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芳霏第19集:忆线索应婚嫁来刺杀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0-11-17 13:21:15 我来编辑

傅容回府,此次多亏徐晋帮忙,傅品言只是被罚了俸禄,他们一家还可以团圆。如今徐晋因她被禁闭罚跪,她有些不好意思。傅宣早看出徐晋对傅容非比寻常,问她今后怎么打算,傅容与徐晋两情相悦,但师父被杀一事还没查清,他二人又各自受罚,明日还要为柳如意验尸下葬,周身琐碎颇多,她想此事当从长计议。

傅宣在庭院中,忽然背后人影飞过,有人拍拍她的肩膀,吴白起又翻墙来找她了。他来找傅宣去凤来仪对账本,正好天色已晚傅品言与夫人肯定睡下了,翻墙出去翻墙回来肯定没人发现。吴白起背着傅宣轻功一使飞上墙头,傅宣觉得这种感觉新奇,吴白起就带着她把整个傅府的飞檐墙头穿梭了个遍。

到了凤来仪傅宣算账,吴白起就坐在对面一脸满足的看着,傅宣能在这种情况下发现账目问题实属不易。账目的问题在于凤来仪与咏奏乐坊只有一个季度的交易,合计两千两,但最后的账目显是四千两,说明他们之间曾多次交易。可凤来仪没有吴白起的印章怎么能签订交易,又或者更糟,这其中还有账目上没发现的更多次数的交易。

柳如意尸体收拾妥当,安王特地来送最后一程,之前答应救出傅容却每每都迟一步,他感到很抱歉。傅容再次检查了柳如意死时穿的衣物,想起那日徐晋手臂上挂着的衣裳丝线,她问顾沅才得知当日徐晋来过如意楼,这件事柳如意不许顾沅说,徐晋也从未跟她提及。她越想越心痛,是她告诉徐晋镯子是师父所赠,引着徐晋去找柳如意,这才惹来杀身之祸。雨夜里傅容握着那把白刃扇子犹豫不决。

也是这样一个雨天,柳如意下葬了,傅容暗暗发誓一定要查出真相为她报仇。如果凶手是徐晋,当日如意楼一定有人见过他,他想起来许多从前不曾注意的细节,去问了那天送米的那个农夫,农夫说见过一个白衣右臂带血的俊朗男子,而那天傅容被抓去提刑司之前也注意到徐晋受伤,当时柳如意的死让他慌了神,不曾细想,如今许多细节纷至沓来,是徐晋。

傅容请安王帮她,她要去报仇。徐晋到了婚娶的年龄,皇帝本意是将西河郡主嫁于他,但徐晋早已心有所属自然不愿,连日连夜跪在宫门口,皇帝终于允诺了他与傅容的婚事。圣旨到了傅府,将傅容许配给徐晋做侧妃,母亲韩素娘是一百个不愿,自己的掌上明珠怎能去屈身妾室,但傅容主意已定不在乎礼节名分。

在徐晋心中只有傅容一位妻子,彩礼托吴白起送到傅府,竟是比正室的彩礼还丰厚。吴白起离开傅府,傅宣便在后院墙头发现了他,他如今轻车熟路的很。通过吴白起确定了徐晋对傅容的心意后,傅宣又关心起凤来仪账本的事,面上的账本都是纪清亭誊抄来的,真的要抓到什么证据,还得用些一招制敌的办法,傅宣附耳上来与他支招。

傅容来到如意楼,顾沅将柳如意一早为她做好的凤冠交给她,这是柳如意一丝一扣为她打造的。结婚之事上徐晋连着顾沅一并考虑进去,让她随着傅容嫁入王府。傅容看着凤冠,想起她与师父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认这个师父了,师父唯一疼的护的就她一个,她怎么忍心说出这样绝情的话。

仪仗自傅府一直到王府,喜庆的红色衬着面目清冷的新娘,傅容捧着她的凤冠,等在新房内。徐晋轻挑起她的头纱,美艳动人的轮廓下是的侧妃不能戴的凤冠,徐晋轻轻为她戴上,在他这里傅容没什么不可以。忽然,傅容袖内匕首突现,朝着徐晋心口刺去,他握住傅容的手,为何?

原来是因为柳如意,原来傅容嫁给他是为报仇,原来之前他所做的在傅容眼里都不过是个凶手的掩饰罢了。徐晋带着她的手狠狠刺进心口,这一刀不是让她报仇,而是为了偿情。他当日的确与柳如意交手,但离开去救傅容时柳如意还活着。

擦了身上的血迹,换了衣服徐晋去正厅见宾客,留傅容一人红衣独坐在空旷的房中,她不知该信谁。正厅内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有人喜有人忧,西河郡主气的牙根痒痒,成王本着看热闹来的心一个劲敬酒,安王则捏捏扳指,该动手了。

声明:本文由用户 空白的我 编辑上传,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投诉】
来源:用户未提供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18集) 下一集(20集) (键盘快捷键 →)
最新分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