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芳霏第28集:齐竺献计傅容下狱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0-11-17 13:21:15 我来编辑

事实上,傅容将金簪做好后顾沅不甚失手将其掉在熔炉中,时日无多,情急之下她才借柳如意之前的稿底加以修改,才有了这顶莲花冠。不光瞧着不俗,此物寓意也不俗,金丝代表官员百姓,中间的珍珠代表大虞国,润泽万民,国祚绵长。眼看着凤来仪此次要输,端妃脸色不好看。皇帝命人拿近细观,当陈司饰转身奉上,中间的珍珠变成了黑色,端妃立刻告她一个以次充好、句句讽刺的罪名。

只有在一旁端坐的清平县主齐竺稳稳当当,仿佛这件事于她无关。其实这顶冠是经由她手才到了皇帝眼前,趁人不注意她还悄悄在珍珠上撒了些细小粉末。傅容自是不肯认,细细闻了闻珍珠,察觉出了异样。正好西河郡主崔绾赶来,戴着傅容送的那柄危宿的簪子,天助我也。傅容请人准备一碗热水,将簪子泡在其中,沾了这碗水擦拭珍珠,不出片刻珍珠变白。

原来是赶工匆忙,珍珠没有加上一层护剂,所以无意碰到银盐时就会变黑,而给西河郡主的簪子上有护剂,方才正是融了护剂来清洗珍珠。一波三折如意楼最终拿下为宫中打造首饰的资格,而这件事更让端妃怀疑纪清亭吃里爬外,至于对付傅容,齐竺还有一计。

傅容与徐晋走在街上,看见许多孩童放纸鸢,徐晋心之向往但又早已过了这样无忧无虑的年纪,傅容决定到时候做个纸鸢与他一起放飞上天。作为回报,徐晋承诺傅容等到了边塞教她弯弓射大雕,说着两人在大街上摆起了开弓引箭的姿势。但葛川突然出现,傅容就知道徐晋又要离开了。

陈司饰带了宫中首饰材料来如意楼交付,核对完账目无误傅容签订交接文书,一式两份作为凭证。而当天夜里,如意楼的工匠师父便被人蒙头盖脸打废了手,纪清亭则在凤来仪对着那套抄来的金簪乐开了花,因为如意楼贴了招工告示,他专门请了些泼皮无赖堵在如意楼门口,成心给傅容找麻烦。

傅容去工匠韩师傅家探望,他浑身上下红的红肿的肿,手上更是缠满了纱布,目测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了。正是沮丧之时,傅容瞧见他家里有些簪子,瞧着技艺不算纯熟,但新奇有趣,一问才知道是韩师傅儿子的手艺。谁说招不到工人,天无绝人之路,工匠这不就来了吗。她又招来了原来如意楼里各位老工匠的儿子,拜托顾沅多多费心,如意楼招工就此告一段落。

徐晋打探到小七小八被追杀,正是忧心,葛川忽然来报,有帮混混在如意楼门口滋事。等他赶到时一堆游手好闲的无赖坐在如意楼门前,顾沅也拿这些人没办法。徐晋带来一颗棋子,谁要识得这颗棋子的材质,如意楼就招他为工,但结果很明显,这些人个个愣头青还在寻衅滋事,许嘉一出手将这些无赖打倒,迫于武力之下,他们将纪清亭立刻供出。

这事刚传到皇帝耳中,端妃立刻来大义灭亲,彻彻底底将纪清亭供了出去。她的手下那日确实看到吴白起给纪清亭银子,对于不忠心的人自然不必留在身边。算起来她与齐竺原本商量的计划也该提上议程了。

傅容听说凤来仪出事,端妃不像是这样善罢甘休主动吃亏的人。徐晋正在做纸鸢,傅容也顾不上思索这些莫须有,陪着他一起,此时葛川又来禀报,徐晋又要离开几天了。傅府的后院傅宣对吴白起突然出现早已见怪不怪,经过此次风波后凤来仪被查封,但还在端妃手中,改日吴白起去见见端妃,看能不能将它买回来。

宫中所需的首饰如意楼已赶制出来,送到了宫中交由淑妃查验。但端妃突然拿着交接文书来,傅容过目的文书上写的是白银三合,但这份也盖着如意楼印的文书上却写着白银七合,如此一来自己只带了三合的东西来,告她一个克扣贪污不成问题。皇帝也赶来,命人取来如意楼内傅容自己保存的那份文书,奇怪的是那份文书也变成了七合,铁证如山,傅容被下狱,如意楼被查封。

在安王看来这件事倒不像要对付傅容,更像是要除掉与她紧密相连的徐晋,这个东风借来一用也无妨,至于傅容他照救不误。只是端妃心思不会有这样缜密,藏在她背后的人一定是个聪明的,他命文刑找来,说不定可以为他所用。

傅容背了个克扣材料的罪名,实际上那批材料已被成王藏好,端妃此刻仅需好好欣赏肃王府乱成一团即可。另一边肃王根本不在府上,他顺着线索来到一间荒屋,遇见了小七小八,将柳如意之死到那封遗书的事一并告知,小七小八并不多做停留,提了剑离开。徐晋派人盯着他们,等他赶回府时,已是一团乱的如意楼和肃王府。

傅宣看着空洞的如意楼,想起那日来的那些侍卫,颐指气使的样子,而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傅容还被关在大牢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留两滴眼泪。不过好在吴白起在他身边,为她递上了手帕。

声明:本文由用户 空白的我 编辑上传,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投诉】
来源:用户未提供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27集) 下一集(29集) (键盘快捷键 →)
最新分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