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主母》中,大奶奶的人设有多讨厌?

sherry 还行 发布时间:2021-11-22 17:03:44

古装剧《当家主母》讲述了两个对立的女人——前任和现妻,如何从针尖对麦芒的矛盾,到一起同心齐力传承缂丝文化的故事。

剧集里有不少备受喜爱的演员,女主是人美演技好的蒋勤勤、杨蓉,男主是观众缘不错的茅子俊、徐海乔,最让人惊喜的是惠英红的加入,饰演剧中有点唯唯诺诺,又比较可爱的姨太太。

剧情开始,就是苏州响当当的世袭苏州织造行领织任家的大奶奶沈翠喜出场,她是个从童养媳一路战斗到一把手的厉害人物。

她带着丫鬟小厮,急匆匆地去山塘街抓出轨的丈夫。

温文尔雅的家主任雪堂,从不插手家族生意,只爱研究诗书字画,任夫人沈翠喜不但刺绣了得,更善于经营管理,是任家真正的当家主母。

在有山有水的私家园林,任雪堂看着青梅竹马的初恋曾宝琴,婀娜多姿,宛转悠扬的为自己唱曲。

门外的大奶奶听不下去,直接冲进去,上去就是抽嘴巴,接着就是辱骂:

“贱人,为奴为婢,你曾宝琴也配?我们家每个下人都是清清白白的,你一个行院出身的乐户,还痴心妄想进我任家的大门。”

在当家奶奶眼中:只要前任老死不相往来,世界将一片美好。即使前任敢出现,女人有本事干事业,就有本事任性。

在疾如风的当家大奶奶面前,即使家主,也迫于其威势。

一山不容二虎,何况两只母老虎,最后铁定一公一母。

《当家主母》一上场就开始二女争一男。这个妻妾相争的故事,还有点不一样:

家主任雪堂在还没有成为家主以前,在他还是个翩翩少年郎时,有一个美貌才华集于一身的青梅竹马曾宝琴,曾宝琴的父亲是苏州知府。

在父亲亏空钱财后家道中落后,对女儿曾宝琴的感情,从反对变成鼓励。

任雪堂和宝琴私奔时,却被沈翠喜告密,任雪堂终遭母亲拦下,默默回家,最终娶了自己不爱的沈翠喜。

结婚多年后,让女人念念不忘的是感情,让男人念念不忘的是感觉。任雪堂从风尘场所找到曾宝琴,把她带回身边,于是就有了大奶奶去抓人的情节。

任雪堂自以为自己很可怜很痴情,他对宝琴恋恋不忘,总觉得一切是自己身不由己的无奈。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任雪堂的所作所为,是大写的一个“渣”字。

任雪堂感情不坚定。

沈翠喜说整个苏州都知道自己是任家的是童养媳,意思是任雪堂如果同曾宝琴一起,自己就要被人嘲笑,活不下去。

因此,翠喜求任雪堂给自己一条活路,同自己结婚。

前半场还痴情不悔,准备私奔的任雪堂,在翠喜的恳求下,竟然就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娶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接受一个如鲠在喉的婚姻,认命和翠喜成亲。

任雪堂没有担当。

既然同翠喜成亲,就应该好好经营家庭。之前有母亲的反对,在母亲离开后,他又私下里偷偷寻找曾宝琴。

彼时宝琴流落风尘,艳冠群芳,任雪堂帮助的方式是娶她做妾。在翠喜找上门打骂宝琴时,他也没有能第一时间保护心爱的女人,跟着翠喜回去了。

任雪堂的感情果真情深不悔吗?他其实没有完全信任宝琴。翠喜说宝琴是为了贪图他的钱财,任雪堂心内将信将疑,故意设了局去诓宝琴。

他怀念的故事,是最初的样子,还有被毁掉的自己和宝琴。

大奶奶沈翠喜的人设,经不起细想。

一开局的抓小三的现场,她对丈夫,斥责其披着以文会友的名头,实际是在搞外遇。

对宝琴是又打又骂,上来一个耳刮子,再加一顿捶打,辱骂宝琴。

如果一切只是开局的样子,可能会站在她的这侧,毕竟社会上破坏他人家庭,无异于作孽。

渣男和小三,都是遭人唾弃的。

看下去,沈翠喜当家大奶奶的人设,简直要崩塌了。

多年前,翠喜只是个渔家女。她被收留成为童养媳,是因父亲对雪堂父亲有恩。翠喜那时候受过曾宝琴的帮助,还和宝琴成为了朋友。

她自私自利。

明知道宝琴和雪堂是青梅竹马,还伙同老夫人拆散了他们。最后,因为老夫人的道德绑架,还逼着雪堂娶了自己。

她被悔婚就不能有活路了,用道德来绑架任雪堂就范。有

时候自己选择的,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翠喜如此,雪堂也如此。婚姻若非天堂,即是地狱,绑架来的婚姻,又会幸福到哪里。

她冷漠刻薄。

宝琴落难,沦落风尘,并非所愿。在翠喜掌握家中大权后,她非但没有帮助宝琴,而是担心宝琴抢走雪堂,对着宝琴打骂有加。

她心狠自私。

任雪堂外出追击水匪失踪,丈夫身首异处之时,无子无女的翠喜,为了在家族中能立足,抢走宝琴刚生下的儿子,并且不让他们见面。

宝琴打扰了她安静的家庭生活,她就灭了宝琴的骄傲。

她道德绑架他人。

如果翠喜和宝琴二女争一夫,是因为自己也深深爱着雪堂,对宝琴的打骂,对雪堂的控制欲,还能让人理解。

可在雪堂失踪多年后,却突然对养子的教书先生魏良弓,产生了欲语还羞的真感情。

这份感情戏来的突兀神奇,让她不顾一切。

之前翠喜谴责雪堂和宝琴,说宝琴会害得雪堂万劫不复。骂的宝琴举起剪刀要自杀,她一把推了宝琴,打掉剪刀,骂宝琴想死在这,是狠心要害大爷。以至于宝琴活也不能,死也不能。

道德标杆是为他人树立的。

轮到自己喜欢上魏良弓时,会损害家族,损害名誉,这些不好的,翠喜统统都不顾虑了。

不能理解的还有,她的一己私情,因大女主的光环,还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身边的大丫鬟,曾宝琴,甚至自己的小叔子以及小叔子的母亲……

翠喜和魏良弓的感情戏加入,前面的当家奶奶人设就变了。

曾经的天才少年,如今的俊秀的病弱先生,宝琴还救了他,怎么就没有产生男女感情线,怎么一去任家,翠喜就和魏良弓爱上了呢?

宝琴虽然是翠喜口中的乐户出身,她对雪堂,是真爱无悔,即使遇到其他男人,依然专情如初。

轻易就爱上魏良弓的翠喜,那么之前她对宝琴的打骂,对丈夫的斥责,更多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脸面吗?

如果能她对雪堂也是同宝琴一样真情无悔,怎么会轻易就喜欢上家中的教书先生?

道德标杆不过是手中一柄对付老实人的武器罢了。

整部剧中,最为让人心疼的要数曾宝琴。

她的前半场有多么被幸运之神眷顾,后半场就有多么的惨。

曾宝琴不仅仅拥有美貌才华的加分项,她出身官宦之家,父亲是苏州知府,从小锦衣玉食。

作为知府千金,走到哪里都是被追捧的。她与富商任家公子青梅竹马,时常去他家玩。

她心地善良,那一年在任家门口,好心地帮助了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曾宝琴没有官家千金的高高在上,并和这个乡下丫头翠喜成为了发小。

她命运悲惨。

在她家中要蒙受灾难前夕,她同雪堂商议私奔,接着被发小姐妹出卖:被昔日良善的伯母拆散;爱人被姐妹撬走;家破人亡后,落入大牢,沦落风尘;与初恋再相逢,昔日姐妹上门打骂;雪堂失踪后,她才生下的儿子,被昔日姐妹抢走,多年不让见面……  

她曾经以为的盖世英雄,不过是个狗熊;她曾经以为的知心姐妹,不过是披着道德外衣的、虚伪的心机婊。

曾经是枝头顶端,别人仰慕的芬芳花朵,而后落入凡尘,被践踏。即使这样,曾宝琴一如多年前心善,拥有一颗慈悲的心肠,遇到落难的魏良弓,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他,哪怕倾尽钱财。

面对曾经欺骗她、伤害她的翠喜,宝琴还能放下过往,帮助翠喜。她命运多舛,依旧心怀善念,清澈明朗,做一个坚强的女子。

生活欺骗了她,伤害了她,承受了命运给她的耳光,她仍然选择做一个眼里有光,心里有爱的温柔女子。

总之,虽然该剧名叫“当家主母”,在我这,宝琴才是我最喜欢的人设。

© 本文版权归 sher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