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芳霏第9集:小跟班儿的多重身份 立即播放

更新时间:2020-11-17 13:21:15 我来编辑

登上再次红绸挂满的齐府,齐竺傅容却没了往日亲近。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傅容会来,正在此时西河郡主赶来,原来是她替齐竺邀请了这位齐竺的金兰姐妹。而傅容看到这位西河郡主竟和梦里那位疾言令色的王妃为同一人,不知是从哪挑来的一柄头饰,为她簪戴上后竟也告诉了齐竺山鸡哪能做凤凰,傅容气的将西河郡主为她送的头饰扔了回去。

傅容无聊的在齐府里转悠,遇见了她的小跟班儿,他身后的大臣恭敬的叫他安王殿下,傅容这次知道她的小跟班儿不仅是掬水先生还是安王。这也太大的面子了,送走了安王她来到一颗枣树下,以前齐竺最喜欢枣子,常和她一起打枣,被砸的头痛了傅容就打更多来为她出气。

于是她跳起来想摘些送给齐竺,但树太高,不慎掉了一直耳珠也浑然不觉。徐晋正好来到院内,看见在枣树下蹦跳的傅容,捡起石子飞弹出去枣树落了一地。

傅容欢心的捧着枣子,却听见不远处齐家大夫人又在苛责齐竺,逼他嫁人,榨干齐竺最后一丝价值。傅容急急上去三两句吵走了大夫人,捧给齐竺一堆青枣,谁知齐竺一手打落拂袖离去。傅容伤心无奈,走一步踩着圆溜溜的枣,脚骨脱臼。

齐竺气急奔走,不慎撞上怀王,西河郡主看见了出口就是讥讽,齐竺还真是谁都不挑的攀高枝啊。怀王温文尔雅解释,是他唐突装了齐竺,本不是齐竺失礼,随后放西河郡主去找肃王徐晋去,她的眼里只有徐晋。

看见傅容脚崴,徐晋从角落出现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廊道边,脱了鞋为她正骨,西河郡主匆匆赶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随即赌气离去。

安王也来到那颗枣树下,拾起了那颗耳珠,立刻认出那是傅容的东西,淡淡笑了笑。

晚上傅容收到了两样东西,一样是跌打酒,应该是徐晋准备的;一样是她的耳珠,附了字条,自然就是安王的,约她一起钓鱼。

手镯终于被柳如意修好,傅容带着它一起和小跟班钓鱼去了,谈完了爱情观交换了秘密,安王注意到傅容手镯上的纹饰,和如意楼信纸上洇出的图案一模一样,问起来傅容说这是她师父柳如意的心血,安王静默片刻。

吴白起到云罗寺为逝去的母亲祈福,看见了傅宣提着水桶走过,便一路跟着到了湖边。傅宣一转身看到吴白起吓得身形一凛,吴白起急忙扶住,却奈何石头湿滑没有站稳,两人一个扑一个摔进湖水中,吴白起一句得罪了欣然抱起傅宣,将她安稳放在岸边。

吴白起装的仿佛万花丛中过一般大大方方,其实心里紧张的要死,傅宣说了这只是意外,往后再也不提便罢。仓仓皇皇逃离,甚至立刻离开了云罗寺,留着吴白起对着早已住进和尚的屋子措辞道歉,说什么可以对她负责的鬼话。

信都侯寿宴在即,章晏世子为傅容送来请帖,希望他好好表现,争取让信都侯府认可他俩的婚事,说到这里傅容灵机一动,鬼主意就此浮现脑海。在去信都侯府之前,托小七小八找来一位威望甚高的大夫。

这一日信都侯府宾客络绎不绝,肃王徐晋也登门祝寿,只是成王竟然古怪的没来,徐晋问起信都侯齐策的事,信都侯马马虎虎编排理由将自己与齐策择的干干净净的。

傅宣傅容两姐妹也来拜访,傅容一直咳个不停,看的信都侯夫人不顺心,命人去请来大夫九叔为其诊治。

寿宴在即,正厅众位宾客齐聚,吴白起突然杀出来搅扰兴致,他把自己浪荡公子哥的一面放开了演,信都侯可是说过的,不论他混蛋成什么样,信都侯府的大门都为他敞开。如今看见他只有滚字,取笑他靠凤来仪来维持生计,吴白起只觉得这脏地方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转身出去看见傅宣也在,吴白起不由怔愣一下,这才出去。

气冲冲出来还被候管家撞上,吴白起一看他就一点礼数也不讲,让他磕头行礼。傅宣赶忙扶起老管家,吴白起焦急要解释,傅宣倒无所谓,话说着说着就又扯上云罗寺湖边的事,傅宣一手撑在后面廊柱上,将吴白起锁在她与柱子中间,警告他此事休要再提,否则便要他好看,吴白起眉头一挑转身翻转,将她压在怀中,就这?

傅宣脸红心跳从他怀里钻出来,她就算是出嫁也不会嫁给他这样的纨绔子弟。

宴席上西河郡主盯上了傅容的镯子,拨了她的镯子连带自己的做投壶比赛的彩头。庭院中投壶比赛开始,周围围了一圈人,不难看出西河郡主与傅容难分伯仲,于是她要求蒙着眼睛投,即使不看西河郡主也是每一支都中,傅容随即也蒙上布条。

声明:本文由用户 空白的我 编辑上传,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投诉】
来源:用户未提供
(← 键盘快捷键) 上一集(8集) 下一集(10集) (键盘快捷键 →)
最新分集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