任何语言在此时此刻皆苍白无力失去意义。

夜雨

◇夜雨惊雷清影幻,低言吐誓付情深◇

她不看他,他心底失落,她不曾知道。流波海岛,风雨之夜,他是最落魄的少年,独自跪在暴雨惊雷之下,在他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是她,第一个来到他的身边。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一个夜晚,她是真的来过。他的痛楚,她无法分担,便一起承受。她陪他一起淋雨,只是想设身处地,去体会他的感受。或许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爱上了小凡,或许爱得还不深,也可能已然深爱。而她更加不知道,她走后,他嘴角流露出的苦笑,因为他不自信她会来看他。但无论怎样,她不曾想过去占有,只是希望他过得好,在感情之上,她一直是一个无声的付出者。

辩白

◇玉殿相逼情义浅,轻许性命赌平生◇

她望着沉默的他,决心折断自己高傲的翅膀。“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那一刻,大殿上一片寂静,就连他也微微张大了嘴,怔怔地望着与自己跪在一起的她。那一刻他心中是否已经有些知晓,他足以与你匹配?那一刻,你可知道,你的脸上隐约的温柔?你可知道,缠绵白衣已如同烙印,藏在心底最深被冰封十年的角落?他已然神智混乱,若一走,便无法回头了。这样的场面,雪琪不想看到,小凡同样不想。她知道,所以她阻拦。或许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绝对比他后来十年不人不鬼,时刻受着良心谴责的生活要强很多。雪琪的阻拦,实属一种挽回。只可惜,鞭长莫及没能拦下。便化为十载剑舞,勾勒刻骨相思,偏要爱着一份不被允许的爱。

十年

◇十载剑舞情难逝,流年共度相思远◇

十载的光阴,弹指年华。她,只是孤单的一身白衣,在那寒风之中,不染尘埃地立着。此刻思绪蔓延,此刻无需语言,那冲撞的,那呼唤的,那迷离的,那如梦似幻的...是他么?铮,天琊映蓝,引剑在手,握住了缠绵,握住了眷恋,握住了一抹身影。就让一切放下且,就让心轻舞且。身驰心迷,为的是短暂的麻痹,片刻的忘却,然而她知道,只是片刻,停下意味着更深的痛苦。这里,痴滞的眼神诠释心中的苦痛,那是她最隐忍的伤,不肯倾诉亦无人聆听。

重逢

◇梦断诛仙十载月,昔颜陌路剑光寒◇

灰蒙蒙的瘴气内,掠过蓝影。噬魂和天琊,生生世世纠缠的冤家,只为早在千年前结下的溯源,勇往直前。不动声色的将噬魂移开,天琊也微微一偏,错开方向的一念之间,前方可还有等候的缘?瘴气像是冷色调的烟,模糊了不曾相忘的十年岁月。站在咫尺距离的两端,为何依旧遥远?十年之后,天琊和噬魂的对决,化作了一种默契,就像紧握的双手,仿佛与生俱来!他呼吸着她留下的发香,心中想着她在何方。

死泽

◇此情可待成追忆,寂寞蓝琊近却无◇

死泽中,她带着光彩耀眼的绚烂,紧紧追逐着青色的芒光。她以为只要逼退了黑暗,就可以给他光明。她不顾一切,紧追不舍。他终究停了下来,你握着剑,指着他!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她望着他的眼睛,要从里面寻找那么一点半点的相思情结。握剑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心里,究竟在害怕什么?十年何其长又何其短,举头再望明月,十载光阴匆匆而过。俯仰之间,沧海桑田。看到了吗?在她面前不是鬼厉是张小凡,他没变么?她脱口而出“你回来吧。”他何尝不想?只是,回不去了!她不再多说话,只是转身离去。她懂他的无奈,也明白,他们之间,似乎注定了你死我亡。若说不惜一切的付出,是深沉的爱,那如雪一般,在得不到任何理解的情况下,无悔地等待着一个原本无望的结局,又如何不痴?爱她的执着与隐忍,只因在情义两难全的情况下,仍坚守着情与义。她的付出,不求回报,只有引一道剑芒,对月诉说自己的心语。那些流逝的往昔,一抬眉一转眼,是谁错过了谁?

宝库

◇绝世不抵十年痛,生死相护唤回头◇

花海中,她是那抹最亮丽的风景,他不禁看得痴了。当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向那道石门,飞向死亡,她仍轻轻的唤他“你,回来吧”。有个声音在他在深心里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冲垮了他时时刻刻伪装的面具,心底在呼喊世间的所有纵然都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陆雪琪!他,怎可以放弃?怎可以舍弃?他喉间低低沙哑的吼声,莫名的泪光,他挣扎着伸出手去,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恍如十年前,死灵渊下,无情海边!此时此刻,他清醒地意识到,他不能失去她,纵使失去世间所有也不能没有她!若十年前无情,十年后不过初见怎么这般散发出如此强烈的爱恋?

剑舞

◇月色清寒空照影,长街剑舞血染痕◇

她为他舞尽十载,是斩不断的情丝,可总要有个了结的。那就为他,舞最后一次吧。剑光幽幽如梦,舞尽十年残情。她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深痕。是诀别,何尝不是挽留?可惜身不由己,纵有深深不舍,仍有跨不过的鸿沟。只是情难断,意难绝。那一次次的生死相惜,怎能忘却?可是,造化弄人。青云门对自己的教诲,师父对自己的养育与宠爱,是永远报不完的深恩。不是爱的不够,只是舍不去道义与良知,只是放不下对亲人,对师门。

南疆

◇御剑凌天心破碎,低吟浅唱断前尘◇

南疆之行,她看见他如嗜血修罗一般,立于血海之中。是伤心,是愤怒。唤三声“张小凡”,是一次更甚一次的绝望!她等着他的解释,但等来的只是沉默与疯狂。断了吧!九天之上,再次响起了古老的咒语。天琊噬魂,互不相让,恰如十年前的那一场比试,只是此刻,更是一场死战。她重创他,他却放声大笑,笑声凄烈,在红芒中轰然传上,直如撕心裂肺一般。伤他的是他所爱的她啊,撕心裂肺。他收手了,她亦停手。她茫然立于云端,任雨水湮没泪痕。

不愿

◇秋水长天伤心别,天涯海角逝无端◇

一句“我不愿”。李洵非她所爱,有一位远在天涯的人,是自己挥之不去的绊。雪琪,不是不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不是不敢爱。她敢爱,而且去爱了。她的一切付出,正是她对幸福的诠释。她的付出,也终有了回报。他若不爱她,要死想见的人却是她?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在千里之外,心跳突然加速?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害怕失去她,怎会想带她天涯海角?

拥抱

◇烈火沧颜惊旧梦,冷崖夜短叹流云◇

她走到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对抗那个不可一世的魔头。生死之际,她说没有更大的心愿了。因为他在身边。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紧紧握住她的手。八荒火龙面前,她仗剑将他挡于身后,一如十年前。他不愿她面对危险,他将她拉到了身后,与她在一起,如十年前!曾经紧握的手再次握在一起,面对毁天灭地的八荒火龙,他们十指紧扣,彼此相依,生或是死,也不再重要,只要有你相伴,有什么好害怕。有什么可畏惧。劫后余生的他们相依在冷崖之上,在如水的月光下不管明天,他深情的将她拥入怀抱。

弑师

◇剑断前缘独葬泪,天琊噬血恨难平◇

田不易方许诺了他们的幸福,但谁会料到,这幸福,将被她亲手终结?田不易被诛仙剑所控制,迷失心智,要向小凡下手。她不想伤害田师叔。因为这一剑下去,不但了结了田师叔的性命,也将在她与小凡之间留下难以化解的伤痕。她最终刺下了那一剑,伤得最深的,却是自己。一向爱洁的她就这样坐在雨中,用天琊的微光替他遮挡雨水。他醒来,等待她的却是比雨水还冰冷的话语“别拉我!”雨淹没了一切,包括她眼角凄凉的泪水。那一剑之后,她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却无能为力。她不后悔,她能体会他的心情,能原谅他的错怪。她是最理解他的人啊,也正承受最刻骨的伤!

谅解

◇造化弄人爱恨交,天若有情天亦老◇

当苏茹问起田不易的死因,他急切的为她辩护着,他懂她是为了救他才出手,然而田不易是他一生敬爱之人,就是在他眼前,天琊生生贯穿了恩师的胸膛,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拒之千里之外。南疆动乱之后,曾有的短暂拥抱,却因造化弄人,鸿沟更深更巨。苏茹更懂,她的话化解了他们的隔阂。后山,当她情不自禁的问起他的伤,怯怯的解释那一剑,他让她多给他些时日。“我明白,我等你。”他看着那个眼中有泪光,但嘴角边已有一丝欣慰微笑的她,心底忽地涌起一阵柔情。

柔情

◇万念俱空魂梦断,柔情似水暖君心◇

她不顾一切,来到了他的身边,想要唤醒他的灵魂。数十日悉心照拂,卸去一身戎装,只余似水柔情。哪怕自暴自弃,也有雪琪,不离不弃。用自己的真情,温暖他,用自己的执着,守候他,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他终于有了好转,却到了她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因为,师门有难。声名利禄,皆是身外之物,她不在乎。但师门有难啊,她怎能为了一己私情,弃师门于不顾?临别垂泪,她还是回到了养育她的青云。这一别,或是死别,她轻轻一吻,不曾后悔。对师门,对小凡,她都不曾后悔过。

灵犀

◇通天血战为苍生,幻月前行悟真爱◇

当他在幻月洞府中沉浸于过往的悲痛时,她正血战着保卫那个古老门派、保卫着天下苍生。当他以为自己千暮雪千山,一人跋涉时,你的那滴泪,终于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穿越了所有阻碍,穿越了千山万水,击溃了他所有魂牵梦绕的人,轻轻落在他的手心,有淡淡的温热,温暖了他寒冷了十年的心。令他颤抖的身体安静下来,这熟悉而温暖的感觉,彷佛就在不久以前,他曾经感受到过。也曾有个人,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不离不弃的陪伴在他身旁,在无数的黑夜里,紧紧拥抱着他,用自己身体的温热来温暖着他。也曾经,昏迷的他半梦半醒一般,恍惚之中,有那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他的脸庞。在一片可怕的冰冷世界里,告诉了他,那暮雪千山,不是,一个人!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内心的真爱。在青云就要落败之时,他终于拿起了那把诛仙古剑,同你一同守卫那个养育了你也养育了他的门派。

尾声

◇数载春秋十指扣,流年此去淡云烟◇

魔教溃败,鬼王殒命,小凡、雪琪就此失散。逝者如斯夫,陆雪琪因恩师去世而继任小竹峰首座,而她深爱的男子,没有立场再回到青云门,他选择回到青云山脚最初的家园,燃起袅袅炊烟,做回她所希望的张小凡。若雪白衣,憨厚男子,终于再此相遇,劫后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从此,持一份相知,守一份爱恋,为彼此的牵挂,好好地,活着。这一份情,未曾更改,并在时间洗涤之下,沉淀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彼此的气息,习惯了执手的默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算是濒临绝境时,他们的十指依然紧扣,因为说好的生死相随。不用刻意的言语,不用刻意的表露,他们已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用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微笑,就是永远。那一丝牵绊,永远斩不断,无论走出多远,都会牵引他们回到彼此的身旁。几番生死离合,使得凡雪恋更加扑朔迷离、刻骨铭心!

萧鼎(原名张戬)接受采访说过:自己是张小凡的原型,而妻子雪MM则是陆雪琪的原型,妻子在他人生低谷的时候一直陪伴他,不离不弃,后来诛仙横空出世,萧鼎用妻子作为陆雪琪的原型,可见对妻子的爱之深。

初见

◇初时一瞥两无意,当时只道是寻常◇

她,冷若冰霜的一瞥;他,紧张木讷的脸红。越过前方师长的背影,悄悄将羞涩的

目光,停在那张清丽的脸庞,心底暗涌而岀的仰慕。纵然拥有这懵懂的倔强,她还是记下了那少年当时的彷徨。那一个抽签时看她会脸红的少年,沉淀的岁月中不曾改变的笑容,在她的心间留下点点痕。他们的初见,如所有小说里男女主角的初遇一般,是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美好的让人永世难忘。少年生涩清朗,少女眉目如画。他木讷,她清冷。

比试

◇叱咤青云筹胜败,凌风举剑引天威◇

对面站的是那靠运气进入前四的人,她眼中再现不屑。可是,他的眼神如此漠然,她微感惊讶。天琊噬魂的第一次比试就如此激烈,他们彼此甚至都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法宝,这暗示着什么?殊不知一场千年的情仇,正悄悄拉开帷幕。在天琊和噬魂的再一次猛烈撞击后,为了不负恩师厚望,她咬牙使出最后的法术——神剑御雷真决。那样骄傲的她,在狂风中傲然伫立,任凭风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她拔出了未曾出鞘的天琊。他不愿放弃,台下有师父师娘在观望。如果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是否可以换来心爱的女子另眼相看?奇术发动了,那片璀璨的蓝色光幕在她眼中成了无力回天的绝望。他欺身而进,望见了那个女子哀婉凄凉的眼神,她眼中的无助似根尖锐的针,扎得心生疼。若能驱散你郁郁悲伤。输了又何妨?他停下身形。时光在这一刻放慢了脚步,把刹那的一幕永远地定格在她的记忆里。烧火棍暗了下去。她愕然于生死之迹那个突然心软的眼神。也是从那一刻起,雪渐渐融化成水,缓缓流淌出十载的绵长。

空桑

◇古洞深渊执手意,无情海岸有情人◇

在空桑山,当四周的蝙蝠尸体似河流般把他们淹没其中时,惊惶中她下意识地抓紧他的手臂。与妖人打斗受了伤,他如没知觉般依旧冲在前面。她没有和他说过什么。她的表情是淡漠的,只不经意间那眼角眉梢会不自觉地追逐他的身影。缚仙索深深嵌入她的肌肤,轻轻一个蹙眉,便让他纵使肩头流血如注也不管、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在她面前永不后退的念头。那场承载了巨大欢喜与痛苦的爱恋是何时拉开帷幕的?应该是那个时候罢。死灵渊上,他为救她脱难,被妖人重创,身子不由自主地飘向深渊。只一瞬间,她眼前闪过三个画面,初见脸红,比武留情,适才相救。下一刻,她毫不犹豫追去抓住他的手,却和他一起坠下深渊。脸上欣慰的神色和牢牢紧握的手,是不悔的心意么?是在暗示不离不弃么?死灵渊下,彼此守护相濡以沫,是冰冷暗夜里几近绝望的心间唯一温暖。无情海边,深入骨髓的寒意肆意拉拢他们的身躯,除了那隔在掌心的些许温柔。当他在众多敌人面前,坚定地说“不走”时,她沉默了。任何语言在此时此刻皆苍白无力失去意义。

夜雨

◇夜雨惊雷清影幻,低言吐誓付情深◇

她不看他,他心底失落,她不曾知道。流波海岛,风雨之夜,他是最落魄的少年,独自跪在暴雨惊雷之下,在他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是她,第一个来到他的身边。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一个夜晚,她是真的来过。他的痛楚,她无法分担,便一起承受。她陪他一起淋雨,只是想设身处地,去体会他的感受。或许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爱上了小凡,或许爱得还不深,也可能已然深爱。而她更加不知道,她走后,他嘴角流露出的苦笑,因为他不自信她会来看他。但无论怎样,她不曾想过去占有,只是希望他过得好,在感情之上,她一直是一个无声的付出者。

辩白

◇玉殿相逼情义浅,轻许性命赌平生◇

她望着沉默的他,决心折断自己高傲的翅膀。“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那一刻,大殿上一片寂静,就连他也微微张大了嘴,怔怔地望着与自己跪在一起的她。那一刻他心中是否已经有些知晓,他足以与你匹配?那一刻,你可知道,你的脸上隐约的温柔?你可知道,缠绵白衣已如同烙印,藏在心底最深被冰封十年的角落?他已然神智混乱,若一走,便无法回头了。这样的场面,雪琪不想看到,小凡同样不想。她知道,所以她阻拦。或许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绝对比他后来十年不人不鬼,时刻受着良心谴责的生活要强很多。雪琪的阻拦,实属一种挽回。只可惜,鞭长莫及没能拦下。便化为十载剑舞,勾勒刻骨相思,偏要爱着一份不被允许的爱。

十年

◇十载剑舞情难逝,流年共度相思远◇

十载的光阴,弹指年华。她,只是孤单的一身白衣,在那寒风之中,不染尘埃地立着。此刻思绪蔓延,此刻无需语言,那冲撞的,那呼唤的,那迷离的,那如梦似幻的...是他么?铮,天琊映蓝,引剑在手,握住了缠绵,握住了眷恋,握住了一抹身影。就让一切放下且,就让心轻舞且。身驰心迷,为的是短暂的麻痹,片刻的忘却,然而她知道,只是片刻,停下意味着更深的痛苦。这里,痴滞的眼神诠释心中的苦痛,那是她最隐忍的伤,不肯倾诉亦无人聆听。

重逢

◇梦断诛仙十载月,昔颜陌路剑光寒◇

灰蒙蒙的瘴气内,掠过蓝影。噬魂和天琊,生生世世纠缠的冤家,只为早在千年前结下的溯源,勇往直前。不动声色的将噬魂移开,天琊也微微一偏,错开方向的一念之间,前方可还有等候的缘?瘴气像是冷色调的烟,模糊了不曾相忘的十年岁月。站在咫尺距离的两端,为何依旧遥远?十年之后,天琊和噬魂的对决,化作了一种默契,就像紧握的双手,仿佛与生俱来!他呼吸着她留下的发香,心中想着她在何方。

死泽

◇此情可待成追忆,寂寞蓝琊近却无◇

死泽中,她带着光彩耀眼的绚烂,紧紧追逐着青色的芒光。她以为只要逼退了黑暗,就可以给他光明。她不顾一切,紧追不舍。他终究停了下来,你握着剑,指着他!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她望着他的眼睛,要从里面寻找那么一点半点的相思情结。握剑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心里,究竟在害怕什么?十年何其长又何其短,举头再望明月,十载光阴匆匆而过。俯仰之间,沧海桑田。看到了吗?在她面前不是鬼厉是张小凡,他没变么?她脱口而出“你回来吧。”他何尝不想?只是,回不去了!她不再多说话,只是转身离去。她懂他的无奈,也明白,他们之间,似乎注定了你死我亡。若说不惜一切的付出,是深沉的爱,那如雪一般,在得不到任何理解的情况下,无悔地等待着一个原本无望的结局,又如何不痴?爱她的执着与隐忍,只因在情义两难全的情况下,仍坚守着情与义。她的付出,不求回报,只有引一道剑芒,对月诉说自己的心语。那些流逝的往昔,一抬眉一转眼,是谁错过了谁?

宝库

◇绝世不抵十年痛,生死相护唤回头◇

花海中,她是那抹最亮丽的风景,他不禁看得痴了。当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向那道石门,飞向死亡,她仍轻轻的唤他“你,回来吧”。有个声音在他在深心里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冲垮了他时时刻刻伪装的面具,心底在呼喊世间的所有纵然都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陆雪琪!他,怎可以放弃?怎可以舍弃?他喉间低低沙哑的吼声,莫名的泪光,他挣扎着伸出手去,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恍如十年前,死灵渊下,无情海边!此时此刻,他清醒地意识到,他不能失去她,纵使失去世间所有也不能没有她!若十年前无情,十年后不过初见怎么这般散发出如此强烈的爱恋?

剑舞

◇月色清寒空照影,长街剑舞血染痕◇

她为他舞尽十载,是斩不断的情丝,可总要有个了结的。那就为他,舞最后一次吧。剑光幽幽如梦,舞尽十年残情。她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深痕。是诀别,何尝不是挽留?可惜身不由己,纵有深深不舍,仍有跨不过的鸿沟。只是情难断,意难绝。那一次次的生死相惜,怎能忘却?可是,造化弄人。青云门对自己的教诲,师父对自己的养育与宠爱,是永远报不完的深恩。不是爱的不够,只是舍不去道义与良知,只是放不下对亲人,对师门。

南疆

◇御剑凌天心破碎,低吟浅唱断前尘◇

南疆之行,她看见他如嗜血修罗一般,立于血海之中。是伤心,是愤怒。唤三声“张小凡”,是一次更甚一次的绝望!她等着他的解释,但等来的只是沉默与疯狂。断了吧!九天之上,再次响起了古老的咒语。天琊噬魂,互不相让,恰如十年前的那一场比试,只是此刻,更是一场死战。她重创他,他却放声大笑,笑声凄烈,在红芒中轰然传上,直如撕心裂肺一般。伤他的是他所爱的她啊,撕心裂肺。他收手了,她亦停手。她茫然立于云端,任雨水湮没泪痕。

不愿

◇秋水长天伤心别,天涯海角逝无端◇

一句“我不愿”。李洵非她所爱,有一位远在天涯的人,是自己挥之不去的绊。雪琪,不是不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不是不敢爱。她敢爱,而且去爱了。她的一切付出,正是她对幸福的诠释。她的付出,也终有了回报。他若不爱她,要死想见的人却是她?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在千里之外,心跳突然加速?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害怕失去她,怎会想带她天涯海角?

拥抱

◇烈火沧颜惊旧梦,冷崖夜短叹流云◇

她走到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对抗那个不可一世的魔头。生死之际,她说没有更大的心愿了。因为他在身边。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紧紧握住她的手。八荒火龙面前,她仗剑将他挡于身后,一如十年前。他不愿她面对危险,他将她拉到了身后,与她在一起,如十年前!曾经紧握的手再次握在一起,面对毁天灭地的八荒火龙,他们十指紧扣,彼此相依,生或是死,也不再重要,只要有你相伴,有什么好害怕。有什么可畏惧。劫后余生的他们相依在冷崖之上,在如水的月光下不管明天,他深情的将她拥入怀抱。

弑师

◇剑断前缘独葬泪,天琊噬血恨难平◇

田不易方许诺了他们的幸福,但谁会料到,这幸福,将被她亲手终结?田不易被诛仙剑所控制,迷失心智,要向小凡下手。她不想伤害田师叔。因为这一剑下去,不但了结了田师叔的性命,也将在她与小凡之间留下难以化解的伤痕。她最终刺下了那一剑,伤得最深的,却是自己。一向爱洁的她就这样坐在雨中,用天琊的微光替他遮挡雨水。他醒来,等待她的却是比雨水还冰冷的话语“别拉我!”雨淹没了一切,包括她眼角凄凉的泪水。那一剑之后,她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却无能为力。她不后悔,她能体会他的心情,能原谅他的错怪。她是最理解他的人啊,也正承受最刻骨的伤!

谅解

◇造化弄人爱恨交,天若有情天亦老◇

当苏茹问起田不易的死因,他急切的为她辩护着,他懂她是为了救他才出手,然而田不易是他一生敬爱之人,就是在他眼前,天琊生生贯穿了恩师的胸膛,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拒之千里之外。南疆动乱之后,曾有的短暂拥抱,却因造化弄人,鸿沟更深更巨。苏茹更懂,她的话化解了他们的隔阂。后山,当她情不自禁的问起他的伤,怯怯的解释那一剑,他让她多给他些时日。“我明白,我等你。”他看着那个眼中有泪光,但嘴角边已有一丝欣慰微笑的她,心底忽地涌起一阵柔情。

柔情

◇万念俱空魂梦断,柔情似水暖君心◇

她不顾一切,来到了他的身边,想要唤醒他的灵魂。数十日悉心照拂,卸去一身戎装,只余似水柔情。哪怕自暴自弃,也有雪琪,不离不弃。用自己的真情,温暖他,用自己的执着,守候他,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他终于有了好转,却到了她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因为,师门有难。声名利禄,皆是身外之物,她不在乎。但师门有难啊,她怎能为了一己私情,弃师门于不顾?临别垂泪,她还是回到了养育她的青云。这一别,或是死别,她轻轻一吻,不曾后悔。对师门,对小凡,她都不曾后悔过。

灵犀

◇通天血战为苍生,幻月前行悟真爱◇

当他在幻月洞府中沉浸于过往的悲痛时,她正血战着保卫那个古老门派、保卫着天下苍生。当他以为自己千暮雪千山,一人跋涉时,你的那滴泪,终于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穿越了所有阻碍,穿越了千山万水,击溃了他所有魂牵梦绕的人,轻轻落在他的手心,有淡淡的温热,温暖了他寒冷了十年的心。令他颤抖的身体安静下来,这熟悉而温暖的感觉,彷佛就在不久以前,他曾经感受到过。也曾有个人,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不离不弃的陪伴在他身旁,在无数的黑夜里,紧紧拥抱着他,用自己身体的温热来温暖着他。也曾经,昏迷的他半梦半醒一般,恍惚之中,有那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他的脸庞。在一片可怕的冰冷世界里,告诉了他,那暮雪千山,不是,一个人!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内心的真爱。在青云就要落败之时,他终于拿起了那把诛仙古剑,同你一同守卫那个养育了你也养育了他的门派。

尾声

◇数载春秋十指扣,流年此去淡云烟◇

魔教溃败,鬼王殒命,小凡、雪琪就此失散。逝者如斯夫,陆雪琪因恩师去世而继任小竹峰首座,而她深爱的男子,没有立场再回到青云门,他选择回到青云山脚最初的家园,燃起袅袅炊烟,做回她所希望的张小凡。若雪白衣,憨厚男子,终于再此相遇,劫后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从此,持一份相知,守一份爱恋,为彼此的牵挂,好好地,活着。这一份情,未曾更改,并在时间洗涤之下,沉淀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彼此的气息,习惯了执手的默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算是濒临绝境时,他们的十指依然紧扣,因为说好的生死相随。不用刻意的言语,不用刻意的表露,他们已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用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微笑,就是永远。那一丝牵绊,永远斩不断,无论走出多远,都会牵引他们回到彼此的身旁。几番生死离合,使得凡雪恋更加扑朔迷离、刻骨铭心!

人物评析

在诛仙小说里,陆雪琪出场的时候宛如九天仙子,举手投足间淡雅的气质,这段描写让她的形象脱颖而出,和其他流于俗套的女性角色显出了差别。在随后的剧情中,陆雪琪天真、善良、温柔的一面逐一展露,她对爱情热烈的追求,对爱人的关怀和她的传统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爱情观上,陆雪琪和当代年轻人的选择没有区别,并且做到了很多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自然能得到读者的广泛认同。她一身傲骨却不乏柔情;她心细聪慧而不卖弄;她那不输男子的威严和气魄;她那体贴入微的心思;她对爱人的宽容和豁达,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一些小说里,女子往往被描写成男人的附庸,多少痴情女子将爱情视为自己的生存意义,似乎整个世界,除了爱情,再无其他。不否认,爱情是一种很美好的情感。但如果仅仅只是描写陆雪琪多么痴情多么重爱,那么陆雪琪的形象就会显得太过单薄,流俗于其他角色,然而诛仙的故事中、她的爱情、亲情、友情与命运交战汇集在一起交织出一个拥有完整人生的陆雪琪,突出的表现,独立的形象。

照样的痴情重爱,数次为张小凡以身犯险,却始终不曾为爱失去自我,她永远不可能只为张小凡而活,也不可能为张小凡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可是从头到尾,也没有因为正邪不两立,而放弃或否认那份感情,因为她只是陆雪琪!十载岁月,足以沧海桑田,可这样一位潇洒的女子,纵使爱,纵使爱得苦,也不失那一份决然,也不曾忘却最初的心意。

自古情义两难全,陆雪琪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了这个定义。不负师恩不负君,她肩负起师门的重托,得到了恩师父的祝福。也许大部分人便就是欣赏这样一个独一无二情义并重的女子吧。

其实对于陆雪琪来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有话直说,没必要遮遮掩掩,哪怕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既知是个伪君子,陆师姐便会毫无顾忌的表示出鄙夷,她坚守正道,却不迂腐(萧鼎语),因为青云门拥有的是浩然正气,青云门弟子,大多数都是有血有肉,卫道为民的好儿女。

陆雪琪能够被书迷们喜欢,是因为她兼具了古典和现代两种文化下的价值观。外表上,陆雪琪是一名典型的古典女子,拥有古典女子婉约、保守的特质。而在内心的价值观上,陆雪琪符合现代人的观念,坚强独立,敢爱敢恨,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拘泥于世俗,又肯考虑到别人的感受。陆雪琪拥有古典女子的优点却不至于让人觉得古板、拥有现代女子的价值观又不会太过放纵。

在诛仙小说里,陆雪琪出场的时候宛如九天仙子,举手投足间淡雅的气质,这段描写让她的形象脱颖而出,和其他流于俗套的女性角色显出了差别。在随后的剧情中,陆雪琪天真、善良、温柔的一面逐一展露,她对爱情热烈的追求,对爱人的关怀和她的传统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爱情观上,陆雪琪和当代年轻人的选择没有区别,并且做到了很多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自然能得到读者的广泛认同。她一身傲骨却不乏柔情;她心细聪慧而不卖弄;她那不输男子的威严和气魄;她那体贴入微的心思;她对爱人的宽容和豁达,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一些小说里,女子往往被描写成男人的附庸,多少痴情女子将爱情视为自己的生存意义,似乎整个世界,除了爱情,再无其他。不否认,爱情是一种很美好的情感。但如果仅仅只是描写陆雪琪多么痴情多么重爱,那么陆雪琪的形象就会显得太过单薄,流俗于其他角色,然而诛仙的故事中、她的爱情、亲情、友情与命运交战汇集在一起交织出一个拥有完整人生的陆雪琪,突出的表现,独立的形象。

照样的痴情重爱,数次为张小凡以身犯险,却始终不曾为爱失去自我,她永远不可能只为张小凡而活,也不可能为张小凡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可是从头到尾,也没有因为正邪不两立,而放弃或否认那份感情,因为她只是陆雪琪!十载岁月,足以沧海桑田,可这样一位潇洒的女子,纵使爱,纵使爱得苦,也不失那一份决然,也不曾忘却最初的心意。

自古情义两难全,陆雪琪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了这个定义。不负师恩不负君,她肩负起师门的重托,得到了恩师父的祝福。也许大部分人便就是欣赏这样一个独一无二情义并重的女子吧。

其实对于陆雪琪来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有话直说,没必要遮遮掩掩,哪怕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既知是个伪君子,陆师姐便会毫无顾忌的表示出鄙夷,她坚守正道,却不迂腐(萧鼎语),因为青云门拥有的是浩然正气,青云门弟子,大多数都是有血有肉,卫道为民的好儿女。

陆雪琪能够被书迷们喜欢,是因为她兼具了古典和现代两种文化下的价值观。外表上,陆雪琪是一名典型的古典女子,拥有古典女子婉约、保守的特质。而在内心的价值观上,陆雪琪符合现代人的观念,坚强独立,敢爱敢恨,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拘泥于世俗,又肯考虑到别人的感受。陆雪琪拥有古典女子的优点却不至于让人觉得古板、拥有现代女子的价值观又不会太过放纵。

诛仙其他人物
演员: 肖战
简介:天生资质平庸,却性格倔强坚定,重情重义。因草庙村被屠,张小凡被青云门大竹峰收为徒弟。机缘巧合之下,他习得佛门天音功法,又意外获得法器烧火棍,踏上强者之路,同时也让他陷入了危机。
简介:天生资质平庸,却性格倔强坚定,重情重义。因草庙村被屠,张小凡被青云门大竹峰收为徒弟。机缘巧合之下,他习得佛门天音功法,又意外获得法器烧火棍,踏上强者之路,同时也让他陷入了危机。
演员: 孟美岐
简介:魔教鬼王宗宗主鬼王之女,虽早年丧母,但坚强、内心柔软、敢爱敢恨。在夺取噬魂的过程中对青云门的张小凡另眼相看,最后为张小凡舍身抵挡仙剑的攻击。
简介:魔教鬼王宗宗主鬼王之女,虽早年丧母,但坚强、内心柔软、敢爱敢恨。在夺取噬魂的过程中对青云门的张小凡另眼相看,最后为张小凡舍身抵挡仙剑的攻击。
演员: 唐艺昕
简介:青云门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与苏茹的独女,古灵精怪,心地善良,爱打抱不平。她是疼爱张小凡的师姐,也是张小凡情窦初开的暗恋对象。最后,张小凡入魔时,是田灵儿唤回他的神智。
简介:青云门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与苏茹的独女,古灵精怪,心地善良,爱打抱不平。她是疼爱张小凡的师姐,也是张小凡情窦初开的暗恋对象。最后,张小凡入魔时,是田灵儿唤回他的神智。
本月高分电影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