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阳赋第63集:温宗慎询问马静下落 王儇与子澹对质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1-02-20 10:42:26 我来编辑

宋怀恩一开口,王夙也跟着开口附议,众大臣见状也纷纷附和,无奈之下,子澹只能妥协,他答应萧綦的要求,亲自祭奠冤死的宁朔将士,与此同时,王儇也在家中的祭堂祭祀阵亡的众将士。子澹祭拜结束后,又一番慷慨陈词,安抚了一番众将士,说罢向萧綦示意后便离开了。

温宗慎突然单独约见王夙,向王夙询问马静的下落,王夙说现在满朝文武,各地藩王都想知道马静的下落,但在朝堂上却无一人提出此事,因为没人能猜透子澹的心思,马静是子隆钦定的储君,如果马静回来,当今皇帝又如何自处,王夙希望温宗慎不要再追究,否则朝局又将动荡,温宗慎还不死心,希望王夙给自己交个底,告诉自己马静现在究竟在哪里,他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王夙却说自己没有问过王儇,他也不知道马静在何处,此事太过重大,他怕担不起,还是做个糊涂人比较好。温宗慎问完王夙,就将自己和王夙的谈话告诉了太后,原来这都是太后授意的,太后听完温宗慎的转述,觉得王夙肯定知道马静的下落,毕竟王儇从小到大,是没有什么事情能瞒着王夙的,太后又抱怨起当初温宗慎要立子澹为帝,否则也不是现在这个局面,温宗慎有些无奈,说自己也是为了大成江山,自己并无私心,太后听了这话,觉得温宗慎实在是冷血无情,温宗慎却说如果自己冷血无情,就不会常来这永安宫了,太后又问温宗慎会不会忠于自己,温宗慎却沉默了,太后气极,把温宗慎赶了出去。

子澹召见了宋怀恩,萧綦回京已经一月有余,他问宋怀恩怎么没有去拜会萧綦,宋怀恩连忙表忠心,说自己忠于大成,忠于子澹,谁与大成作对,就是他的死敌,子澹对宋怀恩的表现十分满意,并承诺只要宋怀恩忠于自己,大成不会只有萧綦一个异姓王。

这日王儇和萧綦带着小禾和沁之出城郊游,两人父母双亡,萧綦便让两人认了王儇为母亲,几人正其乐融融时,宫里有人来报,说太后又犯了癔症,闹着要见王儇,王儇赶紧进宫看望太后,太后嘴里喊着子隆,王儇安抚了一阵,又问怎么不请太医,旁边的人说永安宫要请太医的话,必须要皇帝应允,太后听到皇帝,又胡言乱语说子隆才是皇帝,还口不择言,让子隆不要去围场,那里设下了陷阱,要嫁祸给萧綦,王儇又问是谁设的陷阱,太后则说是子澹勾结了贺兰箴陷害萧綦,杀了子隆。

王儇有些震惊,她不敢相信太后所说的话,从永安宫出来后便去了式乾殿质问子澹,她骗子澹说,贺兰箴已经把他们勾结的阴谋告诉了自己,子澹却十分镇定,说自己和贺兰箴素未谋面,王儇回忆起之前一直有人想要害马静,而害马静的嬷嬷是谢家的老人,她怀疑就是子澹在背后操纵此事,她质问子澹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子澹盯着王儇,说王儇可以认为是他做的,她现在就可以去禀告太后,告诉外面的群臣,告诉萧綦,楝羽山之变就是他一手策划的,他就是要置萧綦于死地,以报夺妻之恨,他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为了王儇,王儇对子澹十分失望,转头离开,正好苏锦儿来了,她看到王儇和子澹在争吵,王儇走后,苏锦儿问子澹王儇刚刚说了什么,子澹却甩开了苏锦儿,苏锦儿却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王儇出宫后,觉得兹事体大,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她不知道的是,刚刚太后的癔症是装的,是太后故意告诉王儇,是子澹策划了楝羽山之变,引王儇去和子澹对质。王儇回家后,十分纠结,她本该将真相告诉萧綦,但如果萧綦知道真相,要找子澹复仇的话,天下必将大乱。

申太医到锦绣宫给苏锦儿把了脉,却觉得苏锦儿的脉象有些异常,似乎胎儿的月份有些对不上,苏锦儿进宫才七个月,腹中胎儿却已经九个月了,申太医在宫中多年,自然不敢多说,只能把疑问埋藏在心底,可一不小心却对侍女说漏了嘴,苏锦儿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许是忽耶奇的。宫中,侍女将苏锦儿怀孕九个月的事情告诉了青云道长,青云道长赶紧回去禀报了王夙和王蔺,王蔺得知了这个消息,觉得抓住了苏锦儿的把柄,正好可以利用她,让她为自己做一件事。

近日各地官员纷纷上书,说萧綦一路平叛有功,请赐九锡之礼,九锡之礼,这是帝王让位之征兆,卫侯不明白萧綦到底要做什么,如果萧綦要谋反,却在最好的时机不动声色,可说萧綦不想谋反,可这九锡之礼又算什么,温宗慎觉得萧綦还对楝羽山之变没有释怀。

声明:本文由用户 空白的我 编辑上传,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投诉】
来源:用户未提供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62集) 下一集(64集) (键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