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考得好父慈子孝,考不好鸡飞狗跳

骡子王乐 推荐 发布时间:2021-04-19 17:43:50

电视剧《小舍得》关注孩子教育,花式为我们展现了鸡娃的父母到头来是如何被社会反虐的。

的确,伴随着鸡娃成长,是一路有着心酸血泪史的父母。

剧中有三个家庭,三种不同教育理念,各自展现了当下教育的困境。

电视剧还是一如既往地虐父母,原生家庭的爱恨纠葛,让剧情显得更加精彩。

一直以来,在家庭教育中,父亲的角色比较单薄。

剧中夏君山(佟大为饰)作为比较开明的父亲,在女儿夏欢欢的成长道路上,妥妥女儿奴一枚。

对比丧偶式育儿,鸡娃式育儿,这种有父亲参与的家庭教育,怎么说都可以让人暗羡,这是现在大众立场的家庭模式。

但剧中佛系夏君山,还是被残酷的课外补习班,狠狠教育了。

佛系父母变鸡娃父母,他们之间的差距仅仅是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无情。

围绕着南家两姐妹,异父不同母,这种组合家庭的奇葩存在,一场闹哄哄的家庭大戏上演。

南俪(宋佳饰)和田雨岚(蒋欣饰的)“共同父亲”南建龙(张国立饰)人设确实充满争议,但归根到底只是各自原生家庭的影响,并体现在育儿理念之中。

精英家庭的组合夏君山和南俪,女儿夏欢欢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在爱的环境中健康自由成长,她的求学之路可谓符合大多数家庭的理想。

鸡娃家庭田雨岚和颜鹏(李佳航饰),儿子颜子悠被母亲打着鸡血,一路猛进,没有半点喘息之地,估计这就当下鸡娃父母的现实状态。

如果对孩子教育有着切身之痛的父母,肯定会同情田雨岚的做法,尽管是那么不优雅,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笑只能证明你太理想化,太傻太天真。

平民阶层米桃妈妈和他爸爸,孩子的天分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人感动,再苦再累,都不能辜负了孩子,这是天下父母望子成龙的急切心情。

一、佛系育儿父亲夏君山

此次由佟大为饰演的爸爸夏君山,可以作为新时期好爸爸的代言人。

一开始,夏君山和南俪对孩子夏欢欢的教育理念,是快乐教育,不掺杂太多功利性。

在岳父南建龙家吃饭时,面对田雨岚的百般晒娃,一点也不着急,内心坦然处之。

作为精英阶层、高知分子的夏君山和南俪,对自身充满自信,这也顺便延伸到他们孩子身上。

因为夏君山和南俪都是学霸型人物,他们对自己孩子的教育成长可谓心中有数。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们文化水平层次的优越感,不然就不会有南俪对田雨岚以儿子颜子悠的优秀开撕时的狂怼了。

在南俪夫妇的骨子里,是瞧不起田雨岚母子的卖弄做作。

加上田雨岚母亲是以“小三”上位,导致南俪家庭破裂,可见南俪对田雨岚的敌视应该是刻骨铭心的。

夏君山作为旁观者,在面对田雨岚的家庭聚会上的刁难,心知肚明,内心嘲笑。

作为南俪丈夫的夏君山,点评老丈人南建龙:

“年轻时爱风花雪月,年老时爱柴米油盐”

充分证明这个看透世事的男人,不是浑浑噩噩,而是有一种精明世故之后的处之泰然。

在家庭教育中,夏君山作为新时期的好男人,疼娃宠老婆无话可说。

在关于儿童成长书《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在家庭教育中父亲的缺失,导致一个个处于成长期的孩子面临不同困境。

在我们的文化潜意识中,一直是男主外,女主内,似乎顺理成章。

夏君山是剧中回归家庭的好父亲的代表。

在女儿夏欢欢教育中出现的各类状况,夏君山全程参与,承担了父亲该有的角色,这是值得肯定和赞许的。

至于面对女儿成绩下滑严重,补课却不见效果的情况,夏君山最终还是加入了鸡娃父亲的行列,这多少是对现实的讽刺。

这不就是一种育儿焦虑的压力传导?这是不是在说明,在孩子的成长道路上鸡娃父母就是常态,否则就有点说不过去。

 二、丧偶式育儿父亲颜鹏

剧中学霸颜子悠的父亲颜鹏,吊儿郎当,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作为鸡娃的颜子悠,完全是母亲田雨岚的杰作。

其实田雨岚才是当下真实的父母形象。

为了孩子,再所不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田雨岚的亲爹是个酒鬼,最后母亲遇见南建龙,顺带自己也逆袭成为了高知家庭的一份子。

原生家庭让田雨岚有了个不怎么光彩的出身,田雨岚想让儿子成材的急切心情,不无道理。

她的丈夫颜鹏,顶多是她物质的保证,但不能给她尊严的生活。

在家庭教育中爱打游戏,不作为的父亲颜鹏,用丧偶式育儿一点也不为过。

我个人认为,颜鹏作为颜子悠的父亲,在家庭教育中,极其不负责任,算是一种反面教材。

心理学中有一句特别经典的话:

“孩子的人格轮廓是由父母的焦虑深深刻蚀而成。”

剧中颜子悠生活在母亲强势压抑的所谓“为你好”的环境中,对比他浑浑噩噩的父亲颜鹏,这无疑是对现实最大的讽刺。

作为田雨岚骄傲资本的颜子悠,他的学霸身份,都是田雨岚用心雕刻的结果。

都说父母是自己孩子最好的老师,言传身教,比学校教育不知重要多少倍。

处于这种两级分化中的颜子悠,压力可见一般。

从人格形成的角度来说,颜子悠的家庭物质条件很好,可是缺乏父母发自内心的真爱。

这种应试教育的扭曲现象,会对小孩考学升学有帮助,但无法为小孩的未来做担保。

升学问题之下,学区房的竞争,就完全不是孩子的事了,那就是房地产市场和资本的追逐。

强推鸡娃教育的罪与罚

剧中以米桃一家人为代表的工薪阶层,是望子成龙的典范。

米桃一家人作为外来务工者,住在逼仄的小巷里,他们除了靠辛劳和天分,在孩子学习成材方面没有任何资源。

从米桃妈妈支持米桃参加高价择数金牌班的举动,就可以发现这个希望靠孩子翻身的母亲是多么焦虑。

米桃的爸爸也曾经动摇过,是否参加根本与他们家庭经济实力不符的择数课外班,但他们这种砸锅卖铁的决心确实感动了普通的家长们。

这从另一个侧面在说明,课外辅导班的势在必然,教育的恐慌感,焦虑感,是从上至下,无一可以侥幸逃离。

在黄灯新作《我的二本学生》中,列举了她曾将教过的就读于普通二本院校的孩子。

这些二本孩子,大多是一般的家庭背景,二本孩子可以很刻苦,但他们的刻苦和收获也许不成正比。

像米桃这样的普通家庭从小孩,能够靠苦读且确实获得收获,已经是万中选一了。

总的来说,米桃的父母也许不懂得学习和知识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但他们必定知道,知识可以改变阶层。

米桃是靠自己鸡自己,颜子悠是靠强势母亲,夏欢欢有着天使般的父母,我想这也为穷人家的孩子敲响了警钟。

面对形形色色的教辅机构,什么样的教育模式适合孩子的?

面对莫衷一是的鸡娃态度,夏君山看到女儿夏欢欢在同学中的弱势生存现状,便开始发起反攻。

这是我们文化潜意识当中的缺陷,靠揠苗助长式,填鸭式的教学,看似在为了孩子成长,实则是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剧中的唯一亮点就是夏君山这位父亲,他全面参与了家庭教育,或许孩子不必鸡娃,只要是用爱营造的环境,成材是自然而然的事。

鸡娃教育折射的是全民恐慌的心理,对孩子教育的焦虑一直以来都存在。

为人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情可嘉,但得不偿失的强压,实在不可取。

© 本文版权归 骡子王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