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这些甜甜的细节,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磕到!

唐泽雪穗 推荐 发布时间:2021-03-16 15:30:16

1、我相信懂唇语的人看这部剧一定会被糖甜晕

总所周知,《山河令》除了台词完全照搬原著之外,在很多地方还隐藏了“潜台词”!

在第三集中,温客行和周子舒对话,字幕加配音都是:必非凡品。

但是仔细看温客行的嘴巴!“必是美人”,这颗糖我先嗑为敬。

还是第三集,字幕加配音:里面一定藏着好大好大的惊喜。

实际上温客行说的:“……里面一定是副罕见的美人胚子”。

第六集,字幕和配音:你想干嘛。周子舒实际上说的话:别动手动脚。

还是第六集,字幕和配音:我重金求购。温客行实际说的话:我以身相许。

……关于《山河令》中甜甜的潜台词,可不止这些!零点五倍速看剧,可谓是嗑《山河令》中细节糖的最佳选择。

2、“从前有个人在沙漠” 

在第十八集的时候,跳崖前温客行跟周子舒说他想起了一个故事,但是他只讲了个开头,就被周子舒打断了。

温客行只说了关于这个故事的开头一句:“从前有个人在沙漠。”

结合当时的剧情和场景,我猜测这个故事很可能出自《佛说譬喻经》,到了第二十一集的时候,我基本上确定就是这个故事了。

这个故事有两个版本,最初的是出自《佛说譬喻经》,在黄易的武侠小说《寻秦记》中根据初始版本改编转述了这个故事。

也是《寻秦记》中项少龙当时讲给他的心上人纪嫣然听的。

项少龙口中的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个旅客在沙漠中走着,身后突然出现了一群饿狼,旅人惊吓,拼了命的狂奔。

就在饿狼快追上他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口不知道有多深的井,旅人想也不想就跳了下去,谁知被井中间横长出来的树枝卡住在半空。

井下有毒蛇,井上有饿狼,虽然进退两难,但旅人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就在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有一群老鼠在咬着树枝,树枝摇摇欲坠。

就在生死一瞬的时刻,他看到了眼前的树叶上有一滴蜜糖,于是他便忘记了饿狼,忘记了毒蛇,也忘记了快被老鼠咬断的树枝。

旅人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全心全意的品尝那一滴蜜糖。

项少龙深深的看着纪嫣然说:“对于老子来说,那滴糖就是生命的意义!”

结合温客行对周子舒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故事里的情况也和当时差不多了。

人生如沙漠旷野一般孤独,路上也颇多凶险,而我只供你尽情享受这相知倾心,拼死相助的那一刻,就如同悬崖上的一滴蜜糖。

对于当时的温客行来说,周子舒大约就是险象环生里的那一点甜了吧,也许他们也是彼此的那滴蜜糖。

3、“怪不得觉得梦里冷”

这两句在剧中丝毫不起眼的台词,可能很多观众和粉丝看的时候都没有在意,实际上是越品越不对劲。

“怪不得觉得梦里冷”——答:“你这几日不也睡的挺好的吗。”

温客行听完还轻轻的笑了一下。奇怪,温客行怎么知道周子舒睡的好不好?

这两句话合在一起就是一股浓浓的暗示味儿。

后知后觉倒回去0.5倍速看细节,果然,剧组也不带掩饰的,温客行和周子舒一直都是睡在一起的。

这个时候可以看到周子舒是睡在床边比较靠外侧的位置的。

下一个镜头也能看到周子舒的侧边有很大一个空位,隐隐约约有一个枕头。

行吧,不承认也罢,反正发现这一幕的粉丝们已经嗑疯了。

4、“但渡无所若,我自迎接汝”

这句话是在周子舒即将渡河的时候,温客行对他说的话。

翻译为白话就是:渡江的时候不要担心,我会亲自在江边迎接你。

这句话出自东晋王献之的《桃叶歌》。

王献之有一个爱妾名叫桃叶,有一次桃叶要渡秦淮河,她见水流湍急,心里害怕。

于是王献之就作了这首《桃叶歌》来安慰她。

不得不说,编剧真是个文化人呐!

5、“三生石上旧精魂”

这句话算是《山河令》中比较出名的一句了,这个时候周子舒和温客行还是两个小心翼翼试探对方“心意”的初识。

温客行对周子舒说:“周兄,咱们这缘分不浅啊,莫非是三生石上旧精魂。”

这其实是出自唐代文学家袁郊的《甘泽谣》小说里的一句诗,原文为:“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用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古诗难懂,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我是一个经历了三世的昔人的魂魄,和你赏月吟风的往事回忆早已经成为了过去。

你跑了这么远来看我,我很惭愧,我的身体虽然已经和前几世的不一样了,但是我的心性却仍然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

关于三生石,也有一个很出名的佛教故事。

用几句话来概括这个故事,大约就是:在唐代有一个名叫李源的人,和一名叫圆泽的高僧是知己一般的莫逆之交。

有一天两人路过南浦,看见一个妇女,圆泽说他本应该在三年前就已经成为这位妇女的儿子了,如今在这里看到她,是自己大限已至。

于是圆泽转世投身,转世前两人相约十三年以后在杭州的灵隐寺相见。

十三年后,李源如约到达了灵隐寺。一名牧童朝他挥手喊道:“李源!李源!”

李源便知晓这就是转世后的圆泽,转世后变成牧童的圆泽虽然是隔世之身,性情却和从前一样。

这个故事在如今都是用来表示前世姻缘,来世再重新缔结。

所以编剧这是在侧面暗示我们周子舒和温客行的“姻缘”了,若非认真仔细想,这糖差点就磕不到了。

还有一个细节(也算一个小小的彩蛋)——

当温客行和周子舒被敌人包围的时候,包围的敌人们围成了一个:

爱心。

敌人:这一对给我锁死了!

我发誓绝对不是我想多了,是剧组太会了!

其实除了以上我提到的“好磕细节”,《山河令》中还有很多十分隐秘隐晦的糖。

这些也只能算是“冰山一角”罢了。

© 本文版权归 唐泽雪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