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台》里的坑爹少女刁菊花,为什么让你恨不起来?

照年年 力荐 发布时间:2020-12-25 13:14:55

《装台》这部剧的剧情,基调是很欢乐的,哪怕是看起来威严的八叔也透着喜感,唯独她,一出场后气氛就变得不一样了,没错,那就是“坑爹少女”——刁菊花。

为人老实,待人真诚有爱,知世故但却不世故的刁顺子,却有一个个性与之极其相反的女儿。相信不少观众都对刁菊花有很深的印象,她为人蛮横无理,待人苛刻,说话刻薄毒舌不留情面,招人喜欢的地方少之又少,作爹或许是她人生的一大乐趣。不

少观众表示一看到刁菊花就“脑壳疼”,甚至都上升到了演员本人。

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在刁菊花身上我们又看到了柔软的那一面,这会不会也是大多数观众对她恨不起来的原因?

一、不野一点怎么保护自己?

生长在城中村那样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女孩子不野一点,酷一点,怎么保护自己?更何况是刁菊花这样的女孩子。

刁菊花是《装台》里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她的存在了影响了刁顺子与蔡素芬的感情走向。

由于小时候被自私的母亲无故抛弃,只能依靠父亲艰难拉扯大,这种原生家庭背景导致刁菊花的防御心理特别重。

再加之她天生脾气可能比较暴躁,于是她为了捍卫自己的家,跟刁顺子新娶的媳妇吵、跟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吵、跟妹妹的男朋友吵,总之她整天就像吃了火药一样跟人呛呛着,仿佛害怕别人会故意霸占她唯一的亲人——父亲刁顺子,让她彻底没有人疼没人爱。

从剧中的多个情节来看,她就像是来找事的,像一根刺一样,让周围的人不快活,自己也不快活。

刁顺子怕闺女,他手下的兄弟也怕她,暗地里叫她神。有她出场的地方,气氛就变得紧张尴尬。

她用一种过激的方式竖起“心理防御”盾牌,以此来掩饰心中的脆弱和不安全。

二、原生家庭的不幸造就刁蛮少女

在《装台》这部小说中,对于刁菊花性格为什么会成为剧中的样子是有描写。刁菊花的妈妈在嫁给刁顺子之前名声不好,正因此,才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刁顺子。

两人婚后生下刁菊花,因为嫌弃刁顺子没钱,人太老实,刁菊花的妈妈就跟人跑了,这和剧中刁顺子向蔡素芬介绍过去时说法吻合。

在刁菊花十二岁前,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但自从她发现村里面的同学都不和她玩,连孩子们的家长都嫌弃她,还有如果有哪位同学的东西丢了,就传是刁菊花偷得,她的心态和性格开始渐渐发生了变化。

刁菊花把这一切归咎于她的爸爸,觉得是她爸爸没有本事,又把妈妈打跑,才让同学们不和她玩。

刁菊花的确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站在她的立场来看,其实她真的挺委屈,挺可怜的,只是没有找到与自己和解的方式。

原生家庭的不幸福,让她有了童年阴影,也没有人花时间去治愈她的伤口。

她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有一个有能力的父亲,可以保护她,可以陪伴她,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她明知道爸爸刁顺子是什么样的人,可是自己伤心时,还是会忍不住往父亲伤口上撒盐。

为了保有母亲在她心中的圣洁形象,她否认母亲和别人跑了,并抛弃自己和父亲的事实。

她极度害怕再次被抛弃,所以会千方百计阻止父亲和其他女人深度交往。

她用她的刻薄自私暴躁与周围对抗,结果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说到底刁菊花就是一个缺爱、缺少关怀的孩子。

再加上刁菊花文化水平不高,从小就受人白眼,骨子里是很自卑的,她用表面的强悍来掩饰内心的孤独与无助,虽然很让人厌烦,但也让人心生爱怜。

而刁顺子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知道怎么去治愈女儿的伤口,虽然理解女儿为什么这样,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去帮女儿走出困境,只能无限地包容、退让,这才导致女儿性格的偏激刻薄。

不得不说,中年妇女之友张嘉译经常会摊上这样的女儿,前有《一仆二主》里的鬼马精灵关晓彤、《小别离》中的叛逆少女赵今麦,如今又遇上个性更凛冽的刁菊花,使他有了第二个称号——“最难的国民老爸”。

剧中,刁菊花对待她的爱情也形同儿戏,跟“煤二代”闪婚领了结婚证,又不小心怀了孕,虽然“二代”不停向她表白,但她跟“二代”故意拉开心理距离,不跟他亲近。

这与其是说为了考验男方,不如说是刁菊花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以及无意识自卑心理的一种投射,她无法真正信任男方,她可以轻易把自己的身体交出去,但却不敢轻易把真心付出去

她对待感情的草率方式,活脱脱就像母亲当年凑凑合合、并非为了感情而嫁给父亲刁大顺的翻版。

总之,可以看出来刁菊花的内心其实既善良又自卑,与她表面暴躁强硬的言行形成强烈反差;而她之所以要这么做,其根本内心动力就在于要通过这种心理防御方式,来最大限度捍卫及寻求一种心理安全感与人生掌控感。

三、刺猬外表下的热心肠

随着剧情的推进,越来越发现,刁菊花看似满身带刺,不可理喻。

其实,她使用刺猬一样的外表,掩饰着内心的柔弱,她是一个心地善良,自我保护意识极强,骨子里需要父爱呵护的女孩。

她也很独立自主,不嫌贫爱富,本质上是关爱别人的热心肠女子。

任性使坏的她内心是乖巧的,当瞿伯伯劝她从乱花钱的酒店搬回家时,她二话没说就搬了,值得她尊重的人,她言听计从,绝不含糊

父亲犯病住院,她急急忙忙赶过去,倾其所有,还不让其他人付账,包括蔡素芬,对着父亲吼道:你以后老了,端屎端尿,不靠我靠谁?你能指望上别人?

刁菊花的嘴是挺损的,可她的心肠不坏,她是长女,知道自己对父亲有着无比的责任,她既怕别人抢走自己的父亲,又在检验着别人对父亲是否是真爱。

她从对淑芬姨的极度排斥,到最后对淑芬姨的依恋和不舍,也让观众对她的评价由坏到好,从恶到善。这个过程是渐近的,合情合理地推进,让人感觉一切看似意外却在情理之中。

因为她真切地感到,和父亲一起过日子的淑芬姨是可靠的,不是骗她爸钱,图他房,图他家拆迁款的“坏女人”。

刁菊花是《装台》这部剧里不受任何事物限制、羁绊的存在,好像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出现搅个局,这部剧没了她就没灵气了。

甚至有人说,从开始人人都讨厌,到后来看她出场竟成为种享受,可见这个刁菊花在观众心目中是鲜明且深刻的。

不知你们是否有这种感觉?

© 本文版权归 照年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
电视剧相关信息
主演: 张嘉益 / 闫妮 / 张嘉益闫妮 / 宋丹丹 / 秦海璐
评分:   8.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