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难养,除了有权有钱我们还能怎么办?

脸脸 推荐 发布时间:2021-04-19 10:38:23

近期播出的《小舍得》十分令人心酸,为了夏欢欢可以报名进入“择数”的竞赛班,一家老小动用所有关系和财力,费劲了力气。

虽然,夏欢欢终于如愿以偿进入“择数”竞赛班,但是结果的背后却令人唏嘘。

一个小小的培训班的名额,竟然动用了副区长、集团方总等政治与财团力量,更运用了砸钱捐献课桌椅等手段。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为了欢欢的竞赛班名额,夏家与颜家都做了什么?

1、南建龙低头道歉求副区长

这件事要从颜子悠的金牌班名额说起。

为了使颜子悠进入“择数”的金牌班,田雨岚和她妈妈大闹择数培训班,并且彻底与钟老师结下了梁子。

实在没办法,两人只能求助外公南建龙。

南建龙曾经的一位女下属在区里做副区长,按理说这件事对于副区长来说可是小菜一碟。

但是,当年南建龙帮助这夫妻俩争取过提副科的名额。可是呢,最后只有一个名额,让夫妻二人自行选择。

因此,夫妻二人面临了人性的考验。自此,夫妻二人非但不领情,还与南建龙有了过节,认为是南建龙刻意为之。

世事就是这么冤家路窄,他日是别人求你,近日就是你求别人。

为了颜子悠的金牌班名额,南建龙只得去求副区长。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夏家也找上门来,夏欢欢想去择数的竞赛班。

南建龙为着外孙子与外孙女的事找上了这位副区长。

见面后,副区长话里话外不帮忙,并且用尽讽刺之言语。

南建龙无可奈何向这位副区长低头认错,承认当年提任副科之事是自己做的不对,让他们夫妻二人难做了。

一大把岁数还要给别人低头认错,南建龙也算受尽羞辱。

可是这羞辱同样是面临了人性的考验——只有一个名额。

面对这种考验,南建龙左右为难,最后将名额给了颜子悠。

亲外公将唯一名额给了继外孙!南俪和南俪亲妈怎么饶得了他!

这不,南俪大闹南建龙家后,南俪她妈又找上门来在大街上当面羞辱南建龙!气得南建龙当场犯病进了医院。

因此,南建龙又不得不第二次求副区长,一张老脸豁出去了!

 

 2、颜子悠爷爷砸钱捐献课桌椅

颜子悠进入了择数金牌班而夏欢欢没有,这件事虽然让田雨岚扬眉吐气,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因此,为了可以让欢欢进入择数竞赛班,田雨岚去求子悠的爷爷了。

田雨岚找到子悠爷爷希望他帮忙捐献课桌椅给择数,让择数批准欢欢进入竞赛班。

谁料,子悠爷爷不仅没同意还数落了田雨岚一番。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你那个商场的楼面经理有什么用,都是给别人打工的,就挣那么点钱,还不如来我的工厂帮忙!

田雨岚非但不成功还碰了一鼻子灰。

最后,还是老公颜鹏出面,在自己宝贝儿子面前,子悠的爷爷奶奶分分钟就答应了。

于是,颜子悠的爷爷为“择数”捐献了一批课桌椅,“择数”答应让夏欢欢进入竞赛班。

3、夏君山溜须拍马找方总

夏君山本是一个有点清高的人,因此即便是一身的才华却很少求人。

虽在设计院工作,但是从来不会为了利益而附和客户,尤其是一些不懂审美对设计一窍不通,仗着财大气粗对设计指指点点的土老板客户。

但是,夏君山发现远洋集团的方总竟是择数培训班的投资方之一,为此夏君山不得不去找远洋的方总。

夏君山见到方总后,竟然史无前例的运用上了溜须拍马的策略。

这位大老粗方总又摆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让夏君山点评,此次夏君山不得不昧着良心夸赞方总。

最后,夏君山终于用自己的设计方案得到了方总的认可,也求到了方总帮助。

因此,方总动用关系终于让夏欢欢进入了“择数”。

最后,欢欢终于如愿以偿进入了“择数”竞赛班。

而大人呢,为了孩子,舍弃了坚持一辈子的面子、尊严:

南建龙一把岁数还要向别人低头认错,一直傲气的夏君山也要放下自己的清高说违心的话。

那些为孩子受过的委屈无人诉说,每个人都将生活的苦独自咽下。

是呀,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为我们默默咽下的苦到底有多少?

作为孩子我们又知道多少呢?

另一面,只为了一个小小培训班的名额,有权的用权,有钱的砸钱,一开始咬得死死的名额最终还是松口。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只要关系够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这似乎已经成为暗地里的潜规则。

更现实的却是,如果没有钱又没有权,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剧中,米桃一家成为另一类家庭的现实写照。

米桃虽然成绩优秀但是由于没有其他孩子参加的培训班多,米桃的英语、语文的等课外实践与综合素质能力较低。

为此,无权也无钱的米桃父母只好去求钟老师。

尽管钟老师为米桃家取得了七折的优惠,但是依然要交付两万一的学费。

对于一个从农村来到城市的贫困家庭而言,两万一仍然是会压垮一个家庭的庞大数字。

人生海海,世间百态。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大到让人害怕,可谁又不是每日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呢?

© 本文版权归 脸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