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梦魇》:凯特·温斯莱特神级演技,升级版美国迷雾剧场

照年年 力荐 发布时间:2021-06-07 11:07:33

早在HBO的7集限定剧《东城梦魇》刚播出时,就有观众说它“有望成为上半年最佳”。

如今它刚季终,“有望”二字可以删掉了,它就是上半年最佳。

《东城》围绕在美国宾州某小镇的警探梅尔,在她调查一起当地凶杀案之际,自己的生活也逐渐分崩离析。剧中将进一步揭开封闭社区里不为人知的黑暗面,同时也将探究家庭与过去的悲剧是如何形塑我们的现在。

这是一个关于解谜谋杀案的故事,充满了不断变化的嫌疑人,一切的故事架构都建立在传统罪案叙事之上。

看点一:强大演员阵容精彩诠释

本剧由克雷格·卓贝执导,布拉德·英格尔斯比出任编剧,凯特·温斯莱特和盖·皮尔斯主演。

克雷格·卓贝曾执导过深受剧迷喜爱的《美国众神》第一季以及大名鼎鼎的《守望尘世》 二、三季,其他代表作如《西部世界》《狩猎》等。

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豪华的演员阵容——凯特·温丝莱特和盖·皮尔斯两位演技派,终于在《幻世浮生》10年之后,再度演绎一对情侣。

凯特·温丝莱特饰演的梅尔是一位警探,她住在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名为“东城”的小镇上,其生活因调查一起当地失踪案、儿子自杀身亡而瓦解。

梅尔每日为中年琐事而烦恼,突然小镇上又出现了另一起杀人事件,在此时邂逅了皮尔斯饰演的教授理查德·瑞安。

随着案件慢慢展开,小镇上所有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也越来越扑朔迷离,梅尔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

类似的故事架构、情节已在过往的美剧中出现多次,一位身心受创的警探边揭秘案件真相,边救赎自我、揭示小镇的关系。

温丝莱特饰演的梅尔,在剧中得同时兼顾家庭和工作,除了得扶养年幼的孙子,还得照顾上大学的女儿,只有母亲可以帮她分担家务。

她过去是学校的体育风云人物,但在遭遇某些事件后,身心都留下了伤痛。从凯特·温丝莱特的诠释,我们可以看到她在两种身份之间所面对的困境。

她就像是一头“困兽”,小镇是她的牢笼,在这里每一口呼吸都是沉重的。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找不到一个出口,便如同这部剧名一般,她在东城的生活就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魇”。

不得不感叹于女神温丝莱特的演技,尤其是当梅尔在与心理医生谈论儿子当年的病情时,本已饱含泪水的双眼在一眨眼之后便迅速变成了疲惫与不耐,即便美人迟暮但温斯莱特收放自如的演技依然惊艳了众人。

看点二:离奇的案件

本剧场景设定在美国宾州的Easttown。剧中把这里描述成街坊邻里都互相熟识的地方,但他们对于曾经遭遇悲剧的人并不友善。这里除了发生过少女失踪的事件,故事的重心还会跟一件命案有关:警方获报在附近的河流中发现尸体。

在案件调查的过程中,小镇里不为人知的黑暗面逐渐被揭开,梅尔也一度遭遇生死关头。

过去的失踪案与现今的命案及小镇居民间有何关联,是剧情的一大重点。

这个暗藏暴力的小镇上,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同时又互相知道对方的底细和来龙去脉,根本不存在任何隐私可言。

当凶手杀人之后,人们各自生活的一角仿佛被撕开了,不为人所知的事情也在破案过程中被牵引着抖落出来。

前几集可以看出,梅尔对于凯蒂·贝利的案件关注有限,鉴于凯蒂也是个瘾君子,可能所有人早以为她死在河底了;最后令人震惊的是,凯蒂始终活着。

《东城》的落脚点依旧不在于破案,随着线索的展开,观众会关注到,那些不可说的苦痛、失落和难以被戳破的秘密始终将小镇上的人们紧紧束缚在一起。

这仿佛与第一集镜头中出现的场景相对应,每个房子紧密相连,屋顶上的烟囱排成一排,压抑又灰暗的情绪弥漫在整个街道中,带给人绝望。

《东城》区别于其他社会派罪案剧的地方,是它提供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叙事架构和具有真情实感力量的结局。

这样的一个七集迷你剧不仅讲述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同样引发了观众对人物情感的共鸣。它带你走入小镇,发掘一切,每一秒都是值得度过的时光。

结局表明,若生活在这样一个已被抛弃的地方,你要找到自己的路坚持下去。

看点三:再现小镇现实矛盾

故事中小镇里的每个人几乎都彼此相识,他们的孩子也都是同学。这样的人物关系若是放在轻松愉快的喜剧中,必定是一派的祥和与美好,温暖而治愈。但在这样一部悬疑剧中,这种复杂的关系只会造成更加压抑的环境。

一位失踪少女的母亲,出面向媒体控诉警方办案不力。另一位命案死者的家属,则对梅尔说“如果你抓不到那该死的傢伙,我只好自己干掉他”。

站在舆论那边的媒体穷追不捨,就连梅尔也开始自我怀疑。

我们在现实世界的重大案件中也能看到类似的情形。民众与执法单位各有各的立场,媒体的推波助澜更加深了两造之间的裂痕。

当梅尔追捕到弗雷迪正在偷盗妹妹贝丝家,她将其带走,并嘱咐警官将其带到收容所,给电力公司打电话,因为弗雷迪的房子已经很久没有暖气了。

梅尔的指示精确展现了一个细节,这个地方迫切需要资金来建立可以真正帮助成瘾者的机构,但现实是这里现在还没有。

梅尔作为警察尽力而为,她无法帮助弗雷迪康复,最多在其犯罪之后,伸出援手。但长期面对这样的孤立无援,梅尔也逐渐变得麻木,习惯于事后补偿。

随着案件的推进,嫌犯的逐渐明朗反而促进了电视剧对这世代家庭集体焦虑的关注。

你所看到的每一个角色都在不知不觉地把自身的故事带入到同一个主题,梅尔并不是唯一一个在挣扎的人,这就像是一种传染病,小镇上患病的人比比皆是。

最终无法改变的事实,精巧地通过事件将所有人物的悲伤连接在一起。此时家庭叙事结构再次回归,纯粹的解谜转变成复杂、挥之不去的心理问题。

© 本文版权归 照年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