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梦魇》大反转结局冲垮服务器,开创推理新类型

照年年 力荐 发布时间:2021-06-09 15:38:31

《东城梦魇》刚开播时,观众们并没有寄予它太多的期待,最多当成一部传统的悬疑剧来看。

因此第一集播出完,8.5分中规中矩,第二集8.7,第三集8.9……

而到了第五集,最后10分钟直接炸翻了观众,IMDB上的观众为第5集打出了9.5分的逆天高分,推特上甚至一度成为趋势第一。

到了最后一集,又把观众炸了一次,直接锁定年度最佳悬疑剧,豆瓣评分9.1分,一路高歌猛进。

甚至因为这部剧后半程太给力,以至于大结局开播前造成同步上线的HBO MAX流媒体服务器崩溃!

那么这部剧究竟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魔力呢?

当剧情尘埃落定后,我们也终于可以对这部兼顾小镇风情与悬疑剧情的剧集进行盘点。

一、白描式家庭写照

《东城梦魇》之所以独特,是因为它并没有极力渲染罪恶。我甚至认为,《东城梦魇》新开发了一种迥异于“硬汉推理”视角的“嫂子推理”。

重点反倒放在了剧中一个个家庭和个体的日常生活上,用凶案作为切口,审视着镇上所有生活单元的家长里短。

我们看到了肯尼与埃伦之间明显失调的父女关系,看到了约翰与比利之间单向索取的兄弟关系,看到了神父与执事在信任与怀疑之间摇摆的共事关系。

但在这些艰难的关系之下做支撑的,究竟是或基于血缘亲情,或基于共同信仰与理想的爱意。它们的底色都是有温度的。

全剧中着墨最多的家庭,自然是主角梅尔一家。

她的家庭故事复杂:自己是离异单身中年妇女,父亲与儿子都因精神病症而自杀;她与母亲虽是对欢喜冤家,却总存在一层说不清的芥蒂;她和女儿之间也因为共同亲人之死,存在某种无需言传的张力。唯一可以让她毫无保留去关爱的亲人,是年幼的外孙,但她又在与外孙的母亲争夺抚养权,随时面临着失去亲人的风险。

整部剧是简洁的,有话直说,没有抒情,无论忧伤的还是沉郁的都没有,一切悲欢离合都以白描的方式展开。

对所有这些家长里短的表现,在剧集中段甚至要盖过案情本身。但这丝毫没有减损整部剧集的魅力;甚至可以说,它们正是本剧的魅力所在。

二、女警探的自我救赎

整部剧的原点是东城女警探梅尔的噩梦——儿子上吊自杀是她无法摆脱的阴影。

整个故事里的每一个转折都与之相关,而小城里发生的两起案件,一起少女失踪案,一起少女谋杀案,就像横坐标和纵坐标。

梅尔除了是东城的警探,还是一位妈妈、是女儿、是外婆、是前妻、又是朋友……

整部剧没有为主人公赋予高智商,没有滥用猎奇、重口的让人瞠目结舌的案件。而是在熟悉的环境下,在多重视角的叙述后,挖掘人性多面以及他们人与人,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微妙联结。

结局也许会让观众大吃一惊,但仔细想想,都已经在之前的多重角度叙述中铺垫好了。

美国崇尚“家庭”这个主题,而剧中,所有家庭都是破碎的。

在《东城梦魇》里,男性不再承担英雄叙事。反而,他们是无能的、懦弱的、癫狂的、歇斯底里的,甚至在家庭中是缺席的……

例如人气角色科林,在外人看来,他是警探里的精英,但其能力远远不够。

他破获的最大一起案件,关键线索竟然是别人送上门的。

而他真正愿意成长,决心要完成一件伟大的事,就是因为遇见“精神之父”梅尔。

所以,科林对梅尔的感情相当复杂,既有男女之爱,也有崇拜之情。

在第五集,《东城梦魇》极为罕见地给观众发糖。科林与梅尔互诉衷肠,梅尔也终于接受科林的吻。

但就在这仅有的糖分之后,编剧开始将刀子捅向观众,不夸张地说,第五集的最后十分钟,就是一场梦魇。

这是一个从落魄女警探的悲哀人生,变为一个人如何在不幸中自我救赎的故事,它有着深沉的悲哀,但给了一个温暖的结尾。

三、具有人情味的结局

在最初几集,以为这是一部揭示美国青少年问题的美剧,毒品泛滥、少女卖春,校园霸凌、枪支谋杀、未成年的母亲,处处都是美国社区的荒乱景象。

看到一半,又像是在谈中年危机,丧子、丧妻、离异、出轨、乱lun,一幕幕都是家庭内部的不堪细节。

然而看到最后,才意识到它其实是在谈论惨淡而悲哀的生活本身。

当然了,一部合格的悬疑剧一定要有反转,这部也不例外。

当我们认为凶手是比利时,编剧告诉我们比利是替哥哥约翰顶罪的,当约翰被逮捕送上法庭时,我们心想这下没跑了吧,谁料最后半小时还有反转,惊掉你的下巴。

这里就不剧透了,留个悬念。

萝莉终于与梅尔相拥哭泣,梅尔终于面对了丧子之痛,而彼此和解的到来,也许是因为它在最后一集揭示了某种更为深刻的现实——在艾琳之死的悲剧里,没有一个真正的坏人。

艾琳的厄运并不是某个坏人作祟,凶杀也不是专门定制的计划蓝图,很多厄运都是万物碰撞的随机产物,最终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所以梅尔那个令人发噱的母亲,最后对女儿说了一句正经话,“你儿子的死不是你的责任”。

那个污点神父,在剧终前夕顶着众人的目光压力,登台布道,意味深长,仿佛是整部剧集的一个注解。

在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之前,每个人的灵魂都是残缺的,每一种生活都是破碎的,即使是带领人们祈祷的神父,这个最接近上帝的人,也不能幸免。

人们唯一的救赎之路,就是与自己、与生活和解,接受自己的残缺灵魂,接受不完美的生活。

剧情以梅尔打开楼梯,攀上儿子自杀的阁楼结束,钢琴似春之水一般流动,此刻的东城,终于从不可忍受却不得不忍受之地,变成了应许之地,从一片仿佛被诅咒过的恶土,变成了一个值得珍惜的乡土。

而东城的人们——无论是丧子,亡妻,离异,还是最后夫离子散的萝莉,都学会了与残缺的生活共存相处。人们因此从东城噩梦中醒来,阴霾变为明媚阳光。

© 本文版权归 照年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