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赋第7集:两代储君三日替 贱商岁首突拜相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0-12-31 17:45:02 我来编辑

旬日已逝,葬礼与一应周旋俱已完毕,六国特使们各自上路归国。嬴异人吕不韦直奔平原君住所,二人彼倡此和,唬得赵胜愁眉不展,唯有在那一方缣帛上签订两国盟好条约,承诺割让赵国六城免与秦战。赵丹拒承辱国盟约,殿前怒斥赵胜,意欲毁约罢相,继而导致赵胜当场气绝身亡。

公元前250年10月,秦太子嬴柱立储十四年,终在此日正式即位成王,一场隆重的新君大典已在咸阳城中举行,本该是君臣同贺,朝野日新,可在三天后忽传噩耗——新秦王乍薨。举国哀吊之际,吕不韦乘缁车速回府邸,直至走进寝居,难掩激动喜悦,颇有一种拨云见日的安心,随即恢复那副道貌岸然。

三日内两代储君交替,华阳从夫人成为太后,她虽拥立嬴异人尽快登位,却也暗示要任芈宸为相。嬴异人不愿继续受制于华阳,索性擅作主张,立赵姬为王后,入住后宫。赵姬仗有嬴异人宠爱,骄纵恣肆,即便面对华阳太后刁难,仍有嬴政替她解围。

大丧期止,便是秦国岁首,嬴异人褪去缀麻衰絰,身著衮服代政,并在首次朝会上临机诏命吕不韦领相权,处置一应国事,封为文信侯,食蓝田十二县。此诏一出,芈宸愤懑难平,众臣大为震惊,虽说吕不韦有定国之功,可他终究是一介商耳,华阳太后更未料想嬴异人竟当庭忤逆,甚至以王位起誓,力保吕不韦。

骤然之间,贱商岁首拜相已成奇闻,随着新任丞相开府理事,待客宴席也需筹备。然而时至晌午,门户清净如常,朝野上下无一人登门。正当侍女陆续布菜,吕不韦食之无味之际,怎料嬴政突然赶来,毫不客气地拾筷品尝。恰巧密探来报,告知东周君已派使臣前往列国商议攻秦,吕不韦请教嬴政有何想法,嬴政不假思索,直接点破“擒贼擒王”的道理。

即便丞相一事尘埃落定,可是芈宸仍不甘心,妄图游说华阳太后重新辅佐新君,结果反被掌掴斥责,警告他休与嬴异人作对。与此同时,吕不韦得悉芈宸暗生谋害之心,于是当夜通知郑义,布下陷阱引狼入套。

芈宸尚且蒙在鼓里,本以为刺杀计划顺利,没想到樊於期突然反水,先前派去的数十名侍从均被伏击暗算。嬴异人闻讯勃然大怒,意欲严惩芈宸,吕不韦认为与其治罪,倒不如留有芈氏把柄在手,将来便可随意操控。

吕不韦主动拜访华阳太后,隐晦说明来意,并将刺杀过程进行一番添油加醋,如此这般,总归是让对方有所忌惮。终究是华阳太后将弟弟烂摊子收拾得太宽厚,如今引来无端攻讦,吕不韦为免她多疑,娓娓道出自己在赵国邯郸与嬴异人之间诸多恩义,无论话里话外,尽是君臣纲常。

由于外战尚未平息,现下阶段不应再起内患,嬴异人打算亲自设宴款待嬴傒,借此机会言和。赵姬考虑到初临秦国时曾受嬴傒相助,于是便着盛装出席,颇有王后风范,主动上前拜谢。

韩霓携子成蟜坐在旁边,仿若透明人般插不进话,甚至屡遭无视,难免失落。嬴傒维持谦卑之态,表面和嬴异人重修旧好,可在心里却是另有盘算。

声明:本文由用户 空白的我 编辑上传,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投诉】
来源:用户未提供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6集) 下一集(8集) (键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