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培东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的人物角色
简介:谢培东是特工,深深潜伏在敌人内部。表面上,他长于金融运作却不理世事,私底下,他却是中共地下党北平经济战线负责人,潜伏在至爱至亲身边,游刃有余地占据着敌人的核心机构,为摧毁敌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简介:谢培东是特工,深深潜伏在敌人内部。表面上,他长于金融运作却不理世事,私底下,他却是中共地下党北平经济战线负责人,潜伏在至爱至亲身边,游刃有余地占据着敌人的核心机构,为摧毁敌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谢培东人物介绍
中文名: 谢培东 其他名称: 谢襄理,姑父,姑爹,培东同志,谢老
饰演: 倪大红 登场作品: 北平无战事
女儿: 谢木兰 职位: 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襄理
内兄/上司: 方步亭 侄子: 方孟敖,方孟韦
属下/下线: 崔中石 实际身份: 中共北平地下党负责人,“三号”
电视剧历史鸿篇巨制《北平无战事》片中人物,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襄理、方步亭妹夫,方孟敖、方孟韦的姑父。作为特工身担重任游走于危险边缘,实际上却是中共地下党北平经济战线负责人,上演着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由倪大红饰演。
角色关系

女儿:谢木兰,燕京大学经济系进步学生。

同志:张月印,华北“剿总”作战处参谋,中共北平地下党负责人,“二号”;刘初五,燕京大学校工,中共北平地下党城工部武工负责人。

属下/下线:崔中石,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中共北平地下党。

内兄/上司:方步亭,中央银行北平分行经理。

亡妻:方步琼,中国共产党党员,方步亭之妹。

小嫂:程小云,方步亭续弦。

侄子:方孟敖,国民党空军杭州笕桥航校(即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校教官,实际身份为中共特别党员;方孟韦,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北平警备总司令部侦缉处副处长。

全部人物关系参见刘和平小说《北平无战事》。

女儿:谢木兰,燕京大学经济系进步学生。

同志:张月印,华北“剿总”作战处参谋,中共北平地下党负责人,“二号”;刘初五,燕京大学校工,中共北平地下党城工部武工负责人。

属下/下线:崔中石,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中共北平地下党。

内兄/上司:方步亭,中央银行北平分行经理。

亡妻:方步琼,中国共产党党员,方步亭之妹。

小嫂:程小云,方步亭续弦。

侄子:方孟敖,国民党空军杭州笕桥航校(即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校教官,实际身份为中共特别党员;方孟韦,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北平警备总司令部侦缉处副处长。

全部人物关系参见刘和平小说《北平无战事》。

角色经历

以下角色详细经历均来自刘和平小说《北平无战事》

谢培东早年“是一名穷学生”。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和妻子方步琼一道加入中国共产党。夫妻俩曾一道随周恩来在上海工作。方步琼和他的婚姻曾遭到方步琼之兄方步亭的反对。1928年,女儿谢木兰出生。

1928年,谢培东妻子方步琼牺牲。1928年11月5日,谢培东抱着女儿谢木兰,冒雨投奔在中央银行总部工作的方步亭。一年后,组织与谢培东联系,让谢培东潜伏于方步亭身边,了解国民党内部的经济情况。

1937年八一三事变前,方步亭押运中央银行金库储备金前往重庆,抛下妻子儿女,谢培东或陪同前往后返回上海,或留守总部,具体不详。1938年,谢培东在上海发展崔黎明为中共党员,后崔黎明改名崔中石,考入中央银行上海分行任职员。

抗战时期国共合作,谢培东配合方步亭为抗战筹款,在迁往重庆的中央银行总部工作,与方步亭、崔中石同楼办公。1943年,谢培东探望加入空军的侄子方孟敖。大约也是在此时,谢培东判断方孟敖可以争取。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央银行迁回上海。谢培东和方步亭、崔中石同部门工作。作为上线,谢培东让崔中石暗示方孟韦,让崔中石以修好方家父子关系的名义探访在杭州笕桥航校任教的方孟敖,实际则是争取方孟敖,希望他能在适当时候率飞行大队起义。在崔中石的努力下,方孟敖于1946年9月10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国民党发动内战,谢培东真正开始秘密工作,从经济了解国民党的政治和军事。期间更多的具体工作是由崔中石在做。谢培东则成功地给方步亭以“虽为金融高手,但不通政治”的错误印象。1946年,谢培东随方步亭一道赴北平,担任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襄理,组织关系则转至北平敌工部。1947年年底,崔中石曾提出调往解放区边区银行工作,谢培东考虑到崔中石的工作重要性,未向上级争取。1948年4月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和物资管理委员会成立,崔中石接管账目,谢培东则为他把关。

1948年6月23日,方孟敖抗命不轰炸开封,被指控为共产党。同年7月4日,崔中石再次向谢培东请求调离中央银行,被谢培东以方孟敖被捕的消息叫回。谢培东让崔中石带上十万美金和侯俊堂20%股份账册去南京见徐铁英,营救方孟敖。

1948年7月5日,七五事件爆发,方步亭从泄露给美国人的黑账断定崔中石是共产党,谢培东就在一旁,立即通知上级。第二日,方孟敖被“建丰同志”(蒋经国)赦免并重用,调至国防部预备干部局,任国防部北平运输飞行大队兼经济稽查大队,用以查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的贪腐,逼迫任职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行长的方步亭配合币制改革。方步亭和谢培东商量,谢培东指出这是“用儿子打老子”,不道德,方步亭伤感的同时也期待着隔了十年的父子见面。

1948年7月7日,方孟敖至北平。谢培东亲自下厨招待方孟敖,但方孟敖方步亭父子仍不相见。谢培东察觉女儿谢木兰对梁经纶的感情。

1948年7月8日,方步亭接受五人小组质询,利用与顾维钧大使的私交脱身,回来后与谢培东、方孟韦相商徐铁英接崔中石的用意。当晚九点,崔中石来方家,和方步亭徐铁英见面,方步亭敲打崔中石后与谢培东商量,让崔中石把账册交给谢培东,不再见方孟敖;并表达了让方孟敖与何孝钰结婚,利用何其沧关系让方孟敖,何孝钰和谢木兰一道去美国的愿望,谢培东虚应。大约在这一天,北平地下党已经开始怀疑梁经纶让何孝钰接触方孟敖的用意。

1948年7月9日,谢培东从方步亭处得知曾可达在五人小组会议上说崔中石是军统中统,明了这是铁血救国会要利用方孟敖而设下的局。此时方孟敖回家,和何孝钰关系看起来较好,谢培东顺势让方步亭找何其沧提亲。方步亭走后,谢培东让程小云叫出谢木兰,制造方孟敖与何孝钰单独相处的机会。谢培东给方孟韦打电话,得知方孟韦晚餐要到崔中石家中,之后利用方步亭所装设备监听方孟敖和何孝钰对话。

监听中,谢培东发现方孟敖是因为曾可达挑拨而对崔中石有了怀疑,在寻找共产党,而何孝钰的回应没有令方孟敖满意,两人不欢而散。于是,谢培东打电话至何其沧家,阻止了方步亭提亲。方孟敖离开,谢木兰意欲撮合方孟敖和何孝钰不成,反被谢培东训斥。方步亭归来后,听录音,再次和谢培东强调不要让崔中石和方孟敖接触。也就是在这天晚上,北平地下党决定,反向利用铁血救国会的计策,让何孝钰替代崔中石与方孟敖接头。

1948年7月10日凌晨,谢培东和方步亭从电话里知道,方孟敖率飞行大队为北平学生争来粮食,并扣下了一车粮食卖给两家的孔家副主任,引起震动。孔令侃打电话给方步亭让他们背黑锅,方步亭怒言以对。五人小组解散,方步亭担心崔中石牵连方孟敖,令谢培东去崔家见崔中石,一同接受曾可达问话。谢培东至崔家,向崔中石解释铁血救国会的计划,并传达组织决定:让他准备撤离。两人一道前往会场,崔中石将账目干系全部担下,唯有谢培东知道,这既是保护方孟敖,也是不愿撤离的表现。然而曾可达步步紧逼,仍要挑拨崔中石与方孟敖关系。僵局之下,方孟韦独闯会场,意外解围。

散会后谢培东送崔中石到家,让崔中石家人坐车去拿粮,自己则重申要崔中石撤离。崔中石最后请求,让他走之前见方孟敖一面,谢培东应允。谢培东与崔中石约定,北平解放那天,谢培东、崔中石和方孟敖三人穿上军装,在德胜门门口照相。当晚,谢培东赴燕大镜春园与何孝钰见面,劝说她替代崔中石成为方孟敖的联络人。回家后为方步亭拔火罐,商量怎么让崔中石离开,谢培东尽全力争取到让崔中石去上海。

1948年7月21日,崔中石一家应去上海。谢培东却从接手的账目里发现崔中石已经将原属侯俊堂20%股份的半年利润密汇民主党派在香港所开公司账号,无异于向徐铁英自爆身份。情急之下,谢培东利用中央银行所配发报机直接向上级发报,请求改变营救方案。接到徐铁英电话,谢培东知道徐铁英已将崔中石截下,心急如焚。在方孟敖催促之下,方步亭和谢培东一道前往警察局要人。方步亭离开,谢培东则留下,听了崔中石对家人和初恋的安排,以及他请谢培东在北平解放之时转告方孟敖的遗言。崔中石写下作假的家书之后,谢培东仍努力拖延时间,最终以钱财和策略争取到徐铁英不杀崔中石,奈何崔中石已被徐铁英秘书孙朝忠交给马汉山带来的军统,拉往西山执行死刑!

1948年7月22日,谢培东借调粮食名义前往帽儿胡同联络点,与地下党负责人张月印见面,向中央提供张公权对金圆券发行意见的全文文件。张月印表达了对崔中石牺牲的惋惜,并向谢培东交代了梁经纶的真实身份,以及谢木兰已经与梁经纶成为恋人的情况。谢培东回家,正好撞上了谢木兰和方孟韦吵架,再次训斥谢木兰,让她不要和梁经纶扯上关系。当晚,谢培东通宵整理账目,从账目中留下的密码译出崔中石留下的民调会贪污机密。

1948年7月23日,谢培东见何孝钰,得知还未接头;见徐铁英,承诺为其做平账目,瞒天过海。送徐铁英回来,和谢木兰再起冲突,看着谢木兰被方孟韦送走。晚上,谢培东陪方步亭和程小云一道去崔家见崔中石妻子叶碧玉。随即谢培东去帽儿胡同联络点,与张月印和刘初五开会,讨论即将到来的币制改革和保护、联络方孟敖的事项。会中,得知国民党在北平有一项以古诗为代号的行动计划。

次日清晨,谢培东在方家接受方孟敖的质询,期间张月印来电,传达了同意谢培东和方孟敖接头的意见。于是在方家竹林,谢培东首先肯定了崔中石、方孟敖和自己三人的党员身份,再将崔中石为保护方孟敖而牺牲的事实、铁血救国会的图谋和梁经纶的真实身份告诉方孟敖,并打听清楚了行动计划代号“孔雀东南飞”、方孟敖的代号和任务。然方孟敖之后立刻驾车带何孝钰直闯西南防线,谢培东、张月印和刘初五均万分焦虑。刘初五认为方孟敖违抗组织命令,定要找回他之后让他打探“孔雀东南飞”的详细计划;谢培东为保护方孟敖而赌上政治生命力争。最终中央决策支持了谢培东,保住了方孟敖特别党员的身份,而此刻中央已经明了孔雀东南飞的详细计划。当晚,谢培东接受中央指示,配合国民党的“孔雀东南飞”行动。回方家之后,谢培东告知方步亭粮食和款项都能到位。而方步亭对崔中石、方孟敖和梁经纶的身份判断让谢培东格外心惊。

1948年8月12日,民调会将向北平各大学发放拖欠的美国配给粮。前一晚,谢培东押运粮食到方孟敖所在兵营。与方孟敖核对运粮单的同时,谢培东与方孟敖深谈,怀念崔中石,同时发现方孟敖的战略才能。发粮当日,曾可达到方家见方步亭与谢培东,方步亭以配合币制改革为条件,向曾可达提出交易,让方孟敖和谢木兰在发粮之后抽身。

然徐铁英枪杀刘初五,发粮现场大乱,谢木兰被抓。谢培东送方步亭前往华北剿总会议,得知方步亭和何其沧以币制改革为筹码换得谢木兰释放后归家,接到王蒲忱电话,声称谢木兰被释放后上了送外地学生的车,于是与曾可达、王蒲忱一道坐车追赶,遇大雨而返,返回路上去往联络点,从刘云和张月印那里得知女儿已经被杀,而为了保护消息来源,谢培东还必须装作不知道,在方步亭、方孟敖和梁经纶面前演戏。

1948年8月19日,国民党推行币制改革,谢培东将自己的继续和木兰的金手镯也都交出去,带头换成金圆券,并准备登报。去报社路上,到联络点与张月印接头,得到任务是为平津争取物资。返回后,送方步亭坐方孟敖所开飞机去天津接金圆券。回到金库时,谢培东想到去南京营救方孟敖前的崔中石,收好崔中石留下的账册。徐铁英突闯金库,指认崔中石和谢培东都是共产党,甚至说谢木兰在他手上,向谢培东逼要账册,反被谢培东一道锁在金库。后方孟敖违规驾机上天,逼迫党通局将黑锅扣在徐铁英身上,谢培东获释。

谢培东回家,遇到方步亭,却已是白发如新。谢培东为方步亭,去找曾可达解脱方孟敖,意外发现身边的司机小李竟然也是共产党。找过曾可达,谢培东和方步亭、程小云深谈,向程小云交托身后事。

1948年10月8日,谢培东陪同方步亭,一道到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见蒋介石,将蒋介石“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况告知上级。同年11月18日,谢培东将蒋经国推荐方孟敖去美国的信交给方孟敖,与他爆发争吵,提到崔中石后两人都痛苦万分。方孟敖提出自己可以在国军留下,希望能为解放出力,谢培东应允。

1948年12月15日,徐铁英返回北平,以此给谢培东、方步亭交代,让方步亭带着北平分行金库中的金银外币去台北。方家被蒋介石逼迫,方步亭终于和谢培东坦诚相待,而此刻谢培东接到张月印电话,意识到解放军已经与傅作义大军和谈!

1948年12月17日晚,谢培东告诉方步亭和方孟敖,要安排方孟韦送崔中石家人去香港,而自己的身份在解放之后也不会公开。

1949年1月21日晚,刘云来方家,劝方步亭带着北平分行金库家底去台北。谢培东与方步亭、程小云、方孟敖和何孝钰分别,独自留守北平,此别不知今后是否还能相聚。

1949年1月22日,北平和平解放。谢培东到德胜门看解放军进城,幻觉中看到了女儿谢木兰的身影……

以下角色详细经历均来自刘和平小说《北平无战事》

谢培东早年“是一名穷学生”。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和妻子方步琼一道加入中国共产党。夫妻俩曾一道随周恩来在上海工作。方步琼和他的婚姻曾遭到方步琼之兄方步亭的反对。1928年,女儿谢木兰出生。

1928年,谢培东妻子方步琼牺牲。1928年11月5日,谢培东抱着女儿谢木兰,冒雨投奔在中央银行总部工作的方步亭。一年后,组织与谢培东联系,让谢培东潜伏于方步亭身边,了解国民党内部的经济情况。

1937年八一三事变前,方步亭押运中央银行金库储备金前往重庆,抛下妻子儿女,谢培东或陪同前往后返回上海,或留守总部,具体不详。1938年,谢培东在上海发展崔黎明为中共党员,后崔黎明改名崔中石,考入中央银行上海分行任职员。

抗战时期国共合作,谢培东配合方步亭为抗战筹款,在迁往重庆的中央银行总部工作,与方步亭、崔中石同楼办公。1943年,谢培东探望加入空军的侄子方孟敖。大约也是在此时,谢培东判断方孟敖可以争取。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央银行迁回上海。谢培东和方步亭、崔中石同部门工作。作为上线,谢培东让崔中石暗示方孟韦,让崔中石以修好方家父子关系的名义探访在杭州笕桥航校任教的方孟敖,实际则是争取方孟敖,希望他能在适当时候率飞行大队起义。在崔中石的努力下,方孟敖于1946年9月10日加入中国共产党。

国民党发动内战,谢培东真正开始秘密工作,从经济了解国民党的政治和军事。期间更多的具体工作是由崔中石在做。谢培东则成功地给方步亭以“虽为金融高手,但不通政治”的错误印象。1946年,谢培东随方步亭一道赴北平,担任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襄理,组织关系则转至北平敌工部。1947年年底,崔中石曾提出调往解放区边区银行工作,谢培东考虑到崔中石的工作重要性,未向上级争取。1948年4月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和物资管理委员会成立,崔中石接管账目,谢培东则为他把关。

1948年6月23日,方孟敖抗命不轰炸开封,被指控为共产党。同年7月4日,崔中石再次向谢培东请求调离中央银行,被谢培东以方孟敖被捕的消息叫回。谢培东让崔中石带上十万美金和侯俊堂20%股份账册去南京见徐铁英,营救方孟敖。

1948年7月5日,七五事件爆发,方步亭从泄露给美国人的黑账断定崔中石是共产党,谢培东就在一旁,立即通知上级。第二日,方孟敖被“建丰同志”(蒋经国)赦免并重用,调至国防部预备干部局,任国防部北平运输飞行大队兼经济稽查大队,用以查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的贪腐,逼迫任职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行长的方步亭配合币制改革。方步亭和谢培东商量,谢培东指出这是“用儿子打老子”,不道德,方步亭伤感的同时也期待着隔了十年的父子见面。

1948年7月7日,方孟敖至北平。谢培东亲自下厨招待方孟敖,但方孟敖方步亭父子仍不相见。谢培东察觉女儿谢木兰对梁经纶的感情。

1948年7月8日,方步亭接受五人小组质询,利用与顾维钧大使的私交脱身,回来后与谢培东、方孟韦相商徐铁英接崔中石的用意。当晚九点,崔中石来方家,和方步亭徐铁英见面,方步亭敲打崔中石后与谢培东商量,让崔中石把账册交给谢培东,不再见方孟敖;并表达了让方孟敖与何孝钰结婚,利用何其沧关系让方孟敖,何孝钰和谢木兰一道去美国的愿望,谢培东虚应。大约在这一天,北平地下党已经开始怀疑梁经纶让何孝钰接触方孟敖的用意。

1948年7月9日,谢培东从方步亭处得知曾可达在五人小组会议上说崔中石是军统中统,明了这是铁血救国会要利用方孟敖而设下的局。此时方孟敖回家,和何孝钰关系看起来较好,谢培东顺势让方步亭找何其沧提亲。方步亭走后,谢培东让程小云叫出谢木兰,制造方孟敖与何孝钰单独相处的机会。谢培东给方孟韦打电话,得知方孟韦晚餐要到崔中石家中,之后利用方步亭所装设备监听方孟敖和何孝钰对话。

监听中,谢培东发现方孟敖是因为曾可达挑拨而对崔中石有了怀疑,在寻找共产党,而何孝钰的回应没有令方孟敖满意,两人不欢而散。于是,谢培东打电话至何其沧家,阻止了方步亭提亲。方孟敖离开,谢木兰意欲撮合方孟敖和何孝钰不成,反被谢培东训斥。方步亭归来后,听录音,再次和谢培东强调不要让崔中石和方孟敖接触。也就是在这天晚上,北平地下党决定,反向利用铁血救国会的计策,让何孝钰替代崔中石与方孟敖接头。

1948年7月10日凌晨,谢培东和方步亭从电话里知道,方孟敖率飞行大队为北平学生争来粮食,并扣下了一车粮食卖给两家的孔家副主任,引起震动。孔令侃打电话给方步亭让他们背黑锅,方步亭怒言以对。五人小组解散,方步亭担心崔中石牵连方孟敖,令谢培东去崔家见崔中石,一同接受曾可达问话。谢培东至崔家,向崔中石解释铁血救国会的计划,并传达组织决定:让他准备撤离。两人一道前往会场,崔中石将账目干系全部担下,唯有谢培东知道,这既是保护方孟敖,也是不愿撤离的表现。然而曾可达步步紧逼,仍要挑拨崔中石与方孟敖关系。僵局之下,方孟韦独闯会场,意外解围。

散会后谢培东送崔中石到家,让崔中石家人坐车去拿粮,自己则重申要崔中石撤离。崔中石最后请求,让他走之前见方孟敖一面,谢培东应允。谢培东与崔中石约定,北平解放那天,谢培东、崔中石和方孟敖三人穿上军装,在德胜门门口照相。当晚,谢培东赴燕大镜春园与何孝钰见面,劝说她替代崔中石成为方孟敖的联络人。回家后为方步亭拔火罐,商量怎么让崔中石离开,谢培东尽全力争取到让崔中石去上海。

1948年7月21日,崔中石一家应去上海。谢培东却从接手的账目里发现崔中石已经将原属侯俊堂20%股份的半年利润密汇民主党派在香港所开公司账号,无异于向徐铁英自爆身份。情急之下,谢培东利用中央银行所配发报机直接向上级发报,请求改变营救方案。接到徐铁英电话,谢培东知道徐铁英已将崔中石截下,心急如焚。在方孟敖催促之下,方步亭和谢培东一道前往警察局要人。方步亭离开,谢培东则留下,听了崔中石对家人和初恋的安排,以及他请谢培东在北平解放之时转告方孟敖的遗言。崔中石写下作假的家书之后,谢培东仍努力拖延时间,最终以钱财和策略争取到徐铁英不杀崔中石,奈何崔中石已被徐铁英秘书孙朝忠交给马汉山带来的军统,拉往西山执行死刑!

1948年7月22日,谢培东借调粮食名义前往帽儿胡同联络点,与地下党负责人张月印见面,向中央提供张公权对金圆券发行意见的全文文件。张月印表达了对崔中石牺牲的惋惜,并向谢培东交代了梁经纶的真实身份,以及谢木兰已经与梁经纶成为恋人的情况。谢培东回家,正好撞上了谢木兰和方孟韦吵架,再次训斥谢木兰,让她不要和梁经纶扯上关系。当晚,谢培东通宵整理账目,从账目中留下的密码译出崔中石留下的民调会贪污机密。

1948年7月23日,谢培东见何孝钰,得知还未接头;见徐铁英,承诺为其做平账目,瞒天过海。送徐铁英回来,和谢木兰再起冲突,看着谢木兰被方孟韦送走。晚上,谢培东陪方步亭和程小云一道去崔家见崔中石妻子叶碧玉。随即谢培东去帽儿胡同联络点,与张月印和刘初五开会,讨论即将到来的币制改革和保护、联络方孟敖的事项。会中,得知国民党在北平有一项以古诗为代号的行动计划。

次日清晨,谢培东在方家接受方孟敖的质询,期间张月印来电,传达了同意谢培东和方孟敖接头的意见。于是在方家竹林,谢培东首先肯定了崔中石、方孟敖和自己三人的党员身份,再将崔中石为保护方孟敖而牺牲的事实、铁血救国会的图谋和梁经纶的真实身份告诉方孟敖,并打听清楚了行动计划代号“孔雀东南飞”、方孟敖的代号和任务。然方孟敖之后立刻驾车带何孝钰直闯西南防线,谢培东、张月印和刘初五均万分焦虑。刘初五认为方孟敖违抗组织命令,定要找回他之后让他打探“孔雀东南飞”的详细计划;谢培东为保护方孟敖而赌上政治生命力争。最终中央决策支持了谢培东,保住了方孟敖特别党员的身份,而此刻中央已经明了孔雀东南飞的详细计划。当晚,谢培东接受中央指示,配合国民党的“孔雀东南飞”行动。回方家之后,谢培东告知方步亭粮食和款项都能到位。而方步亭对崔中石、方孟敖和梁经纶的身份判断让谢培东格外心惊。

1948年8月12日,民调会将向北平各大学发放拖欠的美国配给粮。前一晚,谢培东押运粮食到方孟敖所在兵营。与方孟敖核对运粮单的同时,谢培东与方孟敖深谈,怀念崔中石,同时发现方孟敖的战略才能。发粮当日,曾可达到方家见方步亭与谢培东,方步亭以配合币制改革为条件,向曾可达提出交易,让方孟敖和谢木兰在发粮之后抽身。

然徐铁英枪杀刘初五,发粮现场大乱,谢木兰被抓。谢培东送方步亭前往华北剿总会议,得知方步亭和何其沧以币制改革为筹码换得谢木兰释放后归家,接到王蒲忱电话,声称谢木兰被释放后上了送外地学生的车,于是与曾可达、王蒲忱一道坐车追赶,遇大雨而返,返回路上去往联络点,从刘云和张月印那里得知女儿已经被杀,而为了保护消息来源,谢培东还必须装作不知道,在方步亭、方孟敖和梁经纶面前演戏。

1948年8月19日,国民党推行币制改革,谢培东将自己的继续和木兰的金手镯也都交出去,带头换成金圆券,并准备登报。去报社路上,到联络点与张月印接头,得到任务是为平津争取物资。返回后,送方步亭坐方孟敖所开飞机去天津接金圆券。回到金库时,谢培东想到去南京营救方孟敖前的崔中石,收好崔中石留下的账册。徐铁英突闯金库,指认崔中石和谢培东都是共产党,甚至说谢木兰在他手上,向谢培东逼要账册,反被谢培东一道锁在金库。后方孟敖违规驾机上天,逼迫党通局将黑锅扣在徐铁英身上,谢培东获释。

谢培东回家,遇到方步亭,却已是白发如新。谢培东为方步亭,去找曾可达解脱方孟敖,意外发现身边的司机小李竟然也是共产党。找过曾可达,谢培东和方步亭、程小云深谈,向程小云交托身后事。

1948年10月8日,谢培东陪同方步亭,一道到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见蒋介石,将蒋介石“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况告知上级。同年11月18日,谢培东将蒋经国推荐方孟敖去美国的信交给方孟敖,与他爆发争吵,提到崔中石后两人都痛苦万分。方孟敖提出自己可以在国军留下,希望能为解放出力,谢培东应允。

1948年12月15日,徐铁英返回北平,以此给谢培东、方步亭交代,让方步亭带着北平分行金库中的金银外币去台北。方家被蒋介石逼迫,方步亭终于和谢培东坦诚相待,而此刻谢培东接到张月印电话,意识到解放军已经与傅作义大军和谈!

1948年12月17日晚,谢培东告诉方步亭和方孟敖,要安排方孟韦送崔中石家人去香港,而自己的身份在解放之后也不会公开。

1949年1月21日晚,刘云来方家,劝方步亭带着北平分行金库家底去台北。谢培东与方步亭、程小云、方孟敖和何孝钰分别,独自留守北平,此别不知今后是否还能相聚。

1949年1月22日,北平和平解放。谢培东到德胜门看解放军进城,幻觉中看到了女儿谢木兰的身影……

北平无战事其他人物
演员: 刘烨
简介:方孟敖是国民党空军笕桥航校上校教官,实际是具有进步思想的中共地下党员,外表有着世家公子的玩世不恭,但同时也有着历经苦难的坚韧豁达,能力卓越,唯精唯一是蒋经国给予的评价。
简介:方孟敖是国民党空军笕桥航校上校教官,实际是具有进步思想的中共地下党员,外表有着世家公子的玩世不恭,但同时也有着历经苦难的坚韧豁达,能力卓越,唯精唯一是蒋经国给予的评价。
演员: 陈宝国
简介:国民党中央党员通讯局联络处主任,不是最贪婪的人,也不是手段最下作,为人最凶残的人。只是空有一身党务工作者的虚伪做派,因此在勾心斗角残酷的局面中不堪一击。
简介:国民党中央党员通讯局联络处主任,不是最贪婪的人,也不是手段最下作,为人最凶残的人。只是空有一身党务工作者的虚伪做派,因此在勾心斗角残酷的局面中不堪一击。
演员: 焦晃
简介:国府经济顾问,在他身上有着侠客的豪放也有学者的耿介更有赤子的天真。在学潮中用一把老骨头挡在学生前面,并用他的影响力对当局施加压力,保护进步势力,是个可爱的老头也是个好爸爸,鼓励子女追求自由,顺从内心的...更多》真实是他爱护他们的方式。
简介:国府经济顾问,在他身上有着侠客的豪放也有学者的耿介更有赤子的天真。在学潮中用一把老骨头挡在学生前面,并用他的影响力对当局施加压力,保护进步势力,是个可爱的老头也是个好爸爸,鼓励子女追求自由,顺从内心的...更多》真实是他爱护他们的方式。
本月高分电视剧排行榜