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第8集:周子舒为救张成岭暴露身份 温客行号令鬼谷和五湖盟作对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1-03-01 10:16:04 我来编辑

高崇张成岭嘘寒问暖,迫不及待向他讨要琉璃甲,张成岭一问三不知,赵敬赶忙为张成岭解围,谎称他暂时失忆,劝高崇给他一点时间,高崇坚决不干,对张成岭苦苦相逼,沈慎也在一旁帮腔,张成岭大为恼火,他反复讲明不知道琉璃甲的下落,高崇根本不信,还对他威胁恐吓一番。赵敬赶忙从中劝解,高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他对张玉森的恨全撒在张成岭身上,赵敬好说歹说才把他劝走,沈慎也对赵敬大为不满,埋怨他太迁就张成岭。

曹蔚宁荷包被偷无法结账,赶忙过来向周子舒温客行赔罪,周子舒邀请他坐下来一起喝酒,他们俩一见如故,把酒言欢,温客行看曹蔚宁不顺眼,示意顾湘把他撵走,顾湘想利用曹蔚宁的关系混进岳阳派,温客行不依不饶,逼顾湘去把偷荷包的贼方不知抓来,曹蔚宁深知方不知的厉害,主动提出帮顾湘去找。曹蔚宁对美食很有研究,他想请顾湘品尝当地美食,顾湘自然求之不得。

周子舒早就听说清风剑派的掌门是一只老狐狸,没想到他竟然曹蔚宁这样单纯的儿子,温客行看到周子舒对曹蔚宁热情态度就生气,忍不住对周子舒冷嘲热讽,周子舒只是想通过他打听一下张成岭的下落,没想到温客行已经派顾湘跟着曹蔚宁去岳阳派,设法打听张成岭的消息。周子舒却不买账,怀疑他另有企图,温客行自诩温大善人,要惩恶扬善,揭穿江湖上那些名门正派的伪善。

张成岭想回住处,高崇派弟子谢无恙跟着他,张成岭大为不满,两个人因此发生争执,多亏高小怜及时赶来,把谢无恙劝走,带张成岭来到二代弟子的院落,让他跟着小弟子们一起练功,高小怜连连解释她父亲表面上严肃,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就在这时,曹蔚宁来找高小怜,高小怜把张成岭安顿好就先走了。

曹蔚宁带顾湘来找高小怜求助,借口她的荷包被方不知偷走了,求高小怜暂时收留顾湘,高小怜满口答应,还让顾湘和她住在同一院,高崇派人通知高小怜,他带张成岭去祭拜五湖碑,顾湘趁机溜出去向温客行报信。周子舒从店小二口中得知岳阳附近有一批像官府派来的人,他怀疑是天窗鹰爪,周子舒从酒馆里出来,温客行紧随其后跟出来,他们俩远远看到天上飞过来几只天灯,周子舒心里咯噔一下,担心晋王派天窗鹰爪来对付岳阳派。

顾湘急匆匆来向温客行报信,周子舒得知高崇带张成岭祭拜五湖碑,担心他有危险,二话没说就去救人。高崇带张成岭来到五湖碑,给他讲了五湖碑的典故,并且透露出其他帮派都嫌张成岭不成器,一致要求推举其他门派的弟子过继到张家做掌门,高崇鼓励张成岭不要辜负死去的父亲,将来为张家顶门立户,张成岭一一记在心里。

高崇带张成岭返回的路上,发现韩英把祝耀之等人抓起来,逼高崇把张成岭交出来,韩英在四周埋伏了弓弩手,想把他们一网打尽,高崇拒不低头,他拔剑相向,双方剑拔弩张。周子舒和温客行在树林里看到这一幕,他们俩蒙面冲过去挟持了韩英,逼韩英喝退弓弩手。

韩英认出了周子舒,当场跪地和他相认,韩英的命是周子舒救的,他发誓对周子舒马首是瞻,周子舒不想连累他,劝他小心行事,周子舒断定五湖盟的人会在英雄大会之前威逼张成岭交出琉璃甲。

方不知把偷来的东西整理了一遍,发现里面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琉璃甲,他正在纳闷的时候,突然有人闯进来把他毒死。温客行对周子舒的身份更加好奇,也想知道他和张成岭的关系,周子舒承认他曾经是天窗的人,现在已经退出了,他曾经向船夫承诺会保护张成岭的安全,温客行反复确认他和五湖盟没有关系,才放下心来。

温客行带周子舒在街上围堵小偷方不知,他见啥吃啥,连吃了一路,周子舒只好在后面跟着付账,周子舒催他尽快找回荷包和玉佩,温客行答应好好报答他,还要为他效力。路边高搭戏棚表演西域方术,温客行很好奇,拉着周子舒进去看热闹。方术表演完毕,道具箱子里掉出来十颗人头,戏棚里传出一个诡异的声音,号称鬼谷在替天行道,现场顿时乱作一团,岳阳派的弟子们闻讯赶来维持秩序,当众承诺高崇会给死难者一个交代。

温客行劝周子舒一起去岳阳派,想看看高崇如何处置这件事。以穆云歌父亲为首的各大门派掌门都来找高崇请命,求高崇为死难者撑腰,温客行和周子舒随后赶来,赵敬和沈慎埋怨他们俩不辞而别,温客行胡乱找借口掩饰过去,高崇闻讯出来,温客行提出去看望张成岭,高崇借口张成岭身体不好在修养,他上下打量温客行,苦苦追问温客行的身份,温客行对答如流。

声明:本文由用户 空白的我 编辑上传,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投诉】
来源:用户未提供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7集) 下一集(9集) (键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