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魔改”的《风起霓裳》,有哪些可取之处?

微小曦 还行 发布时间:2021-03-02 11:32:24

在春节档大片云集之时,有一部改编自小说《大唐明月》的古装剧《风起霓裳》悄悄更到了三十多集。

它的评分并不及格,评论区骂声一大片。

看过一两集后弃暗投明,将自己的鄙夷留在评分里的小伙伴大有人在。

起初我也想这样,正好借题发挥,发泄一通自己的“节后焦虑症”,将对上班的苦痛转化成对一部烂剧的愤恨,

盘它、骂它、侮辱它。

但是,转念一想,跟别人一样多没意思。

你们都说这部剧很扯,我就偏要找到它的长处。

就是这么与众不同,不服来杠。

而且这部剧讲述的是盛唐时期宫廷中制作衣服的事情,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学了四年的服装设计专业终于有用了一回。(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儿派上用场)

我要用我毕生所学,用科学的态度,精耕细作的精神,吹毛求疵的苛刻,来解剖这部剧,找出它让众人心服口服的优点,为它正(jiǎo)名(biàn)一波。

一、故事背景很考究,国风浓重

故事开头,武才人尚未进宫,但已经被皇帝选中,母亲带着她来到一家“裁缝铺”制作嫁衣,这个裁缝铺也就是剧中的“如意夹缬店”。

《风起霓裳》的原著小说《大唐明月》其实是个穿越故事,

女主是个现代的服装相关专业的美术生,魂穿库狄氏,她舅舅家做夹缬,她就是靠画夹缬图案出名的。

在“魔改”后的剧集里,虽然没有了穿越元素,“夹缬”还是保留了。

夹缬是古代的一种印染工艺,与绞缬、蜡缬合称为“三缬”。

绞缬如今也可以叫做扎染,而蜡缬就是我们现在熟悉的蜡染,惟有夹缬在很长时间里大家对它的认知十分模糊,原因很简单,它几乎就是失传状态的。

这个夹缬店里的制衣师傅正好是女主库狄琉璃的母亲,也就是被御赐“天下第一针”称号的安氏。

据相关史实记载,这位库狄琉璃是一位胡人,

那么问题来了,胡人是什么人?

唐朝时期的胡人泛指北方游牧民族和西域各民族,他们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使者。

我们国家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有着“胡人血统”,西北城市尤其如此。

所以导演在选角上格外用心,选用了麦迪娜饰演安氏,爱克达阿地力江饰演幼年琉璃,古力娜扎饰演成年琉璃。

这三位从名字上就能看出都是来自于西域的“胡人”(维吾尔族)美女,尤其是中间那个名字贼长的女孩,比猫还好吸,太上瘾了!

所以说新疆姑娘是名字越长长得越好看的吗?似乎秃然明白我长得不好看的原因了。

除了选角的考究,这部剧还用精致的置景来展示了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

在时间与空间的坐标上,唐朝都是一个让美恣意盛开的存在,

如何让观众能够身临其境领略到雄浑雅健,繁华热闹的大唐之美?

《风起霓裳》用充满盎然气韵的置景给出了答案:

剧组前后历时两年完成了多达八九万平方米的置景面积。

皇城内、市井、河东公府、库狄府、裴炎府、武府等各有特色,从市井街道到皇宫全景,以及每一个角色的府邸的制式也都进行精细的考究。

整个阑额、拱眼壁、驼峰等采用了彩绘的方式,每一个榄板的配色及花纹都努力呈现唐风古韵。

对于主要拍摄地“尚服局”的置景更是良苦用心:空间纵深开阔,取材于敦煌壁画的棕、绿、黄典型配色,被分解到整个建筑立面上的多种元素之中,显得风格统一而细节多样。

绣坊内主背景墙画中取画,写实与写意相结合。

值得一提的是,尚服局月台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唐代画作《宫乐图》,

这些步移景换、情随境迁的生动气韵,足以让观众深切感知到华夏民族千年之辉煌。

此外,道具上也是精雕细琢,不是随便拿一些地摊货就应付的。

二、服装制作很用心,等级分明

牵引剧情发展的元素就是“制衣”,于是各种“霓裳”成了本剧最大的亮点。

在道具服制作上相当考究,优质的服化很是为这部剧增色。

初唐到盛唐间,北方游牧民族匈奴、契丹、回鹘与中原交往甚多,加之丝绸之路的骆驼商队络绎不绝,对唐代服饰影响极大。

随胡人而来的文化,特别是胡服这种包含印度、波斯等很多民族成分在内的民族装束,令唐代女子耳目一新。

白居易《长恨歌》中的“霓裳羽衣舞”即是胡舞的一种。

妇人簪步摇,衣服之制度衿袖窄小,

“霓裳”这个词也就成了好看衣服的Logo。

有人这么形容:《风起霓裳》就是一部大型的唐朝走秀,

在剧中,从妃嫔到皇后,从才人到宫女,每个人的衣服都很得体。

既有“小小月轮中,斜抽半袖红”的半臂,又有襟口在胸口打结的套衫。

这些款式都有真实的史料记载,仿佛还原了大唐盛景。

就拿剧中最“可恨”的大反派杨妃来举个栗子。

杨妃常穿的华服是唐代贵妇间流行的衫裙,它将裙带高高系在胸线上方,也有人称之为“齐胸襦裙”,

这种样式无论身材丰腴还是瘦削,都能达到别样的飘逸效果。

衫裙系至胸前,凸显唐朝女子曼妙身姿,外披大袖衫,薄如蝉翼,优雅大方,飘逸如飞仙。

可见,唐朝服饰极尽华丽,无不令人仰慕。

虽然她坏得很明显,

但每当她穿着衫群袅袅婷婷地出现,我这汉服控羡慕的泪水还是默默从嘴角流出来。

而衫裙通常用“大袖衫”搭配,“大袖衫”本是魏晋时期的男装,在唐代特指女子宽大的大袖礼服。

大袖衫在裙外或披或系,大气飘逸,而上面的刺绣为其增色不少。

刺绣也是我国文化历史中的一颗耀眼明珠,剧中大幅度展示了刺绣艺术的美轮美奂。

剧中尚服局绣娘所穿的拼色条纹裙给人印象深刻。

实际上,这也是我们老祖宗的智慧:在甘肃酒泉丁家闸5号墓的壁画中,出现了十六国时期上身着衫,下身着条纹裙的妇女。

此后,条纹裙流行了相当长时间,条纹早期较宽,晚期变窄,这也在大量唐朝壁画和陶俑中有所体现。

剧中采用了最经典的敦煌配色,蓝绿和橘红相间做出条纹裙,使之更有唐风之美。

而条纹裙,至今还在市面上很受欢迎。

在唐代,并不是你想穿什么就能穿什么的,

穿什么款式的衣服、衣服的颜色,都有等级之分。

一不小心穿错了衣服,不好意思,拿命来

百官之服三品服紫色,四品绯色,五品浅绯,六品深绿,七品浅绿,八品深青,九品浅青,流外官及庶民服黄。

身份地位不同,衣服的质地、花纹、图案也有区别。

七品以上官可以服花纹绫,五品以上官袍服的纹饰图案制作鲜丽华美,有雕、鹘、鱼、雁、花、草等动植物形状。

而且,不是皇后的女人衣服上绝不能出现凤的图案,否则就是谋逆大罪。

但龙的图案就宽容得多,

元朝以后的皇帝才命令只有皇袍上才能出现龙,而在唐代,上品官员的衣服上可以有龙,但是龙的爪子不能超过4个。

快来抢答,四爪的是什么?

Bingo!龙有五爪,蟒有四爪。

原来并不是皇帝宽容,而是让大臣们在衣服上绣了一堆蛇啊……

说到唐朝穿衣风格,不得不想起一部名为《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电影,

虽是忘了里面女人们的服装长啥样了,但“波涛汹涌”的场景至今都是影片中令人难忘的画面。

唐朝人穿衣服那么开放的吗?

真如古诗中所说在“慢束罗裙半露xiong”吗?

其实不然。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这样子的,唐代妇女依然处在封建礼教的制约下,只有身份特殊的人才穿出开胸衫。

那些养在内宅的歌女们半露xiong,是在以身体取悦统治阶级。

而平民百姓家的女子仍然是不能随便半露xiong的。

在《风起霓裳》里,就不会出现波涛汹涌的“大场面”,宫女、民女穿着都十分大方得体,即便是坏得不要不要的反派角色,穿着也是符合政治正确的。

三、高颜值选角,弥补演技硬伤 

的确,《风起霓裳》的剧情已经把历史篡改得面目全非了,

而饰演琉璃的古丽娜扎和饰演裴行俭的许魏洲的演技也是让人尴尬。

古力娜扎已经把一个背负弑母深仇的孤苦少女演成了一个只会卖萌的傻大妞,

所有的表情就是瞪眼睛,嘟嘟嘴,声音也配得跟白凤九似的,就很蠢。

许魏洲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的表情,怎么说呢,就很僵,眼神也很奇怪。

本来还挺馋他身子,看着看着竟开始犯尬了。

让一个长着一张恶人脸的孙德成饰演一个温情满满的奶爸,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太像那种“坏公公”了

哭和笑都是一个表情,就很怪,很让人出戏。

哦天呐,怎么不由自主吐槽起来了,真是槽来了挡也挡不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颜值即正义。

小琉璃长得活脱脱像个洋娃娃,一出现便吸粉无数。

而饰演少年裴行俭的边程,颜值上也是一见惊人、二见迷人、三见喜人。

即便他们的戏份不足一集,属于酱油中的酱油,却依然精挑细选,讲究!

娜扎的盛世美颜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都妥妥地屹立不倒。

而许魏洲的长相符合了当今对男性的审美:白皮肤、高个子、大眼睛、挺鼻梁、眉宇间既透着秀气,还散发出一股媚。

少女武元华清丽脱俗,气场强大。

成年武元华的扮演者施诗,也曾多次扮演武则天,除了颜值高以外,气场不言而喻。

角色类似于灰姑娘的后妈生的女儿的珊瑚,也是美得很惊艳。

即便是反派杨妃,都自有一番风韵,成了这场“服装走秀”场上的C位。

反正剧情已经烂到无力吐槽了,不如就当看一场华美的唐朝时装大秀吧,没准能给喜欢汉服的你们一些灵感呢?

© 本文版权归 微小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0 无用 0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